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决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同途逆旅片段六:出使

决猎 希翃 2001 2019.02.11 17:54

  而之前与路偊晗出发的同时,莱瑞肯帝国,首都桦岳,皇宫深处。

  此时的莱瑞肯帝国已经入秋,天气凉爽,枫叶飘落而下,四处祥和。

  男人手里握着两颗金色的核桃,悠然的坐在亭子里,看他穿着,想必是皇室贵胄,一身礼服雍容华贵,气质尽显,只是他脸上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表情,否则真是个十足的美男子。

  “太子殿下,大皇帝陛下叫您过去一趟。”亭子外突然传来一声报告,男人睁开眼,坐直了身子,出声问道:“父皇叫我所为何事啊?”

  “小人不知。”那侍者恭声道。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随后就到。”男人说着站了起来,刚刚还懒散的身子瞬间笔直了起来,英挺的面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看他样子,似是早已料到父皇会宣他入宫似的。

  男人笑了笑,貌似胸有成竹,万事尽在掌握一般。

  不多久,男人便来到了莱瑞肯帝国皇帝的办公桌前,莱瑞肯皇族梅赛德斯氏统治这个国家已经有300多年的历史了,现任的是老皇帝沃克•昂•梅赛德斯,他只有一个儿子——魁克•梅赛德斯。

   300年的传承下来,莱瑞肯帝国已经成为本源大陆上最强大的帝国了,但如今,这个帝国就像垂垂老矣的沃克一样,开始走下坡路了。

  “你来了?”老皇帝头也没抬,仍在看着前线的加急文书,前一阵子和华彩娜帝国的战争,莱瑞肯帝国再度失利,不但没能夺回之前丢失的北方航道上的三座城市,反而使得己方士气更加低落,再加上华彩娜帝国新收复日落岛,此消彼长之下,莱瑞肯帝国风光不再。

  这一连串的打击使沃克看上去又老了几岁,他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了,但丢失国土这口恶气他又咽不下去,这个骂名他也承担不起,现在他唯有把希望寄托在这个还算有些出息的儿子身上。

  “父皇找我有什么事吗?”皇子魁克恭敬地跪在地上,出声问道。

  “我之前和你说的出使的事,你准备的怎么样了?”老皇帝抬起头来,开口问道。

  “回父皇,一切都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魁克恭声答道,他看着眼前老迈的父亲,心里却暗自高兴。

  这个位置他觊觎了很久了,可惜老皇帝身体一直很好。

  “那好,你不日就启程,需要带一些什么帮手吗?”老皇帝又问道。

  “回父皇,这倒大可不必,人多了反而坏事,我只需要带上皇宫管家提士就够了,随行的随从,也不要超过十人。”

  “嗯,这样也好,提士的实力朕也放心,既然如此,没别的事的话,你明天就启程吧,记住,这次的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老皇帝的语气突然冷峻起来,不怒自威。

  “是,父皇!”魁克赶紧应道,“儿臣一定不会辜负父皇重托。”

  “魁克啊,你在想什么朕心里都清楚,这次的任务要是成功了的话,朕也就可以安心享受晚年了。”说完,沃克•昂转过了身去,“没别的事了,你先下去吧。”

  魁克听了先前的话,颤抖的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一口。直到这时,他才应了一声,慌忙退出宫来。来到皇宫外面,他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见周围寂静无声,于是喊道:“出来吧。”

  这时黑暗的角落里走出一个人来,他走到魁克面前行了一礼,这才说道:“皇子殿下,这次的任务,你实在不该这么爽快的答应下来的。”

  “哦?这是为何?难道我还配……”不等他把话说完,那人答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唉,算了,既然你已经答应了,我们也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魁克听了他的话,貌似有些不耐烦,他嗓门也拔高了一些,冷冷的道:“提士,你若不愿意与我同行,大可不去,不必在这里说这些没用的,你没听父皇的口气,这任务容不得我推掉!”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这次的任务并没有那么简单,不过你也别生气,我自有办法帮你。”说完,提士神秘一笑,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书信。

  “这是什么东西?”魁克不解的问道。

  “你看了便知。”那提士嘿嘿一笑,“有了这个,我们这次出使也就有些底气了。”

  魁克翻开信封一看,这书信竟然出自罗斯帝国。

  “这……你哪来的这封书信,私通外国,被父皇知道了,可是死罪!”魁克紧张的说,同时他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幸好,这里有没有别人。

  “你放心吧,皇帝陛下不会知道的。”提士小声的说。

  魁克这时才打开书信,他仔细的阅读完之后,随即也是喜上眉梢,高兴的道:“原来罗斯帝国还有这些隐情,这次多亏了你,否则怕是要白去一遭了,等此番任务回来,我父皇必然会让位于我,到时候你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了。”

  那提士听了,后退一步,拜下恭声道:“多谢殿下厚爱。”随即他也是眉开眼笑,二人大笑几声,得意离去。

  而就在他们二人身后,一道身影若隐若现,现在已经是夜里了,月光打在她的身上,将她姣好的身形暴露出来,她刚探头向皇宫里看去,随即便被一名卫兵发现。

  “谁!”卫兵喊道的同时,一股魄力界网已经升起。

  “是哀家,大惊小怪什么!”那女子沉声说,口中语气隐隐有些怒气。

  “皇……皇后娘娘,小人不知是皇后娘娘驾到,有失礼节,还望恕罪。”那卫兵慌忙的跪在一旁。

  但那皇后却好像怒气未消,她厉声喊到:“来人,速速将这个卫兵革去职务,下放大牢!”

  “是!”

  随即一旁其余的卫士全都走上前来,将这个人拖离了现场。

  那皇后娘娘嘴里这才松了口气,见周围没了卫兵,他几下子窜到房檐上,身形跳跃间,进宫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