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月光溺(二十八)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傅五瑶 2385 2021.04.16 06:00

  他看着自己醒来,眼底分明划过了惊喜,只是很快,又被漠然覆盖。

  苏娆用绵软无力的手去扯他的衣摆,看着他眸色松动,才轻声说:“阿衍……”

  周衍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却没有挥开自己的衣袖。

  他说:“娆娆,木已成舟。”

  苏娆笑了:“是尘埃落定。”

  周衍抿着唇,纯然是想要相信,却又不敢信任的模样。

  半晌的沉默,他才哑声说:“娆娆,我们就这样过一辈子吧。”

  苏娆说:“好。”

  周衍又成了众人眼中温雅的天子,所有人都说帝后鹣鲽情深。

  只有苏娆知道,他在自己肩胛的疤痕处一笔一笔,刺了他的名字。

  在南诏,只有犯了重罪的人,才会被处以黥刑。

  她堂堂一国皇后,竟也落得同样的下场。

  每个夜晚,周衍用略带冰冷的唇吻她身上,属于他的印记,之后用无限满足的声音说:“娆娆是我一个人的。”

  浓烈的占有欲,满满的偏执。

  他早就疯了,在一次次希望落空后,被自己逼疯了。

  可是苏娆只是平静接受了他给了一切,无论好坏。

  至少这半年,她是真的想要他快乐。

  南诏国开国次年夏日,一直都身体柔弱的皇后,终于病倒了。

  天子倾尽全国上下之力,寻求传闻中的不死药,一时间,道教盛行,招摇撞骗者更是不在少数。

  明月楼,大片碧绿的浓荫半掩着高楼轩榭里面的一切,若隐若现。

  苏娆靠在周衍怀中,喝下了一碗据说是很苦的汤药。

  她面不改色地喝完,却发觉周衍神情复杂地看着自己,他说:“娆娆,觉得苦不用忍着。”

  苏娆回答得很诚恳:“阿衍,我感觉不到苦了。”

  她是实话实说,可落在周衍耳中,就是旁敲侧击。

  是他对她太过专横独断了吧?以至于她如今,竟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

  他捏紧了已经空荡的药碗,看着苏娆柔顺温婉的面容,哑声道:“我在替你寻长生药,等药找到了,你就能活。”

  苏娆轻笑着摇了摇头:“你我都明白,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长生药。”

  她知道,她已经要离开了,如今让系统帮着自己装病,也只是想要让周衍做好心理准备,等自己离开的时候,不至于太难过。

  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周衍却听不得苏娆说这样的话,他的面容微微发青,冰冷的指尖捂住苏娆的唇,声线发抖:“会有的,娆娆,你信我,会有的。”

  苏娆含笑望着他,到底轻轻点头。

  后来的日子,苏娆常常会在夜里感觉到他的目光。

  周衍除了最基本的休憩时间,夜里总是时时刻刻看着她。

  他在害怕,她知道。

  时间再推移,苏娆开始时时昏睡。

  周衍听说她昏睡不醒的时候,正在上朝。平素那样冷静至于冷清的天子,跌跌撞撞地从龙椅上下来,整个人岂止一句关心则乱可以涵盖。

  那天以后,周衍甚至罢朝,日日什么都不做,只是看她。

  有一日夜里,苏娆醒来的时候,他恰好将手指放在她的鼻尖,脸上还是惊慌未定的模样。

  看见她醒来,他陡然将她抱在怀中。

  苏娆感觉到,自己的颈间一片濡湿。

  她病重膏肓的那天,是夏日少有的凉雨天气。

  周衍红着眼眶,双手颤抖地去擦不断从她口中溢出的血,嗓音哽咽到不成样子:“娆娆,不要吓我,求求你。”

  他明明没有哭,可是苏娆却觉得他的模样已经哀切到了极致。

  苏娆想要开口安慰他的,可是系统的血包多的有点过分。

  她好不容易才按耐住想要继续吐血的冲动,素白的手捏着周衍满是血污的手,颤声道:“阿衍……好好活着。”

  多么狗血的桥段,可是原来人在生离死别的时候,最想对在意的人说的话就是,好好活着。

  可是周衍知道,没有苏娆,他根本活不下去。

  他一时失语,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抖着手去擦她唇角的血渍。

  明明在谋朝篡位的时候,他都能面不改色,可是如今看着苏娆,却只剩下溃不成军四个字。

  苏娆听见系统的声音:【倒计时,三分钟。】

  苏娆讨商量:“能不能再多给些时间?”

