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囚安于心(九)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傅五瑶 2016 2021.04.25 06:00

  说是在一起,可是宋沉衍对她也没有有什么过分亲昵的举止。

  两人相处的大多数时候都是细水长流,他总是沉默温和地注视着她,像是在欣赏什么艺术品般,一瞬不瞬。

  只有苏娆主动勾缠住他的脖颈,他才会笑着亲吻她。

  但再没有初次的失控,总是温柔的,像是羽毛落下。

  苏娆知道,宋沉衍这个人,一直以来在世俗规范下,养成了谦谦温雅的性子。因此她并不奢望他能突然对自己热情如火,两个人就这么细水长流地相处下去,倒也是和谐。

  平日里,他们彼此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苏娆忙着上课,宋沉衍升了副院长,更是繁忙。

  只是不管再怎么忙,宋沉衍总是会按时下班,给她准备好晚餐。

  很多次苏娆到家的时候,桌上总是会有温热的菜肴和便签,上面是宋沉衍的字迹,落拓干净:“医院有事要忙,记得按时吃饭。”

  他下班回家一个小时,只是为了给她做一顿晚饭。

  苏娆没有被人这么照顾过,天长日久,她都有些沉浸在这样的生活中,忘记了自己的目的。

  也是这几个月的相处,宋沉衍的爱意值,一点点升到了50%。

  一转眼,便是秋天便过去了,冬日第一场初雪落下,苏娆终于放假了。

  她上完最后一节课,从大学离开的时候,拨通了宋沉衍的电话。

  彼时宋沉衍正在召开例会,医院的事务,说多不多,可是细节入微,繁杂非常。

  他朝着众人抱歉笑笑,拿着电话走到了一旁的小房间。

  电话里,他的嗓音清隽:“娆娆。”

  苏娆听着他的声音,忍不住弯了弯唇角,她柔声道:“阿衍,我放假了,我现在来医院找你,好不好?”

  宋沉衍闻言弯起唇角,他刚想应下,那头的苏娆,却突然惊呼了一声。

  之后是手机摔在落地上的声音,信号中断。

  宋沉衍从来没有哪一刻,像是此刻一般,彻底慌乱。

  他再次把电话拨过去,发现已经打不通了。他隐隐察觉,苏娆可能出事了。

  于是下一刻,众人看见一向沉稳的宋院长,疾步往外走去,面容冷肃,眉眼生寒,白衣大褂下摆微扬。

  他那样急切,面对众人的问好,甚至没留下只言片语的交代。

  ……

  宋照鸿接到自己这个离家多年的小儿子的电话时,还是愣了愣。

  他记得,宋沉衍在中心医院当了副院长,生活顺遂。他本就不喜欢宋家的争斗,更不待见自己为人处事的方法,父子俩人的感情一直不好。

  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他竟然给自己打电话。

  宋照鸿接通电话,挑了挑眉,正想好好奚落一番自己这个没有良心的儿子。

  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见那头,宋沉衍的声音谦卑,他说:“爸,求你帮我找一个人。”

  他坐在车内,沉闷的空气,一片死寂。

  只有他眼眶里的血丝,触目惊心的红。

  见宋照鸿不说话,他的声音已经隐隐发抖:“爸,求你,她如果出事了,我会疯的。”

  ……

  苏娆想,自己出门应该看黄历的。

  被人从校门口掳走,真是晦气!

  她坐在车后座,整个人岂止一句五花大绑可以形容。

  苏娆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两位彪形大汉,笑得很是无语:“你们有必要把我绑成这样吗?我一个弱女子,还能在二位面前插翅膀飞了?”

  “小姐,”保镖语气恭敬,但是不容商榷:“夫人说了,必须把小姐安安全全带回赵家,我们也是听命行事,还请小姐不要为难我们了。”

  苏娆知道,这是谈不拢了。

  她敷衍地点头,看着窗外的风景不说话。

  到达赵家门口的时候,苏娆看见不远处华贵的别墅,还有别墅旁边不远处的马厩,眉心微拧。

  这么多年,赵家的审美,总体上维持着暴发户的水平。

  至于那个马厩,是原本女主的童年阴影。

  女主每次惹宋家人生气了,就会被扔在马厩过夜。

  小女孩胆子小,又怎么敢在马蹄之下入睡,总是一站就是整整一夜。

  苏娆回忆着这些剧本中被一笔带过的情节,眉眼一划而过的冷。

  而保镖终于将她手腕和身上的绳子解了。

  苏娆低头看着自己手腕上青红交错的痕迹,在心里骂了陈淑月和赵威宁无数句。

  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自己被赵家的人带走,又是那样仓促的局面,宋沉衍一时半刻估计也找不到她。

  苏娆觉得,目前还是不要起什么冲突的好。

  她缓步下车,不疾不徐地走到了赵家门口。

  但是她失策了,虽然她不想起冲突,奈何冲突非要找她。

  陈淑月和赵威宁唯一的女儿赵姗姗,从不远处走过来。

  她微胖的脸上满满的不屑,本就不算漂亮的脸,因为几乎刺眼的恶意,更叫人不喜。

  她看着苏娆出落得越发温婉娇美的面容,阴阳怪气的说:“我还以为你能跑去哪里,还不是被我妈揪回来了?”

  苏娆闻言,先是上下轻睨赵姗姗,直到对方脸色发毛,才冷笑一声,道:“姗姗,那你知道你妈为什么一定要我回来吗?”

  没等赵姗姗回答,她就抬手后者捏了捏的脸,不紧不慢地说:“还不是因为你没用,陈淑月才非要让我这个外人回来。”

  赵姗姗脸色大变,抬手就想往苏娆脸上招呼过去:“贱人!你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住手!”是赵威宁的声音,他拄着拐杖,在陈淑月的搀扶下,从里面走出来,脸色铁青。

  苏娆发现,赵威宁老了不少。

  也是,最近赵家的事,估计让他心力交瘁。

  苏娆甩开赵姗姗的手,心无波澜地想。

  “爸!”赵姗姗委屈地说:“苏娆那个小贱人,她骂我!”

  苏娆始终冷眼旁观地笑,赵威宁才不会好心维护自己,不让赵姗姗打自己的脸,估计是怕卖不出好价钱吧?

  果然,下一刻,她听见赵威宁说:“隐蔽着点,别打那么显眼的地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