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87章 他非良人(二章合一)

北颂 圣诞稻草人 4251 2019.07.15 21:05

  “官家?”

  刘娥和寇准二人扑到了晕厥过去的赵恒身边。

  曹玮抱着赵恒,见他二人上前,赶忙把赵恒交到了刘娥怀里。

  “快!传御医!”

  刘娥抱着赵恒,惊呼了一声。

  周怀正闻言,立马跑下了观星楼。

  在观星楼一楼,有御医数人,皆是王曙、王曾二人在外面遍访的名医。

  他二人还朝以后,赵恒在名医中挑选了数人,带在身边,以备不测。

  周怀正领了御医,匆匆赶到了二楼。

  御医帮赵恒诊治过以后,频频摇头。

  “如何?”

  刘娥关切的问。

  御医们只是摇头,却没人说话。

  寇准皱着眉头,黑着脸,冷哼道:“给个准话?!”

  其中一位年迈的御医,拱了拱手,苦着脸道:“回天乏术……”

  在场的赵氏宗亲,文武百官,听到这个消息,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们还没从赵恒暴起伤人的惊恐中缓过神,又听到了一个这么大的消息,心里更加惊恐。

  刘娥抱着赵恒,眼角垂泪,“这可如何是好?”

  寇准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观星楼上再次变得静悄悄的。

  寇季的目光在众人脸上盘桓了许久,弱弱出声道:“我常听闻,医家有续命的法子,能不能试试?”

  刘娥、寇准等人一愣。

  寇准看向了御医们,急忙问道:“可有续命的法子?”

  御医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吞吞吐吐的不说话。

  寇季赶忙又道:“官家已经这样了,你们有什么续命的法子,只管说。治好了有功,治不好也不会降罪的。”

  刘娥和寇准瞥向了寇季,不过他们没有开口反对寇季的话。

  御医们犹豫了一会儿。

  其中一个御医咬牙道:“我学的是以毒入药的法子,平日里不敢用,现在可以拿出来试试。”

  “以毒入药?”

  众人愕然的看向他。

  那御医也不害怕,反正张嘴了,他索性就一股脑的全说了出来。

  “我育有一只冰蚕,从小以各种毒物喂养,能压百毒。服用此冰蚕,可压制官家体内的毒物,暂时保官家性命无忧。但是服用了此冰蚕,官家每日最多只会清醒一个时辰,其余的时间都会昏睡,而且活不过一载。”(解释一下,非玄幻,非武侠,冰蚕却有其物,至于其药用,尚未可知。此处借来一用,因为赵恒现在还不能死。《太平御览》中记载:员峤之山名环丘,有冰蚕长七寸,黑色,有角有鳞,以霜雪覆之,然后作茧,长一尺,其色五彩,织为文锦,入水而不濡,投火则经宿不燎,海人献尧,以为黼黻。)

  御医说出了利弊以后,退到了一旁,等待刘娥和寇准抉择。

  事关赵恒生死,寇准也不敢轻易抉择,他看向刘娥,沉吟道:“娘娘以为……用还是不用?”

  刘娥神情挣扎着,咬牙道:“用!为何不用?用了冰蚕,官家还能撑一载,不用的话,恐怕连今夜都过不去。”

  “那就用……”

  刘娥和寇准都点头了,其他人自然不会有异议。

  当即,那御医让人准备了一个静室,让人抬着赵恒到了室内,开始诊治。

  刘娥和寇准紧随着赵恒左右。

  其余的赵氏宗亲,文武百官,只能守在观星楼上,动也不敢动。

  发生了这么多大事,没有人吩咐,他们还真不敢随意离开。

  过了许久。

  寇准缓缓上了观星楼二楼。

  他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视了一圈,淡淡的道:“官家性命暂且无忧,今夜之事,封口。尔等皆是朝中官宦,今晚发生的事情,孰轻孰重,不需要老夫向诸位解释。

  一旦泄露出去,会酿成什么后果,你们心里清楚。”

  “曹枢密……”

  “在呢。”

  “玉清昭应宫的一应事宜,由你负责。”

  “明白。”

  “八王爷……”

  “本王在。”

  “您身为皇室大宗正,皇室宗亲的事由便有劳您了。今夜官家点出的谋逆之人,以及其亲属家眷,王爷您都要妥善处理。”

  赵氏宗亲犯罪,朝廷是没资格处置的。

  只有赵氏一族的大宗正有资格处置。

  这也算是身为皇族的好处。

  纵然要被处死,也要比一般人体面,不至于被斩首弃市。

  “本王知道了……”

  赵元俨至今仍有些心有余悸,所以说话有些势弱。

  寇准说完这些,摆了摆手道:“其余人都散了吧,明日早朝照旧。”

