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满级反派升级指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可爱

满级反派升级指南 文清墨 2009 2020.06.04 22:32

  夜景坐在基地办公大厦楼顶,无聊啃着手里头的羊肉串,微风吹起她的发丝,露出那张满是愁容的脸颊。

  “老大你别愁,你不想让她走,大不了,一不做,二不休。”

  巴子的话还没说完,夜景那凌厉的眼神便向他扫来。

  “你怕是想要我给你普法啊。”夜景一记闷拳打在巴子的胸前。

  “别人是小拳头锤胸口撒娇,你这是大铁拳锤胸口要命啊。”巴子吃痛的揉着自己的胸口。“你想到哪里去了,我的意思是说,直接生米煮成熟饭。”

  “那不一样犯法。”夜景握紧拳头虚晃一拳。”再说了,我不是这种人。

  “哎,我当然不是说您直接把他给上了,您长这么漂亮,可以勾引嘛。“

  夜景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那家伙不喜欢我这样的,没用的。”

  “哎,我还不了解男人,像景清章这种教授,都是衣冠禽兽,大白天的你勾引他,他当然不会有任何反应,你晚上钻到他被窝里面勾引他。”

  “别介,我怕我会被他连被子扔出来。”夜景挠了挠头。“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看到个女人就激动的,人家景清章是有追求的人。”

  “男人都一样,不信,你试试看。”巴子挑了挑那比他眼睛还要粗的眉毛。“你也别那么生硬的往人家床上躺,你就跟他说,基地有人闹事,你负责保护他。”

  “谁闹事?”夜景眉头微皱。

  “我。”巴子脸上的刀疤透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风吹动着窗帘摇曳起舞,月光洒在景清章的脸颊上,他不打算再B基地久留,自己还有很多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做,低头望着自己手腕上的手表,轻点手表表心,窗帘微动,一只近似于透明的无人机停在了办公桌上。

  景清章研究了多年,也无法研究出可隐形液体,只能调配出受周围颜色而变化的涂料。

  这种无人机在空中飞行侦察时看不出来,可一旦,停在人视线两米之内,便会很快察觉出。

  景清章取下手表上的芯片将他装在无人机上。

  无人机再度飞往空中,他点开手表,面前的墙壁出现了一道投影,清晰的可以看见无人机所摄视野。

  B基地的防护比他想得薄弱了一些,没想到这么快无人机就找到了防御网的缝隙进入。

  接下来就可以派遣更多的无人机进来监查B基地动向。

  忽然,他感觉窗外有什么东西飞来。

  猛的转过头,一块石头打破了窗户,直直的砸在了他面前的办公桌上,砸出一道浅浅的印子后,又弹飞向着大门砸去。

  景清章抬眸望着投影里那个砸石头的幕后之人——巴子。

  他这是在干什么?

  如果是发现自己的什么,射进来的应该是子弹,怎么还会扔石头呢。

  难道自己的命还不值得浪费子弹嘛?

  砰!

  夜景扛着一把冲锋枪破门而入,景清章立马站起身,快步向她走去,挡住她的路,垂在身后的手,收起了投影仪。

  “这里危险走吧。”景清章面色镇定,可内心却在思考她有没有看到自己的投影仪。

  如果看到的话,自己要快点把她解决掉。

  “我知道危险,所以我来保护你了。”夜景粗鲁的将景清章拉到了自己的身后。“最近基地内不太平,反对基地执政党势力四处横行,我怕他们会对你不利啊。”

  夜景望着窗户的眼神满怀担忧,即使是无对手戏表演,自己也是如此的敬业,如果生在和平时代,自己一定能当做个好演员。

  “反叛势力?”景清章望着夜景的背影,唇角微微上扬。

  “是啊,基地内一些有权力的人,想要的更多,就煽动一些不知轻重和真相的青少年和无业游民,组织暴动。”

  “哦?”景清章那好看的远山眉微微挑起,继续看夜景在这瞎扯淡,他想瞧瞧这姑娘究竟想干什么。

  “时候不早了,去休息吧,一切有我。”

  景清章藏下眼中的疑惑,转过身,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这孩子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夜景跟着景清章进了房间,乖乖巧巧的坐上了他的床。

  “怎么,你要在我房间里保护我。”

  “是的呀,我害怕我出了房间,你遇到危险,我来不及来保护你。”

  景清章叹了口气,算了,他倒要看看她绕了这么一大圈究竟想做什么?

  巴子在楼底下用植物藏下那刚刚被强行扣下的砖头。

  老大现在应该跟那个景教授抱到一起了吧,啧啧,想想那个画面就觉得非常少儿不宜,哎,自己居然指使老大干出这样丧尽天良,诱骗良家妇男的事情。

  “巴子你可真是个坏的流水的东西,为了惩罚你,今天晚上必须要多喝两坛酒,灌死你这个酒鬼。”

  夜景躺在地板上,无语望天花板。

  “其实我可以睡床上。”

  “不,你不可以。”景清章穿着一身合身的棉质睡衣,靠着床靠背,床头灯洒在书籍和他修长的手指上。

  他再抬头时,夜景的下巴已经靠在了床边沿,撅着嘴巴,颇有怨气的看着我。

  “你在看什么书啊,我可以跟你一起看。”

  “不必了,你看不懂。”景清章微微抬起头,眼神刚瞥见夜景的脸颊,便立刻低下头。

  为什么她会这么可爱!

  “你怎么知道我看不懂。”夜景挺起身子,将脑袋歪到景清章的书前,泛黄的灯光照亮她精致的五官,她那双眼睛,亮晶晶的彷佛藏着星辰大海。

  景清章偏过头,藏下眸子里的那一抹惊艳,将另外一本床头书塞到了夜景的手里,另一只手,将夜景按回了地铺。

  “这什么啊,上面的文字,我怎么看不懂。”

  “在十几年前,这叫法语。”

  “我没看过这种文字,这书是讲什么的啊。”

  “一个很凄惨的爱情故事。”

  “这很有意思,我想听!”夜景立马激动起来。

  “我从不给别人讲睡前故事。”景清章和起书,关掉了床头灯。

  “哼,小气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