  系统叹气:【这已经是我第四次给你加时长了,三天前你就该走了。】

  苏娆没有回答,只是看着神情已经有些疯狂的周衍。

  他看起来,那样的叫人揪心。

  可是她真的已经没有时间了。

  “阿衍……”她唤他的名字,唇角扬起一抹笑,柔声道:“我……我有一个心愿。”

  周衍的心仿佛沉入谷底,可还是哑声问她:“什么心愿?”

  “我还是比较……比较喜欢我初见你时,你的样子。”她咽下已经到喉咙口的血腥,笑容加深:“牵欢蛊的解药……几日前我就悄悄给你服下了,阿衍,你能不能好好活着,能不能原谅我?阿衍……对不起。”

  【黑化值:0%】系统的嗓音复杂到了极致。

  苏娆的心情也复杂了,竟然……只是一句话,就消散了吗?

  “我答应你,娆娆,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只是……只是你能不能不要离开我?”细听,是哽咽。

  苏娆没有办法回答,她的意识开始涣散了。她的唇角还挂着笑,双眸却已经渐渐阖上。

  意识彻底消失的前一刻,她感觉到周衍的眼泪,滴在自己的眼角。

  好冷,没有一点点温度。

  他哭得那样绝望,如同失去一切一般。

  苏娆从来没有听见他这般绝望且歇斯底里的声音,仿佛一生得好光景,付诸于此……

  皇后薨了的第二天,也是慕容冥卷土重来的日子。

  周衍处理好苏娆的身后事,抱着盛有她骨灰的锦盒坐在明月楼里,笑容平静。

  他听着外边的嘈杂声,缓缓道:“娆娆,从前我一直觉得,我死前必然是要你陪葬的。”

  “可是如今……我来殉你的葬好不好?”

  夏日的风沉闷,寂然无声,没有任何回应。

  慕容冥找到周衍时,他已经安然地服药死去了。

  床榻之上那个面目如画的男人,一身红色喜服,和眼角那颗鲜红的泪痣辉映,说不出的诡艳。只是他的神情太过安宁,以至于让人以为他只是睡着了。

  慕容冥想,周衍多自私啊,自己死了,竟还将苏娆烧成灰带在身边,不让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再见她最后一面。

  可是偏偏,又用情至深如斯。

  慕容冥原本想要将他给自己的羞辱一并还给他的,可是此时此刻,竟是只剩下哑然。

  他从未如此清晰地知道,他输了,他输给了周衍对苏娆死生不顾的爱情。

  慕容冥想,后世大约都会赞颂他卧薪尝胆,扶倾颓大厦的宏图霸业,会诋骂周衍谋朝篡位,却只当了一年天子的小人行径。

  可是有一个人不会这样去想,那个人就是苏娆。

  他许她一人偏爱,倾尽余生慷慨。

  慕容冥自问,他做不到。

  他沉默良久,才轻声说:“厚葬吧……葬在一起。”

  那一身落拓雅致的少年人,终究成了她一人的白月光。

  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举报

作者感言

傅五瑶

傅五瑶

虐……虐吗?   新世界概念文案:世人都说宋家那位新任家主爱惨了他的新婚妻子,甚至不许任何人窥见她的面容。而远离人迹的半山别墅,温雅矜贵的男人半跪在她的面前,亲吻她泛着剧痛的脚踝,轻声说:“娆娆跳舞给我看,好不好?”——囚安于心

2021-04-16 06: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