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超时光要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超时光要塞 一笔划尽 2477 2019.11.01 08:01

  冰山美人很快就明白了方秦话里的含义。

  现在离争夺战结束还有近二十个小时,但是解毒血清的持续时间只有十二个小时。而他们两个人仅有一瓶解毒血清,如果现在就注射,万一之后的时间又有人受伤,或者出现更糟糕的情况,两人都受伤,那该怎么办?

  方秦和她都是倔强的人,绝不可能是那种受了伤,没了解毒血清就会退出考核的人。所以为了保险起见,等到离考核结束还有十二个小时的时候再注射血清,这样至少可以保证其中一个人绝对安全。就算再出现状况,至少还有一人可以去寻找解毒血清。

  这些道理冰山美人都明白,但是她看见方秦现在的样子,实在有些于心不忍。他右边肩膀受伤的地方,连带着整个右臂都已经浮肿了,而且连皮肤的颜色也从紫青色逐渐往黑转变了。

  这样的身体状况,能否撑过近十个小时的时间,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要是方秦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没有抵住毒性,直接毒发身亡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毕竟那是一只蛛皇,并非普通的毒蛛。解毒血清理论上的注射时间的确是十二个小时,但是实际上,谁又能说得清?都是根据每个人不同的体质而定。

  有些人本身的抗毒能力就强,撑过十二个小时或许不是问题,但有些人本身的抗毒能力就很弱,别说是撑过十二个小时了,两个小时可能都是大问题。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方秦非常粗暴地吼了一句,艰难地翻了个身,拉开了与冰山美人的距离。

  “信号接收器在我衣服内侧的口袋,你把解毒血清放在那里,然后就赶紧去追他们吧,希望你可以遵守诺言。”方秦的声音越来越虚弱,但他依旧在使用最后一丝理智,拼命思考着现在的情况。

  两人搜寻了这么长的时间,好不容易才寻到88号他们的线索,如果在这个时候断了,那么等自己注射完解毒血清之后,还真的不一定有机会能再逮到他们了。

  虽然不愿,但是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冰山美人身上了。他相信冰山美人的实力,即使没有解毒血清,应该也能在这片危险的区域活下来。

  “快去追他们吧,越拖变数越大。”方秦说着,自己拉开了衣服。

  冰山美人没有搭话,她默默地从方秦的衣服内侧拿出了信号接收器。此时,屏幕上正有一个不停闪烁着的红点。

  冰山美人的心里闪过一丝纠结,不过很快她便有了决断。

  冰山美人把信号接收器直接收进了怀里,冷声道:“目标已经丢失了,等你好了再说。”

  “丢失了?这么快?”方秦的神志已经有些不清了,他胡乱地抬起手,指向一个方向,说道:“他们应该是往那边走了,你赶紧往那个方向去追,应该会有机会截获他们。”

  “别说了,你先休息,好了再去。”

  冰山美人转过身把登山包拿给方秦做枕头,略微安顿了一番便不再说话。

  ......

  寂静的山洞里,只可闻见方秦粗重的呼吸声。

  冰山美人靠在洞壁上,眼睛时不时瞟向手里的信号接收器,脸上透着些许茫然。

  连她自己都有些不理解,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明明目标还在,而且离她并不算远,可能只有十公里左右,但是她就是没有办法狠下心来,把方秦一个人丢在这里。

  冰山美人回想起那时巨型蛛皇背后偷袭的场景。

  她很清楚那只巨型蛛皇最初是奔着她去的,而她当时在搜寻方秦的信号接收器,感官明显迟钝了很多,根本没有察觉到有东西在靠近。

  那只巨型蛛皇似乎也会隐藏自己的气息,在如此接近的情况下,她竟然只感觉到了一丝的异常。要不是方秦在那个时候推开了她,那么她极有可能会被那只蛛皇刺穿心脏,殒命在那个地方。

  “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冰山美人侧过头,瞟了一眼倒在不远处的方秦。

  说他冷血无情,也确实没错,莎夏的死他或许要负上很大的责任。

  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为什么要在那个时候选择救她,而让自己受伤?

  她觉得,若是方秦没有在那个时候推开她,那么她会死,而方秦却有很大的概率可以逃走。

  冰山美人有些想不明白,这其中非常的矛盾,就和她现在的处境一样。

  ......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冰山美人一直守在方秦的身边寸步未离,仔细地观察着他的状况。

  虽然方秦说要等凌晨时分才可以给他注射解毒血清,但如果冰山美人一旦察觉到方秦可能坚持不住,那么她一定会直接给方秦注射解毒血清。

  她有自己的主见,方秦的话对她来说不过只是一个参考罢了。如果方秦可以坚持下去,她自然会遵守方秦的意思,但如果不行,那么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注射。

  再看方秦。

  他的脸上现在满是虚汗,表情也显得十分痛苦,呼吸声时缓时急,情况可以说是非常的不好。那个本来是枕在他脑后的登山包,早就不知道被他给挤到哪里去了。

  冰山美人把登山包又给找了回来,继续放在方秦的脑后,可方秦好像十分抗拒这个登山包,每当冰山美人把包放过去,又会被立刻挤开。

  此时,冰山美人的脸上竟闪过一丝纠结,过了片刻,她像是做了某种决断,屈膝跪在了地上,轻轻地把方秦的头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奇怪的是,方秦枕上去之后,竟然也不再挣扎了,还使劲地往里面挤了挤。

  冰山美人的脸上爬上了几抹樱红,但是她也不好对方秦怎么样,毕竟方秦现在受了伤,这只是一个无意识的举动。

  ......

  夜幕降临,月色迷人。

  冰山美人感觉到有些不舒服,现在这个姿势令她浑身都不自在。

  本来她也只是一时冲动,才让方秦靠上来的,可没想到方秦这一靠上来,就根本没有下去的意思了。还从未有人可以枕着她的香膝入睡,更何况这还是个男人,一个令她讨厌的男人!

  而最可恨的是,她现在还没有办法挣脱出来。

  每当她微移身躯想挣脱出来时,那个可恨的男人就也跟着移动身体往她那靠一点。冰山美人动作了许久,却发现两人的姿势还是没有丝毫的改变。她又不敢有大动作,怕吵醒了熟睡的方秦,无奈,就只能这样维持了下来。

  “真好闻......”

  弱不可闻的声音,让听觉出色的冰山美人都不禁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过了片刻,本来安分的方秦又开始不老实了,他扑腾着双手,在虚空中乱抓,表情虚弱而痛苦,嘴里不停地喊着疼。

  “怎么这么黑?为什么我看不见东西了?我要死了吗......”方秦虚弱的声音忽然响起。

  冰山美人心里一紧,赶忙拿出解毒血清,就要给方秦注射。结果方秦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一把抓住了她。

  “是你吗?你怎么还在这里?”

  “你老实点,我不会让你死的。”

  “你真好......”

  方秦忽然这么说了一句,随即又道:“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能告诉我吗?”

  冰山美人闻言,犹豫了片刻,说道:“希娜,我叫希娜。”

  “很好听的名字......”

  方秦的声音渐渐淡了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