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那个男人之糊的江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浮生何必苦安排

那个男人之糊的江湖 湖城空晚 2208 2020.10.13 21:29

  这个声音与其说来自于天上,不如说是直接响自每个人的心中。

  这就是神的力量。

  张床不是不愿不想做救世主,但是,在他眼中,人生而平等,弱者更应该有生存的权力,因为强者普遍对世界心存野心,而弱者却对世界心存善意。

  老百姓首先自愿放下武器,官兵虽然没放下武器,都也不再动手。本来禁军中有许多人就是老百姓的子孙,挨于军令才对老百姓刀兵相加。

  正在大夏国皇宫的天佑皇帝耳边也想起一句话。

  “老百姓已放下武器,别再造杀孽,不然,定取你性命。”

  天佑皇帝大惊失色,看了眼满朝文武大臣,确认他们没人能听见这个声音,完全是只针对自己一个人说的。天权神授,天授权与君主,支配宇宙万物。这个声音,漠视君权,凌驾于君主之上,比老百姓造反还令天佑皇帝不高兴。

  可就在他不高兴的时候,他面前龙案上本来空无一物,这时候凭空出现了缮写诏书的空白圣旨,一只沾了墨的狼毫笔也凭空停在他的面前,满朝文武大臣也看见了这幅异相,国师哢钦更是直接五体投地跪倒在大殿上。

  天佑皇帝不由自主伸手抓住狼毫笔,他也练有武功,却没感觉到任何不适和外力加持。没有犹豫,他只能写赦免老百姓的圣旨。

  憋屈却没办法,能做到这一手,取他性命会更容易。

  这些事几乎瞬间完成,王曲峰和公孙秋燕都没有所觉。

  “王九妹,我就不回宁王府了,我要去找赵二哥他们商量些事。眼下大燕国和大夏国估计要开战,你有了小燕子,就留在宁州城吧。万一大夏国守不住三关,我会来宁州城接你俩。”

  听了张床的话,王曲峰满脸的黑线。

  “老大,你这么不看好大夏国吗?”

  “我只是觉得大燕国胜算更大些。”

  “不说这些了。这次扣关大燕国领军主将是小燕子的父亲,我俩早就决定都不会参战,两国交兵,胜负各安天命。小燕子只有他父亲一个亲人,特别担心他的安危,我想陪她去一趟凉州,暗中保护他父亲。”

  “要走趁早,两国一旦开战,你们就走不了了。”

  “本来就决定这两天走,没想到等到了老大,也算是了结了我俩的一桩心愿。我们决定明天就走。”

  “好,我有一言相告,就是当事有不可为之时,不要钻牛角尖。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老大的意思是?”

  “随口说说,入心就好。总之,你俩记住,人一辈子除死之外无大事。”

  王曲峰和公孙秋燕不明白张床为啥这样说,说的老气横秋,似乎若有所指,偏偏又不明说。他俩早就觉得,跨越两年之后,这次再见张床,说不清楚,似乎张床身上透着一种虚无缥缈莫测高深的感觉。可不论什么感觉,都不影响他们对张床的信任。

  留候镇,没王候,也没镇,与一个存在于江湖传说的武林圣地的重名。

  十姓人守候的地方,被他们自己称作留侯镇,收留的人不分善恶,只要是武林中走投无路的人,都可以来,这里其实是大夏国最西垂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

  每当夜里,远处枯藤老树伴随沙哑昏鸦的渗人惨叫,反而让让留候镇显得更加静谧。最近两年没有人侵扰,现在已经拥有近两千是流浪汉的贫民窟。不过,能到这里落脚的,除了走投无路这个原因之外,人人都身怀绝技,谁都不是无能之辈。

  留候镇晚上没有灯火,因为灯油太贵了,烧不起。

  黑灯瞎火,没人在乎,反而谁要无故串门会被当做敌人的。所以,晚上每个人都猫在自己的领地不出来,更安全。所谓领地,也只是自己亲自到远处山上取材建的窝棚而已。但是,窝棚三丈以内的白地,都是他的领地。

  在这里,十姓人说了算,一旦被留侯镇收留,你的敌人,就是十姓人的敌人。但是,十姓人的敌人,可以不是你的敌人,没必要同仇敌忾,出不出手全都自愿。

  十姓人的窝棚是散乱在两千流浪汉领地中间的,暗记只有十姓人自己知道,外人是分不出来的。所以想要缴杀留侯镇十姓人,只有全歼留侯镇所有人一途。

  两年前最后一次外敌大围剿,就是留侯镇收留的人中出了一个内奸,让留侯镇除十姓人之外全遭了不测。但是,十姓人一个没折损,也说明对方的胜利是失败的。

  留侯镇是一个武林流浪者抱团取暖的地方。

  武林人刀口舔血,投奔这里死在这里都没人管。留侯镇名声已经传出,只要这里搭建第一个窝棚,就会有源源不断走投无路的武林人慕名而来。

  张床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月光下,近两千窝棚,如两千坟墓。

  张床找到赵二胡的窝棚,却发现是空的,人没在。伸手一摸,破被褥,还是温的。然后,就闻到熟悉的香味,是半香教的半截香。

  不露声色,张床用“识”查看其他十姓人的住处,皆是如此。再查看其他人的窝棚,有一半为空,另一半的人尽皆昏迷不醒不省人事。

  张床把“识”延伸扩大范围,并不曾见到半个人的踪迹。

  可破被褥,入手微温,应该离开不久。地上不见,那就只能在地下找。果不其然,在一处荒漠沟壑却是绝佳的掩体里发现一个洞穴,洞口处是杂乱无章的脚印,脚印有深有浅,说明有人负重,应该是十姓人被劫掠到了这个洞中了。

  对方似乎太过自信,留下脚印不怕暴露,洞口居然都没人把守。

  张床的“识”随着地洞而入,只有十几丈的距离,发现到了尽头,什么也没有。

  看来对方是下了血本了,居然能瞒过十姓人的耳目,在这里经营了机关暗道。在回想一下,半香佛临死前的话语“再过八年,留侯镇也将被武林除名”,可即便这样,难道他们以为绑架控制了十姓人,难道就能灭了留侯镇,完全讲不通、

  “识”穿过暗门,地道很宽敞,地上铺了青石,可以行走马车。可以看得出挖这样的暗道,绝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布局应该很早。

  再走一百多步距离,张床更加瞠目结舌,居然是一个能容纳一千多人的大厅,里边灯火通明,近千人分列两边,七个人躺在他们之间,对过正中央唯一的椅子上坐着一个白发红衣的女子,张床也认识,分明是吕东风的女儿吕虾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