  “喏~”

  文武百官们齐齐退出了观星楼,在宦官们引领下离开了皇宫。

  赵氏宗亲被赵元俨带走了。

  曹玮下了楼,去玉清昭应宫,处理玉清昭应宫里的首尾。

  周怀正带着一帮子宫娥、嬷嬷,在清理观星楼的血迹,以及那几个被赵恒砸死的赵氏宗亲的尸首。

  唯有寇季一人,依旧留在观星楼。

  他似乎被人忘记了。

  他看着玉清昭应宫里的大火,再看了看观星楼上赵氏宗亲的尸首,感叹了一声。

  “一个小小的仙丹,居然牵连到了这么多人……”

  寇季摇了摇头,叹息道:“人命尤如草芥……皇权真的至高无上……”

  寇季可以保证,这些被处死的人里,有一大批人是无辜的。

  可就是这些无辜的人,最终却成为了赵恒泄愤的牺牲品。

  寇季第一次对皇权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霸道、蛮横、不讲理,我要你死,你就得死。

  “或许只有赵受益那个傻小子,才算得上是真正的仁君吧……”

  寇季摇头嘀咕了一句。

  陈琳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他身旁,“说什么呢?”

  寇季愣了愣,摇头道:“没说什么……”

  摇头过后,寇季回过了神,盯着陈琳恼怒的喊道:“你个死太监,居然坑我!”

  陈琳闭上眼,低声道:“官家口谕,咱家不敢违背,你要真觉得咱家对不住你,你可以打咱家两下出出气。”

  寇季怒吼道:“这是打你两下就能解决的事吗?”

  寇季指着玉清昭应宫,“你瞧瞧,人间炼狱!如果不是你带我过来,我需要看这么糟心的东西?”

  “既然你不愿意打咱家,那就随咱家回东宫。咱家送你回去以后,还要过来陪着官家。”

  陈琳睁开眼,瞥了寇季一眼,低声说着。

  他声音有些沙哑,应该是刚哭过。

  赵恒突然晕了过去,身体堪忧,他这个忠仆很悲伤。

  寇季瞪了陈琳一眼,低声骂道:“回头再收拾你这个死太监!”

  说完这话,寇季迈步就往观星楼下走去。

  这个充满了死人味的地方,他一刻也不愿意多待。

  陈琳送寇季回到了东宫,然后就离开了。

  赵受益今夜被留在了贵妃杨氏宫里。

  偌大的东宫寝殿,就剩下了寇季一个人睡。

  寇季刚开始还没觉得什么,但等到东宫的灯火渐渐熄灭了以后,他就感觉到了一阵恐慌。

  他总觉得,下一刻,就会从大殿的一角,冲出几个七孔流血的道人,或者被烧成焦尸的道人,找他索命。

  玉清昭应宫里的惨剧,一幕幕的如同画卷,在寇季脑海里不停的盘桓。

  “鬼啊!”

  寇季一声大叫。

  满头大汗的从小床上坐了起来。

  一张小脸凑到了寇季眼前,眨巴着眼睛问他,“什么鬼?”

  寇季打了个激灵,往后爬了几步,看清了那张小脸以后,长出了一口气,问道:“你谁啊?”

  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双手叉腰,气鼓鼓的嘟着嘴,反问道:“你又是谁?”

  寇季只当她是那个调皮的小宫娥,懒得再搭理她。

  他抹了抹额头上的虚汗,深吸了两口气,然后抬手拍了拍脸,自言自语道:“我什么时候睡过去的……我明明记得自己被吓的睡不着……难道是幻觉?”

  “小丫头,你过来!”

  寇季对粉雕玉琢的小姑娘招招手。

  小姑娘双手叉腰,嘟着嘴道:“我不叫小丫头,我叫絮儿!”

  她嘴上说着不乐意的话,但还是忍不住凑到了寇季身边,好奇的打量着寇季。

  寇季抬手就捏在了她的小脸上,疼的她哇哇大叫。

  “母妃救我!母妃救我!有人欺负我!”

  小姑娘被寇季捏着脸,张牙舞爪的大喊大叫

  “看来不是幻觉……吓死我了……”

  寇季松开了她的脸,撇嘴道:“你还想骗我,这宫里除了我,那还有其他……”

  寇季话还没有说完,就愣住了。

  两个美妇,在一众宦官和宫娥陪伴下,走到了寇季床前。

  其中一个手里牵着赵受益,另一个对小姑娘招了招手,小姑娘小跑过去,钻进她怀里,偷偷打量着寇季。

  寇季有些发懵。

  赵受益在一旁挤眉弄眼道:“还不过来见过本宫的小娘娘,还有杜娘娘……”

  寇季赶忙起身,爬下床,躬身道:“下官寇季,见过两位贵妃娘娘。”

  还好他昨晚是穿着衣服睡的。

  杨妃牵着赵受益,似笑非笑的道:“你就是益儿口中常提到的寇季?”

