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被你灌溉的青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做点别的事来熬

被你灌溉的青春 九月里的晴天 2199 2020.08.19 20:50

  蓝澈一回到家,看到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心里一片柔软,虽然母亲也会下厨,但是自从父亲离开了过后已经好久好久没有下厨了,这样看着顾九倾为他下厨的背影,他突然好怕会失去这个小丫头。

  “小丫头,我回来了。”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蓝澈才感觉到一些些的踏实。

  顾九倾转过头,笑了一下,“回来了?先去洗澡吧,我快好了。”

  蓝澈无视了顾九倾叫他去洗澡的话,走到了顾九倾的旁边,看了一眼锅里正在煮着的面,“顾九倾,你只会一道菜吗?”

  “你很嫌弃吗?”

  什么嘛!这不是她想象的画面啊!

  不应该是蓝澈从后面抱了她,然后说一句我最爱你煮的西红柿鸡蛋面了,不应该是这样的吗?什么叫你只会这一道菜吗?而且还是叫她顾九倾,不是小丫头!

  蓝澈感受到了顾九倾的怒气,笑了一下,“不嫌弃啊,你就算天天早午晚餐都给我煮西红柿鸡蛋面,我也爱吃。”

  顾九倾抬头看了一眼蓝澈,“来不及了,我打算以后不进厨房了,以后都你煮给我吃吧,我等吃就好了,大厨。”

  “好的,皇后娘娘!”蓝澈把手握拳放在了胸口的位置,身体微微向着他的“皇后娘娘”往前倾。

  顾九倾满足报仇后,看面差不多了,将电子炉熄火,看了一眼蓝澈示意他帮个忙。

  其实把面盛去碗里,对平时的她来说并不难,只是蓝澈在旁边的时候,她就想让蓝澈帮她做。

  蓝澈当然也喜欢顾九倾依赖他的感觉,他甚至希望顾九倾能够更加的依赖他,依赖到没有他就不行的地步,这样或许有一天他被逼离开顾九倾的时候,她可以不马上就忘记他,他知道这样的想法很自私,但是他真的一点也不想他的小丫头的生命里没有他。

  吃完晚饭,蓝澈才去洗澡。

  今天是星期五,明天顾九倾没有上课,平时星期五顾九倾就会特别晚睡,刷手机都会刷到凌晨三四点,只是蓝澈好像是个早睡早起作息规律的人,顾九倾还没刷到十二点,蓝澈就受不了把顾九倾的手机强行抢了过来。

  “睡觉,很晚了。”

  顾九倾瞄了一眼时钟,“才十二点,你先睡吧,我再刷会儿。”说完作势就要去把手机抢回来。

  蓝澈手举了起来,不让顾九倾拿,“什么叫才一点啊?你不要仗着年轻就可以任性熬夜,等你过了25岁你就知道了,我是为你好。”

  “我就问一句,你21的时候没有熬夜吗?”

  “有,所以我劝你现在别熬,”蓝澈手依然举着,“你要熬夜,我们可以做点别的事来熬,要吗?”

  顾九倾想了一下才明白过来蓝澈的流氓话,脸咻了一下就红了,弱弱的说了一句,“晚安。”

  因为昨晚没有睡的关系,蓝澈今天累了,困意比身体的燥热先来了一步,把顾九倾的手机放去旁边的桌子后,抱着顾九倾就睡了。

  顾九倾听着蓝澈均匀的呼吸声,困意来袭,不久也睡着了,但是她今天做噩梦了。

  她梦见自己在一个很黑很黑的地方,四周的东西她什么都看不到,她很冷很饿,眼前一片漆黑的她都不知道她在什么环境了,过了很久很久她的眼睛都适应不了这个黑暗,她还是看不到,恐惧一点一点的聚拢,在梦里她不停的喊着救命,可是没有人听到,这个梦她经常梦到,只是这次不一样,她不是喊救命,她喊的是蓝澈的名字。

  当顾九倾以为,这次也会像之前一样没有人来救她的时候,眼前突然一闪白光,一个男人走了进来,好像和她说了一句没事了,小丫头。

  是蓝澈。

  是蓝澈来救她了。

  突然蓝澈身后的门,嘭的一声,眼前又回复了一片黑暗,顾九倾马上要抓着蓝澈的手,可是她找不到了,她胡乱的在空气中抓着,可是怎么抓都抓不到蓝澈了,她一边哭,一边叫着蓝澈的名字。

  “蓝澈!”顾九倾一脸都是汗,一醒来就往旁边看。

  看到蓝澈很紧张的看着自己,顾九倾一直紧绷的一口气,呼了出来,蓝澈还在。

  “怎么了?做噩梦了?”蓝澈一只手撑起了身体,摸了摸顾九倾的头,把她的头发挂到耳朵后。

  听到蓝澈温柔到声音都在颤抖,顾九倾眼泪一下子就脱框而出。

  她也不想这么矫情,但是刚刚那个梦真实的可怕,顾九倾抓着蓝澈的手,冲进了他的怀里。

  蓝澈没预料到顾九倾的动作,本来用手撑着的身体,又跌回去床上。

  “蓝澈,你不可以离开我…不可以。”顾九倾带着很重鼻音说出这句话。

  蓝澈眉头皱了一下,“不哭了,我不离开你,”他叹了一口气,手顺了顺顾九倾的头发,“好了,不哭了,再哭心疼了。”

  顾九倾听到蓝澈说不离开她,她手才微微松开了,看了眼时钟,乖乖躺好,“对不起,吵醒你了,才四点多而已,再睡会儿吧。”

  蓝澈笑了一下,刚刚还在哭的稀里哗啦的人,怎么就这么快被哄好了?他都来不及施展他的哄人技术。

  “不说说你的梦吗?说出来就不会那么害怕了。”蓝澈侧过身子,“我以前小时候做噩梦都会和我妈妈说整个情节,说了就不会再做同一个噩梦了。”

  蓝澈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背着台灯的光,顾九倾看到的是逆着光的轮廓,如此完美的那下颚线,蓝澈的头发有些长了,软乎乎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眉毛,少了几分戾气。

  “刚刚在梦里,你突然消失不见了,”顾九倾的手放在了蓝澈的手上,“我在一个很黑很黑的地方,很害怕,伸手不见五指的,一片我做这个梦的时候都是喊的救命,可是这次我喊了你的名字,你的确出现了,可是马上又不见了。”

  顾九倾的声音甚至有些颤抖,她的确很害怕,梦给她的感觉太真实了,就想她曾经经历过一样,梦里的她歇斯底里的喊着,可是回应她的永远只有无尽的黑暗。

  她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要找到出口,可是她连她在哪里都不知道,只知道空气非常稀薄,感觉自己大概是在室内,室内的温度大概是10度以下,尽管自己的衣服很保暖,她还是感觉很冷。

  她不知道自己在那个空间里呆了多久,她只知道她很冷很饿,可是对这个未知的空间的恐惧根本让她忘记了身体的生理反应,她感觉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可是都没人来救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