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月光溺(十一)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傅五瑶 2027 2021.03.30 06:00

  于是,众人在诡异的氛围中开始了宴会。而此时的丞相府,周衍终于替苏娆描好了眉。

  苏娆看着外面久候的侍从,话语不安:“你花费了好多时间,我们不会迟了吧?”

  周衍放下手中的青黛,很平静地说:“已经迟了。”

  苏娆一瞬愕然,正欲说什么,周衍已经朝着她伸出手来。

  他说:“我牵着你走。”

  苏娆在这句话中,听出了意味不明的隐喻。

  她抿了抿唇角,之后扬起一抹明媚笑意,将手放在他的掌心。

  她仰着头,眼角眉梢都是暖:“那你要牵好了,宫里人多,别让我落单。”

  “寸步不离。”

  他知她梦呓,知她恐惧。

  今日的事,不过就是他想要给慕容冥一个警示而已。

  天子又如何,他手持朝廷权柄多年,慕容冥若是真的和他撕破脸面,想必他的处境也艰难。

  苏娆是他心尖之人,便绝不容许旁人对她有半分觊觎伤害。

  哪怕,这个人是九五至尊。

  而两人一前一后上了马车,终于朝着皇宫而去。

  这是苏娆第二次看见凉国的皇宫,庄严肃穆,死气沉沉,仿佛一座华美的牢笼。

  原本的女主,在这里面错过了一生。人生最好的年华,便是围着一个男人,和不同的女人勾心斗角,争风吃醋。

  多么讽刺,又多么可悲。

  苏娆唇角漾开一抹苦笑,下一刻收敛笑意,将周衍的手握得更紧。

  “今天回去以后,你陪我去挑吉服的花样,好不好?”

  周衍微笑,笑意潋滟温柔,眼角那颗泪痣在阳光下,如宣纸之上的一点浅红墨痕:“你想要什么样的,我都陪着你。”

  苏娆突然觉得安心。

  白月光真是这个世上最美好的存在,若不是为了活命,若这个世界不是虚拟的,和这样的一个男人共度一生,谁又能说不是人生幸事?

  周衍出现在佳宴之上时,还握着苏娆的手。

  除了王希,众人难免多看了几眼,心中诧异。

  不能怪大家惊愕,丞相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已经是二十五岁的年纪,却连通房都没有一个,更遑论对那个女子多看几眼。

  这样的一个人,有朝一日竟也会牵着一个女子的手,那样清晰可见的深情温柔。

  慕容冥的目光也同样落在两个人身上,只是他没有众臣的闲情逸致,还能诸多感慨,他的心中,几乎满是愤怒。

  周衍对于这一切,都是置身之外的态度,他根本不在乎任何人的看法,只是看着苏娆,眉眼之间盛这浅浅笑意。

  两人在轩榭的正中停下脚步,朝着慕容冥行礼。

  慕容冥把玩着手中的杯盏,似笑非笑,唇角噙着几分疏冷:“丞相这一路,想必是不少耽搁吧?朕和诸位爱卿,皆以酒过三巡了。”

  “陛下恕罪,只是臣今日第一次描眉,难免生疏。”他看着慕容冥,话有深意:“有些事,臣不替臣的妻子去学,她又要如何自处?”

  慕容冥怎么会听不出周衍话语中的讽刺,他脸上原本就冰冷的表情,更加是冷戾了几分。

  “既然如此,你们二人就先坐下吧。”慕容冥说完,目光却不动声色地落在了苏娆身上。

  苏娆装作没有注意,跟着周衍朝着一旁的座位而去。

  慕容冥心中生出几分说不出的不快。

  她今日穿了金丝掐制描边玉兰的华裙,让她原本温婉的面容,也多了几分的艳色。

  周衍容貌昳丽,很容易就将周遭的人衬托的黯然失色。可是苏娆站他的身边,竟是让人咬牙切齿的般配。

  可她,不过就是自己留下性命的一副药引而已。她能活着,不都是因为自己吗?

  他看着周衍替苏娆整理座位,看着后者笑容如灿,眼神几乎没有一刻从周衍的身上移开过。

  后来,周衍不知道是在她的耳边说了什么,她掩着唇笑,抬手去扯了扯周衍的衣摆。

  完全的小女儿态,缠人得紧。

  那抹不快的情绪,突然便浓烈得不能忽视。

  慕容冥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脸色有多么难看,直到周衍素来温润的眸色,渐生冷意。

  他将苏娆整个人护在身后,看向自己的时候,眼底分明是维护。

  多么可笑,堂堂的凉国丞相,竟然为了一个亡国公主,公然违逆自己的天子。

  慕容冥眸色微敛,唇角的笑容却冰冷。

  周衍只当作没有看见,他上前一步,对着周衍作揖,语调平静地说:“陛下答应臣的事情,莫要忘了。”

  慕容冥轻笑,笑容却透着说不出的讽刺:“周丞相多虑了,朕答应的事情,又怎么会忘记。”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手腕微动:“宣旨。”

  一旁的宣旨太监心领神会,连忙拿出预备好的圣旨,嗓音洪亮地念了起来。

  无非是一些赠谥褒美之词,苏娆听得很是并不很上心,可是在听见“赐婚”二字时,还是忍不住抬头。

  她已经让剧情彻底脱离了原本的走向,如今,这个慕容冥再也不是她故事里的男主。

  她看着高台之上的男人,眼中有了明显可见的松了一口气的情绪。

  慕容冥又怎么会没有看见,手上的琉璃盏几乎被他捏碎。

  苏娆没有察觉,她只听见周衍温柔带笑的声音,他说:“娆娆,和我一起接旨谢恩。”

  苏娆用力地点了点头,眼眸弯成月牙的形状,笑容漂亮到足够叫人侧目。

  慕容冥原本并没有觉得苏娆这个人有什么不同之处的,可是如今,他看着她完全不将自己放在眼中的样子,却有不甘升起。

  他不会忘记,那个时候的水牢之中,他将她带出来,她看着自己的眼神是多么讽刺厌恶。

  原本以为那是亡国贱种的陌路之争,她恨的是凉国的所有人。

  可是原来,她也能对一个人这样笑,真心实意,全然的真心,一腔热忱竟能叫人眼眶都灼痛。

  伴随着一声细微的碎裂声,慕容冥冷漠地低下头。

  玄色广袖的龙袍之下,琉璃杯盏到底不堪重负地碎了,他的掌心淅淅沥沥都是血,那样浓烈的血色,让他的心口有莫名的痛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