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被你灌溉的青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勾画的未来,有你

被你灌溉的青春 九月里的晴天 2208 2020.09.11 02:03

  “蓝总,不要太天真了,他们本来的计划可是要我直接把顾九倾抓了,重复一次当年经历过的事儿,让她好好的回忆回忆。”

  他妈的,敢情修爵赫还是善良的了,是吗?

  蓝澈皱了皱眉,“我这是还要谢谢你了?”

  “那倒不用那么客气。”修爵赫笑了一下,“蓝总,你没有其他选择了,把她给我吧。”

  “修爵赫,你不爱她。”

  “是,我不爱她,我要的不是她,白翼的人说了,如果我能让顾风眠身败名裂,那他的所有都归我。”

  “让顾叔身败名裂的方法有那么多,你为什么一定要动她?!”说出这句话,蓝澈不免觉得有些对不起顾风眠。

  “因为她是顾风眠的女儿,是顾风眠的心肝宝贝,对付顾风眠,我没办法不使用点贱招。”

  当然他也可以选择去动顾风眠的妻子和儿子,只是刚好他有顾九倾有把柄而已。

  “那你为什么一定要我离开她?!”蓝澈越说越火,这种被人威胁掌握的感觉真的很差,如果不是修爵赫所说的那个把柄,他们可以有一万种方法去治修爵赫,甚至白翼他也不怕,可是如果一不小心让顾九倾知道了当年的事情,他不敢想象顾九倾会有多痛苦。

  “你对白翼来说,是个大隐患。”修爵赫挑了挑眉,“白翼觉得你的存在会是他们的绊脚石。”

  蓝澈冷笑,“我没那么大的能耐。”

  “蓝总,别看小自己了,蓝风这几年的成绩,大家都有目共睹,如今你已脱离顾风眠,又为何要拉着一个顾九倾?”

  蓝澈突然一惊,他会买掉顾叔手上的股份都是因为晴空的资金问题,而晴空的问题很明显是白翼造成的,难不成让他和顾风眠断了关系才是白翼动晴空的主要目的?!

  “你应该很清楚我对顾九倾和顾家的感情,不是吗?”蓝澈的语气始终冷冷的。

  修爵赫一直以来用的筹码一直都是顾九倾的幸福和快乐,但凡蓝澈有那么一丝丝的犹豫,修爵赫的这个筹码都不能对他构成威胁,但是自始至终蓝澈对这个筹码都没有一丝丝的犹豫,有的是更多的焦虑而已。

  他从来就没有想过放弃顾九倾的快乐,这不止对于顾九倾,也是对他的,因为只要她幸福快乐,他觉得什么事好像都无所谓了。

  “我当然清楚,不然我现在也不会那么的…自信!”修爵赫故意拖了一下。

  “叩叩叩…”刘川看了一眼时间,试探性的敲了敲门,“总裁,时间差不多了,九…顾小姐就要来。”

  之前一直都叫九倾,一下子刘川也还不来称呼,偶尔还是会不小心交错。

  蓝澈抬起手,看了一眼表,现在小丫头应该刚下课,得赶紧让修爵赫走了。

  修爵赫一直翘着的二郎腿放了下来,“放心,半个月之内我都不会出现在顾九倾的面前的,再见蓝总。”

  修爵赫走了之后,蓝澈抽了一包烟,除了昨晚抽的几只,剩下的全抽了。

  白翼,他不是不敢惹,只是这毕竟是顾风眠的事儿,再怎么样都得先和他商量,以他对顾风眠的了解,顾风眠肯定已经知道了这些事,包括修爵赫是白翼派来的,而他这次出差大概也是为了这事儿。

  只是半个月的时间肯定解决不了的,看来真的得先暂时离开一阵了。

  小丫头,你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蓝澈!”是顾九倾开了阳台的门后叫的,“你干嘛吸那么多烟?发生什么事了吗?”

  蓝澈从门被打开的那刻就转了头,冷漠的脸又染上了温柔,“没事,咳咳…”刚出声就发现自己的声音抽哑了,咳了两声,“没发生什么事,就是烟瘾犯了。”

  看着一地的烟灰,蓝澈皱了皱眉,他抽得一时忘了小丫头快到了,他平时都尽量不在她面前抽烟,因为他知道她不喜欢,甚至最近想把烟戒了,也正在减少抽烟,只是修爵赫这事,让一时控制不了。

  蓝澈手上还夹着刚刚抽一半的烟,顾九倾直接拿了过来,放入口里,狠狠地吸了一口,“咳咳咳……咳咳!”

  “顾九倾!你干嘛?!”蓝澈赶紧把顾九倾手上的烟抢了过来,“你没抽过烟,这么抽会呛到的!”

  “咳咳咳……蓝…咳咳!”顾九倾根本说不到话,喉咙像是一瞬间没了一点水分一样。

  蓝澈眉头紧锁,看着顾九倾的样子心疼的要命,按开了阳台的自动门,冲进办公室里拿水给顾九倾,“快!喝口水!”

  蓝澈轻轻地拍着顾九倾的背,力度时大时小的,他不知道该拍得大力点儿还是小力点儿,“你傻吗?哪有你这样抽烟的?!”

  顾九倾灌了几口水,嗓子不痒之后看了眼桌上的烟灰缸说,“所以有你这样抽的?”

  蓝澈没有说话,他知道小丫头真生气了。

  “蓝澈,你知道你大我多少岁吗?”顾九倾问得很严肃。

  “十岁。”蓝澈应。

  “生老病死,你离老病死比我近十年,你知道吗?”

  蓝澈看着顾九倾,没有出声。

  “我不知道十年后,二十年后,三十年后的我们是怎样的,”顾九倾吸了一口气,“但至少现在,现在我勾画的那个未来,有你。”

  “我勾画的未来也一直有你。”蓝澈将顾九倾拉进怀里,“对不起,小丫头,不抽了,以后都不抽了。”

  顾九倾的小脑袋从蓝澈怀里钻了出来,“我没不让你抽,就是不要这样玩命的抽。”

  “恩,”蓝澈又把顾九倾的头压在胸口上,“我知道了。”

  问着蓝澈身上浓浓的烟草味,顾九倾其实很心疼,“你遇到了什么事?可以和我说说吗?”

  蓝澈没有马上回答,安静了一会儿然后说,“我可能要离开一阵子。”

  顾九倾身子抖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心脏突然有些紧绷,“离开?去哪儿?”

  “去英国,一直都没和你说,我外婆一直定居英国,我舅舅也在那儿,他在英国的公司出了点问题,需要我过去帮忙。”

  顾九倾听到这里,悬着的心才放下了一半,“那你要去多久?”

  蓝澈抱着顾九倾的手劲加了几分,“一年以上。”

  顾九倾觉得心里有一道雷闪过,她没想到这么久,“这么久,很大的问题吗?”她问的有些小心翼翼,她不想让蓝澈认为她不让他去。

  “恩,问题挺大的,公司挺不住了,蓝风准备收购,所以我得过去掌权一阵,等稳定了才回来。”

  其实蓝澈没有说谎,这些都是真的,只是他其实可以不用亲自去而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