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天堂理事会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车祸

天堂理事会 第二份务必半价 2221 2021.11.25 20:14

  安嵇看着手上这一缕头发,眉头紧皱。

  “这是梦,还是真的?”安嵇又想到梦里的场景,是那么的真实....

  看了看时间,才刚过4点而已。

  安嵇把头发放好,穿衣洗漱后便下了楼,他想要查一下昨天的监控,来找到那个在他门口停留过的女人。

  ——————

  “你想查监控?干啥,哪个寝室的?

  “阿姨~我只是行李找不到了,想看一看监控嘛~”

  “行,这边留一下你的名字和班级,身份信息留我这一份....韩林?哦!原来是韩公子阿,早说嘛~留啥信息还,别写了,姨这就带你调监控去。”

  这宿舍楼的大姨一看安嵇的身份,态度立马翻转,比自来也蜀面豪杰还会变脸。

  安嵇在心里想,自己这身份还真是好用阿....

  这大姨把他领到电脑前,还上了一杯卡布奇诺...

  “韩公子你慢慢看阿,有事您说话~”这大姨堆了一脸的笑退了出去,安嵇在电脑桌前翻着自己入学那天的监控记录,终于找到了有那个女人的时段,不过奇怪的是,她一直是避着监控走的,画面里她出现的次数并不多。

  将监控录像拷贝下来一份之后,安嵇便离开了监控室,离开时那个大姨还在和他说

  “韩公子欢迎下次再来阿~我这随时欢迎奥~”那样子好像青楼那老妈子。

  安嵇快步走了出去,看着手机上的照片,努力的记着她的特征。

  因为监控像素不好,她的脸十分模糊,不过她的脖子上倒是系着一根红色的丝带。

  安嵇又陷入头疼,这线索好像又断了。

  安嵇这个时间本应该是去上课的,但是韩温珺早和他说过,

  “孩子你要是不想上学,咱就不上,挂课咱们不怕,妈有的是钱~”

  倒也是给了他时间去调查这个学校,一提到上课,他又想到了晚自习时候,那个用腹语说话的同桌。

  好像叫凌冲?今晚把他约出来吧。

  安嵇想到。

  ————————

  韩庄,入学当天正午。

  刘管家开车驶回庄园,路上手机不知为何没有信号,刘管家进入庄园后决定向韩温珺汇报一声。

  当他走到庄园内的时候,树叶在路上铺着,他默默地记下,并决定训斥庄园里的佣人。

  不过也是奇怪,这佣人从入门起,连影子都没看见一个。

  刘管家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向着楼内跑去,并寻找着韩温珺。

  “老板!老板!?老大!?”刘管家在楼内四处寻找,可无论是哪里,都看不见韩温珺,本来只是一晚上的时间,可这屋内却布满了蛛丝。

  “刘英....刘...英...”一道虚弱的声音被刘管家听到,这声音分明就是韩温珺,

  刘管家忙向声音的来源找去,当他到达时,韩温珺倒在地面上,腹部有着血向外缓缓流出,已把衣服浸红,刘管家赶紧将她扶起,抱在自己的怀里不断地询问着她的状况,

  “老大!你怎么样了?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刘英不断地摇动着自己怀里的这个女人,他从未见过她这副模样。

  “刘...刘英..不...不要去了...我...怕是要...不行了...”韩温珺在刘英怀里喘息着,可以明显的看出她十分微弱。

  “刘...刘英,我..问你..一件...事情....”

  “老大你说,有什么遗愿我都会完成的,我一定为你报仇!!”

  “你...觉得...我美...么?”韩温珺用着全身的力气说着这句话,腹部的鲜血又溅出几股。

  “美,老大你一直都很好看,我一直都在仰慕着你...”刘英抱着韩温珺,将她的头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痛哭流涕。

  “那,便永远的陪着我吧——”韩温珺突然裂开嘴笑道,刘英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可为时已晚。

  整个房子的蜘蛛网都向着刘管家裹来,而他怀里那还有什么韩温珺的影子,那分明是一具腐化的尸体,人皮包裹着被分解的血肉器官贴在刘英的身上,谅是他用多大的力气,却都无法将其移开,只见这蛛网将他裹成茧,开始还可以挣扎几分,渐渐的,也没了动静。

  当这蛛网不在缠动,只听里面咝的一声,蛛网从内被破开,走出了一个高挑的女人,而蛛网内只留下了一具尸骨,血迹斑斑。

  “真是难吃,仰慕?呵,恶心的男人。”这女人回头吐了一口口水,单手一挥,这房子,蛛网,尸骨全部不见,她从心口一掏,是一件玲珑剔透的玉瓶,将上面的塞子打开,那地上的血形成线收入其内。

  “虽然口感差的很,但是不得不说,倒是血气很足,够我维持一段时间的了,阿——好像尝一顿新鲜的血肉阿....”这女人自言自语完,就不见了。

  ————————

  韩庄,入学当日正午。

  韩温珺照常坐在阳台边晒着太阳,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总是心烦意乱。

  看着没有来电消息的手机,在心里责备了刘英一句。

  也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怎么样了阿,也不知道给我来个消息什么的...

  正想着,手机亮了,是自己在警局那边朋友来的消息。、

  “温珺,这边在树林里发现了你那边的车,车牌是你手下的,要不要过来看一下。”

  随后,一张图片也发了过来。

  韩温珺面色凝重,那车就是今天刘管家开的,而那片树林这几日已经有好多辆,他们的车主均已失踪。

  恐怕刘管家也....

  韩温珺不再往下继续想,穿好衣服便叫人开去警局。

  ——————

  警局内,开学当日2点。

  “监控录像里显示,刘英他在这个摄像头的时候就消失了,然后这车一直是处于无人驾驶的状态驰入树林的,奇怪的是,到了那里之后,就不再行驶了。”一名警官向着韩温珺说道。

  “这种事情近日已经发生过很多起了,而且所有的车辆,都是在同一个位置停下,前一辆车会被下一辆撞到,我们现在控制了舆论走向和那个路口,案件已经向上级请示过了,专家这几天内就会到达。”

  “.....”韩温珺看着画面里的车,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悲伤。

  “猛子,我们认识多久了?”

  “阿?挺久了吧...”

  “刘英和我们认识多久了?”

  “应该也是十几年了...”

  “无论这一次,造成他死亡的是什么,我都要让这个家伙,碎尸万段,猛子你懂了吗。”

  韩温珺说这话时,面色冰冷,气场也变得凶煞起来,认识她的人都知道,这时候的她,是最可怕的。

  无论是办事的手段,还是她自己。

  韩温珺离开了警局,从头到尾,她没有说过悲伤,这个情绪对她来说,已是最无用的东西。

  她的泪,早就流干了。

  只是上车的时候、眼睛被风吹得有些红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