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霜香天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京城遭遇

霜香天落 等风御宴 479 2017.02.18 15:47

  清晨一缕阳光照在了那落魄的柴火房,照射在云溪的脸上。

  “真的,好美。”苍落心里想着但还是不由自主的说了出来。我出去弄点吃的吧。说罢,起身离去。

  云溪其实没有入眠,只不过,她只能装作已经入睡,并睡的很香,因为她不想让苍落担心。但谁曾不知,她自己的担心。

  趁着苍落出去的功夫,她出去散散心,她想着,出去一会,应该没事,就是在大街上走走,她就是想让不平的心释怀!

  走在京都的大街上,就是不一样,早市上卖什么的都有,还是能听到不同的叫卖声,不过和自己临安的那种叫卖声些许不同,真的是来到了京都啊,那种不同的感觉,那种京都透露出的京腔味儿,让云溪一下子就沉浸其中。

  当她走过一个路岔口时。“清翠堂”三个字,让她望而却步。还没走到门前,茶香扑面而来。“记忆中苍落哥哥最爱喝茶了吧,我进去看看,指不定可以买到什么上品。”担心着他的同时,不忘关心。

  步入厅堂的那一刻,让她更加喜欢上了这个地方,每一处都是大家品茶论茶的地方,每一处,都是茶香。“不错,你对着品茶。经你这么一说,仿佛如丝如韵。”在店的一角,围坐着一群人,其中一个人,神似清明,仿佛有一种如清风扑面一般,品了一口茶,浸染一方座椅,一句话后,继续品着自己的茶,且听他人议论。

  云溪环顾四周,随便找个个地方坐了下来,同桌的还有一个年轻人。店小二连忙过来“您来啦,想要喝点什么?”云溪什么都不懂,应了一声“就他喝的!就他喝的!对我就要他喝的。”“好嘞,您稍等。”店小二没被这突如其来的话语所惊吓,却实实在在的把同桌的年轻人惊了一下。

  “小姑娘,你为什么也要喝这种茶啊,”

  “我,我就是看你喝了,我又不懂,,喝茶嘛,不都一样。喂,叫谁小姑娘呢,你比我大不了多少。”云溪说到

  “好吧好吧,不让叫就不叫,既然相识就是缘分,在下姓尚,名云潇,敢问姑娘芳名”

  “我叫溪儿”

  “喝的这个,是玲珑茶,为什么叫玲珑茶呢,其实最根本的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大概,好像是因为每一片茶叶的形状如玲珑一般因而得名。”“我感觉你说的,等同于没说啊!”云溪笑着说到。

  “这个,不是说了嘛,只知道大概。”

  “可这很明显,不是大概啊!不好玩。”说着,小二将一壶刚沏好的茶端了上来

  “客官,你的茶。”

  “不对,我的和他的怎么不一样。”云溪说到。只见云溪的茶色偏淡,而尚云潇的就显得丝丝浓厚。

  “其实是一样的,他的都沏了一阵子了,肯定浓厚点。”店小二比较憨厚。

  时间在茶香中慢慢欲淡,云溪和尚云潇也在闲谈。仿佛在这“清翠堂”只有茶的淡香和人们无尽的遐想……

  走出茶店,云溪手拎着一包“玲珑茶”径直向客栈走去,出来这么久了,估计苍落都回来了,他要没看到我,肯定心急。来到客栈,气息突变。她能感受到客栈好像出事了……

  苍落倒落在客栈的地上,周围横七竖八的躺着一群人,能看出来这里经历了激烈的打斗。

  “苍落哥哥,苍落哥哥,你怎么了,快醒醒。”云溪这几年也在学习一些功夫,她预感到身后来人了,她将身体紧绷,向后转,看到了一个带着面具的人不过这面具好生之气,只有半面,也将此人的气息一下子因这冰冷的面具所提升。

  云溪有些害怕,不,不是害怕,是恐慌。“你,你是谁?”

  “哟,苍落,这么多年不回来,原来是有这么一个美人陪你啊。小姑娘,不要害怕,我可是苍落的朋友哦”嘴角微微一仰。

  苍落慢慢抬起头,对他说“有什么事情冲我来,和她没关系!”

  “让我不动她可以,但你必须和我走!”

  “我可以和你回去,你们把她放开!”苍落无奈,可又能如何。

  “你到底是谁啊!”云溪惨淡到。

  “苍焕”

  当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苍落猛然一惊,眼角中流露出那不曾所见的泪痕,也是,五年了,我们彼此之间就算仇恨之深,但还曾有兄弟之情。

  “你还是我曾认识的哥哥吗!”

  “哥哥?”云溪诧异。

  是的,苍落还有个哥哥,叫苍焕他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只不过苍落的母亲早年因病去世,虽说去世,但他的父亲苍潇没有抛弃他,继续将他抚养成人,在这期间存在了苍焕的母亲,当然也存在了苍焕,这样才会有之后的一些故事。其中的一件事让兄弟的感情灰飞烟灭,自从苍焕的母亲周氏嫁到苍家,苍落就一直以为自己的父亲忘记了他的母亲,也害怕自己因苍焕的存在而被父亲冷落,于是当苍落在一次不经意间的事情上顶撞了周氏,拿起了随身携带的刀刺伤了周氏,虽说周氏没死,但因这事,苍潇将苍落赶出了家门。

  “给你些钱,出去就靠自己吧,再不要回来了,就当我没有你这个儿子!”苍潇无奈的说。

  “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呢?我待你不差啊,我也爱着你啊,没想到自己的孩子刺伤自己兄弟的母亲,你这是什么?这是什么?这要是传出去,我老脸往哪搁?”

  “父亲,允许再让我叫你一声,当你把那个女的娶回来我就不能容忍,你每一次都找我的问题,那你知道吗?她老欺负我?每一次全家人坐一起吃饭时,苍焕有妈妈照顾,而我没有,知道我什么心情吗?父亲,你真是老眼昏花了啊!是,我刺伤他我也有错,我走,不过父亲你一定要时刻留心着那个女人,她真的心机很重啊。”苍落已经哭了。

  他经历了这些,这一切的一切不还是因为自己和那老眼昏花的父亲嘛?我先出去走走,何尝不是一种锻炼呢?父亲怎么虽说被那个女的迷了心窍,我想父亲还是会清醒过来的。

  “我还是先走吧。”苍落这样想着。

  从此苍落踏上了流浪的生活,当然,他为何最后又回到苍府,或许是经历了一波周折后……

  一幕幕的回忆在苍落脑海中闪过。

  “好不愧为苍落,落落大方,和当年你从苍府滚蛋一样说的如此痛快,行,放开那个妞。

  “苍落哥哥,我该怎么办,好害怕。”

  “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的,你带上这个,等我走了,去找一个叫玉林面的人,让他来救我,把我给你的东西拿给他,他一切都会明白的,记住了?”苍落小声对云溪说。

  “恩”

  “带走!”苍焕厉声道

  就这样,苍落又一次和云溪分开了,也不知苍落这一分开是否凶多吉少。我要赶快去找那个人。

  地上散落的是那云溪买给苍落的“玲珑茶”茶香依旧,飘在房屋中,只不过这一刻,一切不再是茶香,而是心伤……

  “愿一切安好!”云溪心念,也是苍落的心念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