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26章 冤家路窄(求收藏!求推荐!)

北颂 圣诞稻草人 2005 2019.06.17 15:44

  中年人在东来典当行里默默守候吴贤到来的时候,紫气赌坊里的气氛渐渐到达了最顶端。

  四个熊熊燃烧的火盆,照耀的赌坊内的雅间红彤彤的。

  林管事额头上布满了汗珠,汗珠顺着额头上滚落而下,顺着下巴,一滴滴砸在砖地上,溅起一朵朵水花。

  但是林管事一点儿也没有在意,他的双眼直勾勾的落在赌桌上,浑身都在哆嗦。

  赌桌上,堆满了铜钱、银判、小黄鱼,犹如一座钱山,粗略的估计,足有三千贯左右。

  钱老板、陈老板、寇季三人面前,还各自堆放着约两千贯的散碎银子和小黄鱼。

  林管事、吴明面前空荡荡的,一文钱也没有。

  “开骰盅啊,我们可没有富裕的时间等下去。”

  钱老板坐在桌前,把玩着面前的两条小黄鱼,笑眯眯的催促着林管事。

  只是他那笑眯眯的神情,落在林管事眼中,犹如鬼魅。

  他的话就像是九幽下勾魂锁魄之音,听的林管事心肝儿都在打颤。

  就在刚才,钱老板就是用这种笑眯眯的神情,狂扫了紫气赌坊近两千贯的赌金。

  逢赌必赢这四个字,用在钱老板身上,一点儿也不为过。

  一连九把,他都以小博大,连赢九场。

  他带来的钱,从一百贯,变成了两千贯。

  陈老板一句话也没说,但他一直跟着钱老板在押注,赢的钱比钱老板还多,足有两千五百贯。

  寇季除了最开始输了一把外,剩下的赌局,一直都跟着这二位在押,所以他也赢了近五百贯钱。

  整个赌桌上,唯有庄家林管事,以及吴明,两个人一直在输。

  陈老板的脸上,早已没有了最初的冷静和淡然,当他瞧见了林管事迟迟不肯开骰盅的时候,讥讽的冷笑道:“怎么,不敢开了?”

  林管事暗吞了一口口水,哆嗦着看向吴明。

  事到如今,他也顾不得隐藏他和吴明之间的关系了。

  这一把他不敢开。

  钱老板、陈老板、寇季三人,三千贯的赌资,全部押在三个六的豹子上,一赔三十六的赔率,真要是开出三个六的豹子,紫气赌坊赔不起,背后的吴家同样赔不起。

  林管事敢帮吴家执掌赌坊,手里的赌术肯定不弱,许多的出千的手段他也很精通。

  甚至今日用的骰子也是灌了水银的……

  碰到了寻常的客人,林管事今日必定能够大杀四方,赚的盆满钵满。

  可钱老板、陈老板二人,明显不是寻常的客人。

  往日里林管事如臂使指的赌术,今日却失去了效用,像是撞了邪一样。

  明明要摇大,最后出来的却是小。

  明明要摇小,最后出来的却是大。

  而钱老板和陈老板压什么,最后出来的就是什么,几乎不差分毫。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感觉出来,钱老板和陈老板是高人,而且还是特地来找茬的。

  寇季在第一把结束以后就感觉出来了。

  因为他看到了林管事在开骰盅以后,露出了意外的神色,也看到了钱老板和陈老板对视了一眼,会心一笑。

  他明显的感觉到了钱老板和陈老板肯定是旧相识,而他们那一副成竹在胸的气势,让寇季决定了跟着他们一起押注。

  反正寇季的目的不是为了赢钱,输赢对他而言并不重要。

  但是能赢钱,对于现在的寇季而言,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好事。

  毕竟,没有人喜欢输钱。

  事实证明,他赌对了。

  他跟着钱老板和陈老板押了八把,一口气赢了五百贯。

  吴明也看出来了钱老板二人来者不善,他怎么也没料到,他从街上骗来的两只肥羊,到最后,居然变成了恶狼。

  对方摆明了是知道他跟紫气赌坊的关系,所以将计就计的算计他。

  人家既然已经看穿了他的身份,那么他也不需要再掩饰了。

  再掩饰下去,只怕整个吴家都得输光。

  吴家不是他的,他输不起。

  只见他阴沉着脸,站起身,拱手向钱老板、陈老板施礼,“二位,不知道吴某有什么得罪的地方……”

  钱老板依旧笑眯眯的,只是他看向吴明的目光中透着一丝冷意,“不演了?”

  吴明笑容干涩的道:“明人面前,不敢演。”

  钱老板没有搭理他,而是看向陈老板笑道:“他这是受不住了,在向我们服软,你怎么看,要不就此罢手?”

  陈老板瞥了钱老板一眼,冷冷的道:“他说服软就服软,他又没有得罪我们,为什么要向我们服软?就算要服软,开了这把豹子再说。”

  很明显,陈老板不愿意善了。

  钱老板听到这话,乐呵呵的对吴明笑道:“我弟弟的意思,开了这把豹子,你再服软也不迟。”

  吴明脸上闪过一丝温怒,咬牙道:“二位,得饶人处且饶人。”

  钱老板一愣,脸上的笑容终于敛去了,他冷冷的盯着吴明,轻哼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吴贤弟这话说的真是漂亮。只是你自己都做不到,凭什么把它强加在我们兄弟身上。”

  吴明瞳孔一缩。

  仇家?!

  只是他搜尽了脑海里的记忆,也不记得得罪过这二人。

  这二人一点儿情面也不给,吴明就只能搬出靠山,“二位,赌坊是吴家的产业,吴家不止我吴明一人。”

  吴明可以肯定,这二人敢算计他,肯定调查过他,必然知道他兄长吴贤的存在,所以他搬出了他兄长威胁这二人。

  “哼!”

  陈老板冷哼了一声。

  钱老板丢下了手里的小黄鱼,抱起手,看着吴明冷笑道:“你觉得我们蜀中慕家,会怕你们吴家?”

  吴明一愣,惊愕道:“蜀中皇商慕家?!”

  蜀中皇商慕家,那可不是寻常的皇商,更不是谁都能够任意拿捏的角色。

  至少不是一个小小的吴家能够拿捏的。

  论家财,家财十几万贯的吴家,跟慕家比起来,只能算是一个破落户。

  论背后的靠山,吴家最大的靠山就是侍御史吴贤,可慕家的靠山却大的能通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