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08章 发财就是赌博?!(求推荐!求收藏!)

北颂 圣诞稻草人 2338 2019.06.08 18:20

  “季儿?!”

  寇礼听到了寇季的呼唤,猛然侧头,看向寇季,一脸愕然。

  “你……真的是季儿?!”

  寇季听到这话,差点没一头栽倒在地上。

  这到底得有多不靠谱,才会不认识自己的儿子。

  寇季顿时一句话也不想说,只是黑着脸点了点头。

  寇礼似乎看出了寇季心里的郁闷,尴尬的笑道:“为父出外游学多年,跟你总是聚少离多,近些年更是跟在你祖父身后东奔西跑的,你正是长个子的时候,一天一个样,所以为父……”

  寇季摇摇头,淡淡道:“您不必解释,孩儿理解。”

  寇季不理解也不行,这种事情放在后世,那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可是放在古代,却很寻常。

  那些当兵的,应征以后,一年才回一两次家,碰上了大战,三五年不归家,回来以后不认识自家崽儿,很寻常。

  而读书人,学识在到了一定地步以后,就会外出游学,以天地万物为师,增长历练,一出去也是好些年不归家。

  他们父子两人见面,并没有那种两眼泪汪汪的场面。

  他们之间,似乎有一种隔阂,让他们变得很生疏。

  寇礼并没有在寇季面前摆出父亲的架子,寇季也没有一个当儿子的自觉。

  寇季伸了伸腿,盘膝坐在了蒲团上,面对着寇礼。

  寇礼有心要教育他不懂规矩,但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寇季对待他并不热切,他也感觉到了自己对儿子不负责,心里有些愧疚,所以终究是狠不下心训诫。

  他搓了搓手,有意避开寇季的目光,整理了一下衣装,然后才干笑道:“为父不好,犯了错被罚跪祠堂,让你看笑话了。”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不过你放心,以后为父再也不会抛下你出去游学了。如今为父已经过继到了你祖父名下,跟在你祖父身边,足以学到很多学问,不需要去拜访其他名宿了。”

  寇季淡淡笑道:“父亲言重了,儿不言父丑。您犯了错,我这个当儿子的也得帮您担着。我们是父子嘛。”

  寇礼挑了挑眉,一脸意外的看着寇季道:“没料到我不在家这些年,你倒是学会了不少道理,为父心中甚慰。前些日安顿下来以后,为父还担心你在华州乡里瞎混,耽误了学业,如今看你这么懂事,为父也就放心了。”

  “孩儿已经大了,自然不会给爹您添麻烦。”

  “……”

  父子二人,凑在一起,有的没的聊了一会儿。

  寇礼笨拙的讲述着他这些年游学碰到的或者听到的趣事,想跟寇季拉近父子之间的关系。

  但是寇季却跟他亲近不起来。

  聊了许久,寇礼脸都笑僵了,寇季准备结束父子二人的尬聊,直接进入正题。

  却没料到寇礼率先提到了他被坑的事情。

  “季儿,为父也没什么大错,你祖父有些小题大做了。他罚为父在这里跪着,那是心里有气,想来过几日心里气消了,就会让为父出去。

  你在府上先住下,过几日为父出去以后,带你逛一逛这繁华的汴京城。

  为父跟你说,这汴京城里,好东西无数。

  特别是西瓦子市里,有各种杂耍……”

  寇礼开始絮絮叨叨的跟寇季讲起了西瓦子市里面的繁荣。

  “爹,您能不能给孩儿说一说,您到底犯了什么错,才会被祖父罚跪祠堂。”

  寇季果断的打断了寇礼的絮絮叨叨,直奔正题。

  寇礼闻言,微微一愣,他说了半晌,儿子对他一直不声不响的,没表现出什么兴趣,现在儿子突然对他犯错的事情起了兴趣。

  他心里非但没有觉得羞耻,反而还有些激动。

  当即,他也没有隐瞒,开始向寇季讲述他运气不佳的过程。

  “季儿,为父随着你祖父入京以后,被你祖父安排到了太学内求学。太学里的那些勋贵子嗣,觉得为父不是你祖父亲生的,所以看不起为父。

  因此,为父也没什么朋友……”

  说到这里的时候,寇礼神色明显有些黯淡,但他脸上黯淡的神色,转瞬即逝。

  只见他开心的道:“但是,为父毕竟在外游学多年,人情世故远比他们懂的多,为父在太学里待了没几天,就交到了一群学识渊博的同窗。

  为父跟着他们,一起吟诗作赋,一起读书写字,学问大有长进。

  也正是跟着他们,为父才真正的见识到了汴京城里的繁华。”

  听到这里,寇季不着痕迹的翻了一个白眼。

  他不用问,都猜得出来,寇礼口中的一起吟诗作赋,一起领略汴京城的繁华,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无外乎出入青楼酒肆间,一起吃喝玩乐罢了。

  真要是好好的待在一起学习,寇礼能走到这一步?。

  不过寇季并没有打断寇礼的话,而是示意他继续说。

  寇礼得意的笑道:“在我们这一群同窗之间,学识最渊博,长进最大的,就属你爹我,其次就是吴贤弟。吴贤弟是一个好人,他学识渊博,为人爽朗大方,经常仗义疏财……”

  寇礼冲着寇季挤挤眼,笑道:“最关键的是,这个吴贤弟,经常还带着为父去发财。为父到汴京城不到一旬,在吴贤弟帮助下,就赚了一百贯钱。”

  寇季皱起了眉头,他有预感,问题八成就出在了寇礼嘴里的那个吴贤弟身上。

  别人平白无故的带你去赚钱,不是对你有所图谋,就是要害你。

  天上掉馅饼的事儿,寇季从来不信。

  果然,接下来就见寇礼脸上的笑容一扫而空,脸上浮起了一些苦涩,道:“可惜,为父前几日手气不好,输了三百贯,还搭进去了吴贤弟五十贯。

  债主逼的紧,为父迫不得已,就顺了你祖父一条御赐的犀带,去偿还了债务。”

  寇季听到这话,差点没吐出一口逆血来。

  私相授受御赐之物,还觉得这不算大错?

  这得多心大?

  不过,当寇季垂下头,目光落在了自己腰间的玉带上的时候,心里也就释然了。

  御赐之物,在旁人家里,确实是稀罕物。

  但是对于寇准这种两朝老臣,又一直居于中枢的人而言,却并不稀奇。

  逢年过节的皇帝都会给身边亲近的臣子赏赐一些东西。

  寇准为官数十载,又四居相位,得到的御赐之物,只怕多的数不过来。

  估计寇准自己偶尔也会发卖两件,或者赏赐给别人。

  寇礼在寇准身边伺候的时候,想来也是看到过寇准赏赐过别人御赐之物,所以才会不把御赐之物放在心上。

  只是这一次,寇礼发卖的御赐之物,明显有别于其他的御赐之物。

  不然寇准也不会如此严厉的惩罚他,更不会给他这个从孙施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