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月光溺(十六)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傅五瑶 2042 2021.04.04 06:00

  她一步步走向走向自己,周衍眼眶竟有潮湿,似乎平生遭受的所有指摘亏欠,在这一刻,都能一笔勾销了。

  苏娆一直低着头走路,门槛跨过的那刻,她看见一只手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指骨瓷白,骨节分明,手指修长漂亮。

  手的主人开口,声音带着说不出的温柔之意,几乎能叫人溺毙。

  他说:“娆娆,我来娶你了。”

  苏娆不自知地弯起唇角,她将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心,亦是温柔:“求之不得。”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周衍给了苏娆,最周全,最无懈可击的体面。

  苏娆终于从那锦安筑搬了出来,正如她所说,周衍给了她一个家。

  他给了她一个女子所想要的一切,给她呵宠,给她纵容,给她尊贵……

  喜轿抵达丞相府,周衍掀开帷缦,将她从马车里横抱出来。

  他没有顾忌旁人的眼光,只是小心翼翼地抱着她,步伐稳而快,径直朝着正殿走去。

  那喜婆也跟着周衍的步伐而去,脸上笑容很是谄媚:“周丞相和夫人真是伉俪情深,老妇做了这么多年的喜婆,还是第一次看见新郎官不先去待客,还亲自抱着新娘入房的,夫人真是好福气。”

  这样的恭维话语,放在平日,周衍必定是不屑一顾的。

  可是此刻,他心情极好,淡淡地说:“赏。”

  喜婆顿时眉开眼笑,更是恨不能将苏娆从头恭维到尾。

  周衍依旧是一个赏字。

  而苏娆没有搭腔,她靠在周衍的怀中,听着他的心跳,抬手去捏他的衣襟。

  这种绸料金贵,轻易就容易留下摺子。

  喜婆见状便道:“夫人快别扯丞相的衣裳了,留下印子就不好了,丞相还要出去待客的……”

  “无碍。”他打断喜婆的话,嗓音清淡,只是语调微冷。

  那喜婆是个机警的,知道周衍不喜,登时就不说话了。

  只是她心中也难免诧异,这南国的公主当真是好福气,竟能得到丞相全心全意的喜欢。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新房。

  新房内,入眼可及都是红色。

  周衍牵着苏娆的手迈过一地的花生金枣,扶她在床边坐下。

  喜婆在一旁站着,举着放有喜秤的托盘,脸上的笑容恭维。

  周衍的嗓音低醇,只是细细去听,似乎有一丝丝不稳:“拿喜秤过来。”

  喜婆自然是不敢耽搁,连忙将那系着红稠的秤杆放在周衍的手中。

  苏娆看不见此刻周衍的表情,她的视线被红盖头遮住,只能看见他绣着红色浮文祥云的黑色长靴。

  冠盖下摆的璎珞流苏微微摇晃,眼前的红绸一点点被掀开,苏娆终于看见周衍的模样。

  他的唇边含笑,温雅的面容,好看的笑意几乎能叫人心跳骤停。

  喜婆已经识趣地离开了,只是在临走之前,提醒周衍道:“周丞相可别忘了外边的宾客啊。”

  周衍没有回答,喜婆也不敢再多耽搁。

  她走到门口,替两人关上房门的时候,却无意间瞥见叫人惊骇的一幕——世人眼中和风光霁月的丞相蹲下身来,替那床榻之上的女子脱鞋。

  饶是喜婆见惯了大场面,也是一瞬间虚汗覆背,不敢再多看。

  说出去谁会信呢?

  哪怕寻常人家的夫君,也不会替自己的妻子换鞋袜,可里面那位,是权倾朝野的丞相啊……

  粉黛站在不远处,看见喜婆难看的脸色,便问了一句:“您这是怎么了?”

  喜婆连忙笑了笑,打马虎眼道:“今日丞相喜事,可我这一天也难免劳累,累了脸色自然不好。”

  粉黛只以为她是想要讨赏,也就没有多想。

  而房内,苏娆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周衍,局促不安,轻声道:“这些事,本不该你做。”

  “应该的,”他抬眸看向她,眸色轻漾开笑意:“夫人为尊。”

  苏娆喉间像堵了一口棉花,难受的厉害。

  他将她的鞋袜放在一旁,又替她拆解开满头的朱砂琳琅。

  她今日很美,面若桃花,眉若弯月,唇似丹朱,就像是一株娇艳的花,要心细呵护才好。

  苏娆从始至终沉默着,任由他替自己一点点拆下所有的装饰。

  她垂着眸,眼底细微的涟漪。

  钗环卸下,周衍掀开一旁的被子,温声道:“你先睡,我出去应酬宾客,很快就回来。”

  苏娆说好,顺着他的动作躺下,手捏着被角,渐渐觉得心头安定了,唇角才有了笑意:“周衍。”

  “嗯?”他眼底有疑问。

  苏娆笑着,轻声细语:“嫁给你很好,不能再更好了。”

  他吻她的额头,嗓音缱绻:“能娶你,三生有幸。”

  没有人知道,此刻的丞相府已经是危机四伏。

  暗卫首领看着丞相府中间来往的人群,额角一滴冷汗。

  在新婚之日,掳走别人的妻子,这怎么看都是不共戴天之仇。

  而同他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将是当朝丞相。

  可是另一边,却是陛下。

  暗卫首领咬了咬牙,终究让自己镇定了下来,事到如今,一切万事俱备,不能再有什么耽搁。

  横竖都是难路,他没得选择……

  众人发现丞相大人今日心情很好,待谁三分笑,简直叫人如沐春风。

  于是,气氛也越发和络。

  那丞相府廊檐下的红色灯笼在夜风中轻晃,晕开一抹清淡的红色。

  等到众人察觉事情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有暗卫朝着站在院落中心的周衍放了一箭。

  淬着毒的剑划过他的衣摆,割破了原本象征着吉庆的婚服。

  人群开始慌乱,偏偏又是在丞相府,不敢擅自乱窜。

  周衍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衣摆上的裂痕,之后,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唇角泛起一抹透着杀气的冷笑。

  他朝着那箭镞来的方向看了一眼,从赶来的护卫手中夺过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利落地朝着那个方向射了一箭。

  那暗卫原本也只是想要这箭引发混乱,没成想周衍一个文官,在面对这样的场面不仅没有乱,反而在第一时间,给了自己致命一箭。

  索性他已经吸引了周衍的注意力,这么一耽搁,首领那边,估计是要成事了。暗卫死前这般想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