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从木叶前300年开始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从木叶前300年开始苟 东阿狸 2358 2019.12.04 01:07

  战斗进行到这里,其实日向治道已经很吃亏了,毕竟血肉做的双掌又怎么能和刀剑对攻。

  而他现在又碍于披了一层武士的皮,很多日向家所拥有的远程手段也没办法使用。

  不得已,他选择吃下了先前所谓‘从不用武器‘的话语,右手从腰间摸出一把苦无再次攻了上去,左手则始终在找机会按上晴明的身体。

  此前,虽然晴明的经络,发生了一定改变,变得简洁了太多。

  但那也是相对而言,实则一处处大穴依旧显眼。

  治道相信,只要给自己一次机会,他就能彻底终结这场莫名其妙的比斗。

  空间内终于出现了武器碰撞的声音

  拿起武器的治道不再一击即退,而是开始了缠斗。

  他如同旋风一般,围绕着晴明不断进攻。

  查克拉金属虽然在韧性以及硬度上,比不得专门用来做武器的刀材。

  但好在附着上查克拉以后,也弥补了这些缺陷,两者碰撞间火花四溅。

  “呵!你这武器可真配你那阴搓搓的战斗方式。”

  晴明出言讽刺道,随着战斗的持续,他的刀法愈发犀利,本就是此道大师的他,随着软硬件的突破,刀势越发恐怖。

  这时,他已经不再局限于仅仅挡住敌人的攻击了。

  一长一短两把刀相互配合着,总能在不经意之间划向治道的要害,或是脖颈或是心肺,逼得他有些狼狈。

  到了这个地步,输赢其实已经无所谓。

  尤其是对晴明来说,虽不太明白太阁将忍者抬出来和他进行比试的目的何在。

  但搞不好,赢了会更麻烦……

  但心中已经出现的,对刀的坚持又不允许他故意找输。

  于是,刚摸索出了血气的应用之法的他,决定拼上一把,无论输赢就在接下来的一击了。

  之前提到过,此间刀道到了深处,走上了一条心灵影响现实的道路。

  而晴明口中’血气‘的出现,因为同样源自刀道的突破,所以其运用方式也与想象中的不太相同。

  其非是穿越前小说家所言‘搬运气血‘之类,而是更加偏向意志的一种运用。

  其作用方式晴明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言语能去形容。

  总之,他能用出来就是了。

  “看好了,最后一击!飞天御剑流,奥义!天翔龙闪!”

  他大吼了一句,实则和接下来的攻击无甚关联的招式名,甚至是否喊对了都不太确定……

  总之,帅就对了。

  晴明的速度,原本相比起日向治道,显得龟爬般缓慢,但在接下来的瞬间,却变得无比快速。

  迅捷无比的刀锋,被突然加速的身体所带动着,仿佛闪电般,斩破空气。

  它们发出刺耳的厉啸,在空中同时出现了五道闪着寒光的弧度,随着晴明的跃起,斩向治道。

  刀芒临身,其速之快,治道甚至无法用瞬身术去闪避。

  他本能的双脚于地回旋,横起的掌间带着大量淡蓝色的查克拉。

  它们随着身体的旋转,呈现出一个半球形的领域。

  双方自空中交错而过,晴明呈前箭步蹲落地。

  他右手长刀笔直的指向前方,左手反握着肋差向后斜对地面。

  前者光洁依旧,后者却带上了一丝血迹。

  晴明这时觉得自己浑身的肌肉都在抽搐,他一时间有些站不起来甚至箭步蹲都有些支撑不住。

  他再后的左膝着地,维持着身体的平衡,并艰难的收回前抬的右手,将长刀归入剑鞘。

  再把肋差举到眼前,右手食指中指并起缓缓滑过刀身,玩味的将那一抹刺眼的血迹均匀的涂抹开来。

  做完这些,双腿终于恢复了些行动力,他缓缓起身,转身看向日向治道。

  这人右脸上出现了一道自眼眶下方延伸至耳际的伤痕,鲜血自其中流出,汇聚在下巴尖儿上一滴滴淌在地上……

  “哈哈哈!不愧是尊阁所看中的武士,的确称的上一声高手,在下输了。”

  晴明声音有些无力,却仍旧有着股桀骜。

  从结果上看,自然是他输了,虽然他并未受伤,但最后一击过后以然脱力,无力再战。

  而对手,虽然脸上被画了一道口子,看似狼狈,实则只是丢了面子而已。

  不过,虽然赢了,治道依旧觉得受了莫大的屈辱,但比试已经随着晴明单方面的认输而结束。

  而且他也用出了日向家的回天,所以无论从哪方面来看,这比试都不适合再继续下去了。

  他就是想找回场子,也没有机会了,只的行礼告退。

  “尊阁公,犬子微末武艺让您见笑了。”

  这时,才从先前闻所未闻的交手中缓过心神的宗盛出言道。

  他虽明白对手也是相当高明的武士,但毕竟儿子在太阁面前输了一筹,这让他有些忐忑。

  但太阁心情看起来倒是相当不错,他言道,

  “无妨,鬼若丸很不错,区区十二岁就能伤了我这护卫,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哈哈哈。”

  “好了,比试之事就先到这里,德明,你那边可有个说法?护政台那边,这下可以有所交代了吧?”

  “喏,一切正常,至于左右院那边,我们内院会去给个说法的。”

  太阁与那从头到尾都没有露过面的、疑似日向家在此间的主事者的对话再次出现。

  而且,太阁的语气明显有些重,像是有什么内情的样子。

  但晴明没办法从这没头没脑的对话中提炼出有效的信息,具体发生了何事也无从知晓。

  之后,治道退下、藏于某处的人也不再说话,堂中似乎只剩下他们三人。

  “左兵卫佐,将你此次看到的、听到的再次与我详细的说说。”

  太阁对着宗盛问道。

  于是,宗盛又再次将密函中的内容详细的讲了一遍。

  这口述的,可就比密函来的详细许多,他还趁机加了很多能表明自己立场的私料进去,好让太阁明白自家的忠心耿耿。

  而看起来,这似乎也相当有效。

  太阁虽然始终在帷幔后并未露面,但说话间的情绪明显亲近了不少。

  只是,这究竟是故作姿态,还是真情流露,那可就不好说了。

  “唔,左兵卫佐,记得你们井上清家出自中臣家吧?而且应该还是嫡系后人?”

  “承蒙尊阁记挂,的确如此,先祖于五代前自中臣家破门……”

  宗盛虽有些羞耻,但选择实话实说。

  “唔,无论怎么说,那也是出自我太政氏的苗裔,如鬼若丸与你这般人才,实在不该被身份所累……”

  “这样吧,加你从五位刑部少甫衔,再授你门卫军前军都督职;鬼若丸加正六位中务省少丞,授门卫军前军大将。再给你们三千武士的编制。”

  “若是没有意外,也就在这几天之内,对备中国下卫家的处置就会有个章程。所以,这次备中国之役,你们父子可莫要辜负孤的好意。”

  宗盛早在那一句’加你从五位……’开始,就已经激动的有些不能自已。

  晴明甚至都怀疑他是否听见了太阁之后的话。

  这时他勉强压制着激动,保持着跪姿,头放在手背上大声道,

  “决不负尊阁的期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