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27章 亮剑

北颂 圣诞稻草人 2276 2019.06.17 18:16

  当年,十国鼎立的时候,蜀国蜀中的商户慕家就跟后周都点检赵匡胤交好。

  赵匡胤陈桥兵变,从后周孤儿寡母手里夺取了后周江山以后,就开始了四处征战。

  在征战蜀国的时候,多亏慕家相助,才兵不血刃的进入到了蜀国都城,拿下了蜀国。

  这才有了‘十四万人齐卸甲,宁无一人是男儿’的典故。

  若非慕家相助,赵匡胤想要拿下蜀国,恐怕还要耗费一番工夫。

  赵匡胤在一统江山以后,感念慕家的功劳,要论功行赏,慕家人不愿意出仕,他就钦赐了一封可免死的手书。

  有这一份手书在,只要慕家的人不造反,他们足以在大宋任何一个地方横行。

  赵光义继任以后,又钦点了慕家为皇商,专门向宫里提供蜀中的上等丝绸。

  赵恒继位以后,搞‘天书’运动缺钱,去泰山封禅也缺钱,慕家在这个时候,捐了两百万贯支持他。

  赵恒一激动,又赐下了‘与国同休’四个大字给慕家。

  慕家借此,一跃成为了大宋背景最大的商家。

  不仅如此,据说昔年皇后刘娥在蜀中的时候,也受到过慕家恩惠。

  慕家有如此靠山,又岂是一个小小的吴家能够得罪得起的。

  吴明在听到了蜀中慕家的时候,脸色煞白,他站在原地愣了许久后,似乎想起了什么,震惊道:“你们是慕容的家人?”

  “家人?”

  钱老板摇摇头,“我们兄弟不敢高攀,我们只是慕府上的一介奴仆。”

  陈老板冷冷的盯着吴明道:“慕府不缺钱财,几百贯的钱财,并不在乎。只要我们公子高兴,他就算撒出去更多钱财,慕府也不在乎。

  可你不该利用我们公子心思单纯去骗他。

  更不该骗光我们公子身上的钱财以后,还想着去骗他那一块传家玉佩。”

  钱老板淡淡道:“公子为人和善,平日里见了我们这些府上的下人,叔叔伯伯的叫的亲切。我们这些当叔伯的,自然不会坐看他受欺负。”

  吴明脸色惨白的骇然道:“慕容……慕容不是只是寻常的商贾子弟吗?怎么会……”

  钱老板幽幽的道:“我们家老爷不希望公子仗着家里的权势,变成一个只会仗势欺人的纨绔子弟,所以让他处处低调行事……”

  “噗通~”

  吴明失魂落魄瘫坐在了椅子上。

  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个被他骗了还帮他数钱的单纯的小胖子,居然有这么深厚的背景。

  不论是他,还是他身后的吴家,在人家慕家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还等什么,开盅吧……我们兄弟从蜀中跑来汴京一趟不容易,若是只带着几千贯的钱财回去,很丢人。”

  钱老板脸上重新浮起了笑意,催促着。

  林管事死死的捂住骰盅,直直的看着吴明。

  吴明在林管事注视下,缓缓回神。

  背景拼不过人家,实力也拼不过人家,那就只能服软。

  吴明并不是一个刚正的人,反而有些软骨头。

  这些年他在汴京城里混迹,没少给那些背景比他深厚的人服软。

  他看着钱老板和陈老板,颤声哀求道:“二位……能不能放过吴某……吴某有眼不识泰山……择日定到府上登门赔罪……”

  钱老板听到这话,皱了皱眉头,一脸嫌弃的对陈老板道:“我还以为是个人物呢,没想到居然是个软骨头。弟弟,赢这么个货色的钱回去,很丢你我兄弟的名头啊。”

  陈老板点点头,啐了一口,“呸!我们兄弟好不容易出一次手,没想到竟然碰到这么个货色,确实丢人。”

  “跪下!向蜀中方向叩头,给我们公子赔礼道歉,我们兄弟就放你一马。”

  钱老板突然冷喝一声。

  慕家富贵荣华俱全,不缺钱,也不在乎钱,他们更在乎面子,以及慕家在外的名声和地位。

  吴明浑身一颤,心里屈辱到了极致,可他惹的祸,若是连累到了吴家,吴贤会如何处置他,他自己都不敢想。

  他虽然跟吴贤是亲兄弟,可在吴贤面前,他一点地位也没有。

  吴贤真要是重视他,也不会把他扔到紫气赌坊这种下九流的地方,不管不问。

  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跪在了地上,叩头喊道:“慕容兄弟,我吴明枉费你的信任,我对不起你,在这里给你叩头谢罪了。”

  韩信当年尚且受过胯下之辱,他吴明为了保住吴家,受这一点屈辱,不算什么。

  吴明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咚咚咚~”

  三个响头,一个比一个响。

  “恶心!”

  陈老板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厌恶,低骂了一句。

  他站起身,让身后的喽啰收拾钱财,不愿意再多看吴明一眼,似乎怕污了眼。

  钱老板起身,准备招呼身后的喽啰们收拾钱财,余光扫到了寇季,微微一顿,笑着提醒道:“小兄弟,我看你也是被这恶心的东西骗来的。如今看了这一场戏,相信你也明白了此人到底有多可恶了。

  速速收拾钱财,快走吧。

  以后看人的时候,记得擦亮眼睛,别再被这种恶心的东西给骗了。”

  寇季听到这话,还没有反应,吴明先是浑身一震,直到这一刻,吴明才意识到,还有一个人在一旁看戏。

  刚才他被钱老板和陈老板逼得慌了神,忽略了寇季,如今回过了神,才想起了寇季。

  一想到他刚才的丑态被寇季一览无余,吴明的心有慌了起来。

  “世侄?”

  吴明慌忙起身,看向寇季,轻呼。

  “啪啪啪……”

  寇季拍着手,站起身,赞叹道:“确实是一出好戏,好久没看到这么精彩的戏了。”

  钱老板、陈老板二人听到这话,微微一愣,他们一脸意外的看向寇季。

  吴明心里却咯噔一下,因为他感觉到寇季的神采、气势全变了,跟刚才进紫气赌坊的时候明显不同。

  如果把刚才进入紫气赌坊的寇季比作一根棒槌的话,那么此刻的寇季,更像是一柄正在出鞘的利剑。

  锐气逼人,直刺人心。

  寇季没有搭理吴明,而是自顾自的说道:“我常常听人说,终日打雁的人,总有被啄瞎的时候;常在河边走的人,总有湿鞋的时候。

  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两位手段高超,以力打力,寇某佩服。”

  钱老板和陈老板对视了一眼,钱老板上下打量着寇季,笑眯眯的道:“没想到我看走了眼,小兄弟你居然也是个明白人。”

  顿了顿,钱老板疑惑的道:“小兄弟既然是个明白人,为何会被吴明这种人骗来?”

  寇季拱了拱手,笑道:“实不相瞒,我也是来报复的。”

  钱老板一脸愕然,良久之后,放声大笑道:“哈哈哈……原来是同道中人,可惜我们兄弟抢了先,小兄弟恐怕要白跑了一趟。”

  “不不不……”

  寇季摇着头,淡淡的笑道:“他得罪了你们,你们只是拿了一些钱财,让他磕头赔罪,就算了事了。而我不同,我要……”

  “他的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