  寇季拱手道:“宫里若是没有另一个叫寇季的话,那就是下官了。”

  杨妃点点头道:“益儿把你夸的是天花乱坠,我就带着妹妹过来瞧瞧。益儿对你还真是看重,今日我们到了东宫以后,他见你熟睡,竟然不让我们叫醒你。”

  寇季立马正色道:“下官失礼,还望娘娘恕罪。”

  杨妃淡然笑道:“失礼不失礼,暂且不论,我倒是瞧着你有些失心疯……早上刚醒,就喊鬼怪之说,还敢犯上,欺负一位皇女……”

  寇季愕然,干笑道:“臣……臣……”

  他不知道该如何辩解。

  杨妃没给他辩解的机会,继续道:“你就算是失心疯,我也不在意。我只是想提醒你,既然得了失心疯,那就不要胡言乱语。说错了话,可是会死人的……”

  寇季一愣,他仔细的品味了一番杨妃的话以后,品出了其中的深意。

  杨妃这是在提醒他,昨晚看到的一切,千万不能告诉赵受益。

  寇季赶忙拱手道:“回娘娘,臣绝不会把臣昨晚去御膳房偷吃的事情告诉太子……”

  杨妃一愣,乐了,“你倒是个伶俐的……”

  赵受益以手捂脸,羞愧难当。

  他在杨妃面前,把寇季夸的天上有地下无的。

  可寇季今日的表现,实在是蠢到家了。

  至于寇季偷吃的事情,为什么不能告诉他,他根本不在乎。

  小姑娘被寇季这句话逗笑了,她捂着嘴咯咯娇笑道:“杨娘娘,他明明很蠢,蠢的把实话都说出来了,你干嘛还夸他伶俐?”

  杨妃笑道:“蠢有蠢的好处,蠢人活的长久。”

  杨妃回过身,对身边的宦官道:“去我宫里,挑几件像样的东西,赏给他。”

  杜妃淡淡笑道:“我也赏几件,当个添头吧。”

  杜妃说完以后,看向寇季,道:“我要跟杨姐姐要出门礼佛几日,絮儿就暂且留在东宫,由你照看。赏你的东西,就当你照看絮儿的报酬。

  不过,你要是再敢像是刚才那样,捏絮儿的脸,那就别怪我连本带利的讨回赏赐。”

  寇季闻言,愣了愣。

  他觉得,杜妃口中所谓的礼佛,只怕是个说辞。

  她跟杨妃,八成是要去照看赵恒。

  寇季犹豫道:“娘娘,宫里还有其他娘娘……”

  寇季话还没说完,就被杨妃打断了。

  杨妃语气生硬的道:“你觉得现在这个时候,她们还顾得上照看絮儿吗?”

  寇季一愣,沉思了一下,明白了杨妃话里的意思。

  赵恒生命垂危,一众没有子嗣傍身的嫔妃们,自然是最恐慌的。

  她们的心思估计都系在赵恒身上,哪还有心思照顾旁人。

  虽说活人殉葬的陋习已经被摒弃,可赵恒若非要她们下葬陪着的话,刘娥会毫不犹豫的把她们塞进皇陵中。

  就算赵恒不让她们陪葬,赵恒死后,她们很有可能也会被刘娥秘密处死,又或者扔进姑子庙。

  趁着赵恒还没死,若是能讨到一字半语放良的话,她们还有一线生机,所以她们没人愿意错过。

  寇季想通了其中关节,苦笑着道:“下官明白,下官一定照看好太子殿下和公主殿下……”

  “嘻嘻嘻……”

  赵絮躲在杜妃怀里捂着嘴笑道:“真是个蠢人,父皇还没有册封人家当公主呢,你就叫人家公主……”

  寇季一愣,吧嗒着嘴道:“这不是迟早的嘛。”

  赵絮眨巴了一下眼,看了看寇季,又看向了杜妃,问道:“母妃,他盼着人家当公主,是不是想娶人家。”

  杜妃瞪了寇季一眼,又刮了一下赵絮鼻子,没好气的道:“一点儿女儿家的样子也没有,什么羞耻的话都敢往出乱说。

  就算官家册封你为公主,我也不会让你嫁给他。

  他非良人!”

  (解释一下,赵恒子女虽多,可最终活下来的,只有一子一女,女儿被娇惯,又从小养在宫里,一个傻白甜,偶尔说一些浑话,也正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