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51章 大朝会(中)

北颂 圣诞稻草人 2074 2019.06.28 22:18

  赵恒一惊。

  “竟有此事?何人如此大胆,胆敢殴打朝廷命官?”

  丁谓刚要把矛头对准李迪。

  李迪抱着朝笏,出班奏道:“臣打的!丁谓身为朝廷命官,又任职参知政事,乃文官表率之一。如今他身穿道袍入朝,百官若是效仿,朝堂会变成什么样子?

  国将不国!

  此举乃是祸国殃民之道。

  该打!”

  赵恒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刚要开口。

  寇准轻咳了一声,出班道:“启奏官家,丁谓身为朝廷命官,不顾朝廷礼法,着道袍入朝,有殿前失仪之嫌,有祸乱朝纲之嫌。

  二嫌合一,乃亡国之嫌。

  老臣请诛丁谓。”

  李迪狠,寇准更狠。

  张嘴就要杀丁谓。

  赵恒撇撇嘴,沉默不语。

  寇准请诛丁谓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赵恒都听腻了。

  杀了丁谓?

  他没想过。

  训斥李迪、寇准?

  他仔细想了想,人家说的也没错。

  穿道袍上朝,还是大朝会,本来就不应该。

  赵恒在犹豫,丁谓却没有坐以待毙,他踏前一步,傲居在殿中,坦然道:“我这么做,是为了帮官家祈福,希望神女赐福,官家可保龙体安康。

  我一片忠君之心,自有上苍可鉴。

  倒是你们,百般阻拦与我,是何居心?

  是不希望神女为官家赐福吗?”

  丁谓的话很符合赵恒的胃口,赵恒听了,居然点了点头。

  李迪怒道:“巧言令色,混淆视听。”

  李迪对赵恒作揖道:“官家,丁谓此举,有违国朝礼法,您纵容他,就不怕皇太子他日效仿吗?”

  赵恒一愣,侧头看向了坐在身侧的皇太子赵受益。

  见赵受益瞪着大眼睛,直愣愣的看着殿中。

  他犹豫了一下,对丁谓道:“丁爱卿,你……”

  赵恒的话还没说完,丁谓哀嚎一声,“官家啊,臣这么做,只是为了向上苍彰显臣的忠孝之心。若是向君父献忠行孝都有错的话?那大宋何以立国?”

  赵恒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大宋以忠孝立国,丁谓向君王表达忠孝,做一些糊涂事,也能理解。

  赵恒犹豫了很久,开口道:“两位爱卿说的都有理……”

  赵恒开始和稀泥了。

  这是他应付朝臣吵架的时候,惯用的手段。

  李迪却没有放过丁谓,“官家,丁谓如此罔顾国法,不惩处他,难以服众。”

  丁谓见赵恒开始和稀泥了,迟疑了一下,缓缓低下头,道:“臣……有罪……恳请官家责罚。”

  赵恒看到了这一幕,心里长出了一口气,给了丁谓一个赞许的眼神。

  这就是他喜欢丁谓的地方。

  总是不会给他找麻烦,总是会顺着他的心意办事。

  至于李迪、寇准两个老家伙,越看越讨厌。

  总是给他找麻烦,给他添堵。

  “丁谓着道袍入朝,有殿前失仪之嫌,罚俸一年。”

  “李迪殿前殴打朝廷命官……未遂……罚俸一年。”

  赵恒缓缓开口,各打了五十大板。

  “官家!”

  寇准作揖一礼,踏步上前,准备开口。

  赵恒脸上刚浮起了一丝笑意,听到寇准开口,立马僵在了脸上。

  论朝堂上斗嘴的工夫,寇准可比李迪、丁谓加起来还猛。

  他一开口,赵恒心肝都颤抖了一下。

  就不能让朕清静一下?

  皇后刘娥见赵恒神色不对,皱起了凤眉,不悦道:“官家龙体欠安,诸位就不能体谅一下吗?”

  “嗯?!”

  一瞬间,寇准、丁谓、李迪,以及文武百官的目光,都落在了刘娥身上。

  大朝会上,官家亲临的时候,没有经过官家允许,皇后没有说话的份儿。

  刘娥虽然执掌者内庭、中宫,位高权重。

  但她终究是个女子。

  旁日里,赵恒卧病在床,她代替赵恒出面,处理朝征,情有可原。

  可如今赵恒亲临,她要开口,就必须得到赵恒应允。

  毕竟赵恒才是天地至尊,江山主宰。

  “皇后打算效仿武后临朝?”

  寇准、李迪、丁谓,异口同声的盯着她质问。

  丁谓和寇准、李迪虽然是政敌,但是在这件事情上,态度出奇的一致。

  皇后如今的权柄已经够大了,再往前一步,距离帝位就更近了。

  没有人愿意看到又一个武后出现。

  刘娥凤目含煞,心中有气,却强忍了下来,她缓缓垂下脑袋,低声对赵恒道:“官家,臣妾有罪……请官家责罚。”

  “够了!”

  赵恒拍了拍龙椅,阴沉着脸,“吉时快到了,诸位爱卿准备随朕一起恭迎神女。”

  赵恒龙目四扫,阴测测的又道:“谁要是打扰了朕恭迎神女,就别怪朕对他不客气。”

  “喏~”

  百官齐齐躬身应答。

  寇准和李迪起身以后,对视了一眼,眼中尽显无奈。

  赵恒拿出君威吓唬他们,他们虽然不怕,但也要维护一番。

  所以只能罢口不言。

  赵恒命人撤走了龙椅,换上了蒲团,摆在了地上。

  他在宫娥、宦官们搀扶下,缓缓坐在了蒲团上。

  他早已病入膏肓,下半身早就动不了了。

  坐卧都需要搀扶。

  平日里需要卧床静养。

  他今日之所以能出现在朝堂上,那是因为在上朝之前喝了一碗虎狼药。

  赵恒坐定以后,对四位道人缓缓道:“有劳四位真人。”

  四位道人笑着点点头。

  其中一人甩了甩手里的拂尘。

  “风来!”

  话音落地,一阵清风从殿外吹了进来。

  紧接着就看到了迎仙用的法坛等物,从殿外飘了进来。

  百官们见此,纷纷惊叫仙迹。

  唯有少数知情人,撇了撇嘴,往法坛等物的顶上望去。

  在法坛等物之上,皆悬着一根极细的金丝,肉眼很难分辨。

  加上现在还是四更天,天色灰暗,根本看不到。

  但是灯火照耀下,宫殿的穹顶上,偶尔会闪过一道道如同星辰一般的光亮。

  那是金丝和金丝交会的地方。

  仙迹的破绽所在。

  法坛等物稳稳的落在了赵恒面前的御阶下。

  法坛落下以后。

  四位道人长身而起,踏着罡步,飘然起舞,撒符念咒。

  寇准、李迪二人看得频频皱眉。

  他们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

  如此一幕,在皇宫中已经上演了十年之久了。

  该劝谏的,他们早就劝过了。

  赵恒根本不听。

  而且在这件事上态度异常坚决。

  寇准前两次被罢黜相位,就是因此而起。

  既然劝不住,寇准和李迪就只能强忍着心里的不适,听之任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