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02章 宰相府前门槛高

北颂 圣诞稻草人 2079 2019.06.05 19:45

  众人到达新郑门的时候,门口早已聚满了人。

  守门的小吏、军卒们,严格的盘查着众人的官凭路引、包袱、货物。

  验明正身,确认携带的货物们没有违禁品以后,才会放人入门。

  相比而言,新郑门旁边的西水门上往来的船只盘查,就没这么严谨。

  从城外,到城内。

  寇季主仆二人,就像是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眼睛就没停过,不停的打量,四处乱瞧。

  他们这一群结伴上路的人,在入城以后,互相拱了拱手,许下了富贵以后在樊楼等地相聚的豪言。

  然后就地分道扬镳。

  或向东、或向南,沿着大道一路豪迈前行,最终消失在了茫茫人海。

  张成一边整理着被军卒们翻乱的货物,一边侧头问寇季,“寇季兄弟,你往哪儿去?”

  寇季收回了四处打量的目光,拱手笑道:“去马行街寇府!”

  张成哭笑不得的摇摇头。

  抬手一拍,十个铜钱塞进了寇季手里。

  不等寇季发声,他就一跃跳坐在了牛车车辕上,甩了甩皮鞭,离开了此地。

  “家里娘子严厉,哥哥也不能给你太多钱财。真要在汴京城里混不下去,就到西瓦子市的秦川布行找哥哥。切记,行骗不是长久之计……”

  张成的声音,被周遭小商小贩们的呼唤声所掩盖,连带他的牛车也被茫茫人群所埋没。

  寇季望着张成离去的地方,攥紧了手里的十个铜钱,低声自语,“西瓦子市,秦川布行,我记住了……”

  十个铜钱被寇季快速的揣进了怀里,然后他用威胁的目光向四周那些充满了觊觎目光的人瞪了瞪。

  在那些人反瞪回来的时候,寇季已经拉着二宝消失在了人海里。

  汴京城很大,足足有两百万人居住在其中。

  马行街很远,距离新郑门足有半个时辰的路程。

  寇季拉着二宝,一路上问了十几次路,走错了六个巷道,最终才弄清楚了去马行街的道路。

  沿途,寇季也欣赏着汴京城的风景。

  街道上行人摩肩接踵,街道两旁店铺林立。

  脚店、酒肆、布行、酒楼、青楼、教坊等等,比比皆是。

  小商小贩们挑着担子穿行在人群中,卖馄饨的,售炊饼的,只要招呼一声,他们就会挑着担子在你身边停下。

  卖糖葫芦的小贩,裹着前襟,手里撵着一串糖葫芦不停的吆喝,还不时的在年幼的孩童眼前晃荡。

  亮晶晶、红彤彤的糖葫芦,一下子就把二宝吸引住了。

  二宝不走了,站在小贩面前,盯着糖葫芦一个劲的流口水。

  小贩见生意上门,吆喝的更起劲了,他还不时的拿着糖葫芦在嘴里舔一舔,发出吧嗒吧嗒嘬嘴的声音。

  二宝恨不得扑上去从他手里抢过来。

  寇季喊了他两声,也没有喊动他。

  似这等书童仆人,放在别人家府邸里,估计会被乱棍打死。

  寇季想发脾气,他一发脾气二宝肯定怕。

  但最终他还是忍住了。

  对于这个时代的人而言,二宝已经算是一个可以成家立业的男子汉了。

  可他久居乡下,平日里又不怎么出乡里,也很少跟其他人来往,所以性子单纯的像个孩子。

  寇季以后世的标准看待他,也把他当成了一个孩子。

  “啪~”

  寇季从怀里掏出了三个铜钱,甩给了那个讨厌的小贩。

  二宝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一串亮晶晶、红彤彤的糖葫芦。

  他一边舔着糖葫芦,一边感激的看着寇季。

  在这一刻,他觉得自家少爷是全世界最好的人。

  寇季瞪了他一眼,继续赶路。

  过了内城的郑门,一路赶到了州桥。

  桥上车马如龙,桥下小舟穿梭不停。

  有文人大袖飘飘,站在船头上提着酒壶吟诗作赋;有富商大贾,贪恋船娘子做的乳白鱼汤,端着碗不停的吸溜。

  一艘大船沿河而下。

  路过州桥的时候,船老大扯着捆绑着船帆的绳索,大声吆喝。

  船夫们卷起袖子,赤着脚,拼命的拉动着船帆上的绳索。

  一丈高的船帆被放到,船上的客人们纷纷低头避让。

  大船一跃游过了州桥,在船老大的吆喝声中,船帆再次被拉起。

  场面看着十分壮观。

  寇季不能免俗的站在州桥边上,目睹了这一场壮观的场面。

  二宝对此就瞥了一眼,然后一门心思的继续扑到了糖葫芦身上。

  糖葫芦上的糖浆,已经被他舔的干干净净。

  圆滚滚的山楂咬进嘴里,酸的他直打颤。

  寇季继续带着二宝赶路。

  过了州桥,再往东就是大相国寺,过了大相国寺,就是马行街。

  沿着马行街一路往北,在大相国寺背后,是景灵宫。

  景灵宫在马行街西面,街东面,就是寇府。

  寇季幻想中,以寇准的地位,他所在的地方应该门庭若市。

  可现实明显有跟他幻想的不同。

  除了两个巨大的石狮子镇守在门前外,只有一个门子坐在门房里打瞌睡。

  除此之外,再无一人。

  寇季整了整衣冠,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缓缓挺起了胸膛。

  转头看向二宝的时候,差点没被气死。

  一串糖葫芦被吃的就剩下了一个,他似乎有些舍不得吃了,就拿在手里,一个劲的舔。

  寇季粗暴的从二宝手里抢过了糖葫芦,在他紧张的目光中,撸下了那一颗山楂。

  二宝急了,“少爷,我舔过了……”

  话还没说完,就见寇季蛮横的将山楂塞进了他嘴里,堵住了他的嘴。

  “入了汴京,我们就是相府里的人,别给你家少爷我丢人,不然以后你别想再吃半根糖葫芦!”

  寇季恶狠狠的威胁。

  二宝吓的缩了缩脖子,怯怯的答应了一声后,乖巧的跟在了寇季身后。

  寇季再次整了整衣冠,缓步上前,踏上了寇府那足有三尺高的台阶。

  台阶有三层,以青石铺成,十分平整。

  “哪里来的要饭的,一边去,这里是你们能来的地方吗?”

  门房里打瞌睡的门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他趴在门房口,一脸威胁的看着寇季主仆。

  寇季一听这话,板着脸道:“我姓寇,华州来的!”

  “姓寇?华州来的?”

  门子瞪大了眼睛,重复了一句。

  然后在寇季倨傲的神色中哄堂大笑。

  “这一旬,姓寇的,华州来的,小爷我碰见了七八个。”

  笑过之后,门子脸色一冷。

  “赶紧滚,跑到寇府门前招摇撞骗,简直是讨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