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韩四当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六章 虎头蛇尾

韩四当官 卓牧闲 2027 2019.05.19 08:00

  韩秀峰早料到奉节县太爷和夔州知府一定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怎么也没想到会“化”的如此之快,甚至都没传他这个差点被栽赃陷害的苦主去堂上问话,只审了一个云南的衙役就打道回府了。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牵扯进大案会很麻烦。

  所以面对匆匆赶来的奉节县衙刑房书吏,韩秀峰是有啥说啥,直供词录完签字画押也没有哪怕一句怨言。

  王千总却窝着一肚子火,也不管邢知县高不高兴,悄悄让李把总把营里的妇孺全叫来哭丧,把邢知县和县衙的一帮衙役搞得焦头烂额,然后再借这个由头让一帮丘八去搜周二等人的身。

  邢知县不想横生事端,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他们把周二等人身上的钱财搜刮一空,左营的妇孺们也不再闹了,这才带着刚录好的供词让一帮衙役把周二等人押走。

  “这些个文官,说起来个个饱读圣贤书,说啥子要经世济国,结果一个比一个怕事!”目送走邢知县等人,王千总忍不住骂道。

  韩秀峰微笑着劝道:“王叔,细想起来这也不是啥坏事。您想想,府台真要是公事公办,惊动了皇上,那这就是钦案。等钦差大臣从京城赶到奉节,审完之后再上奏请旨,等圣旨到了估计要一年半载。钦差大人要在奉节呆那么长时间,您的日子一样不会好过。”

  “这倒是,别说钦差大人,就是三年一次的大阅,为应付制台,我们都要提心吊胆,生怕出哪怕一丁点差错。”王千总轻叹口气,旋即话锋一转:“志行,三娃子,没想到周二那龟儿子还是只肥羊,身上带了四百五十两银票和十几两散碎银子。定远县的那些个衙役和青壮也全是会捞钱的主儿,有一个算一个,身上少则三五两,多则十几两,你们说说,他们这一路上干了多少缺德事。”

  “这么多!”杜三禁不住笑道。

  “你六叔刚才点了点,把那些铜钱全算上,全折成银子,估摸着有六百两,总算没白忙活。”

  “其实这也正常,”韩秀峰笑道:“他们出门好几月,这几个月又没闲着,真是走一路讹一路,讹来的银钱不放身上还能放哪儿。”

  “结果全便宜了我们,哈哈哈。”

  “王叔,有句话小侄不知当讲不当讲。”

  王千总走进大堂,绕过公案往太师椅上一坐,哈哈笑道:“都是自个儿人,有话直说。”

  韩秀峰回头看看喜形于色的李把总等人,拱手道:“王叔,要不是刘协台出面,恐怕连这六百两也捞不着。依小侄之见,有好处不能忘了刘协台。”

  “三娃子,听见没有,志行多会做事。你真得学着点,以后不管捞到啥好处都不能吃独食,不然遇上点啥事,别指望上官会帮你出头。”

  “叔,我晓得。”

  “晓得就好。”王千总点点头,又一脸无奈地说:“三娃子,叔本想着宰条肥羊帮你凑点盘缠,结果忙活了一下午净便宜了府台。他走前说啥子等铜天王一到,自然会帮我们管铜天王要说法,摆明了不让我们再掺和。大钱没捞着只捞了点小钱,而且还得分一半给协台。”

  杜三尽管很缺银子,但还是故作轻松地笑道:“叔,我没事。”

  “没钱咋去京城,就算到了京城没钱也补不上个好缺。”王千总摸摸下巴,沉吟道:“剩下三百两,不能全给你,不然弟兄们真就白忙活了,给你一百五十两,有这一百五十两总比没有好。”

  对杜三来说一百五十两真不是一笔小钱,急忙跪谢。

  看到他的这些叔伯对他这么好,韩秀峰不由想起刘捕头、杨班头、王书承等巴县的叔伯,正感慨万千,王千总突然道:“志行,你和三娃子是要去京城补缺的,一天不到京城心里一天不会踏实,早走比晚走好。今天在营里歇息,明天一早就动身,免得铜天王到了又生事端。”

  “谢王叔,其实小侄也是这么想的。”

  “好,你们回营房歇息,我先把银票给协台送去,明天一早送你们去码头。”

  ……

  周知县的长随刘三紧赶慢赶,总算赶到了奉节。

  看到周二爷等人的船满心欢喜,打着灯笼兴冲冲跑到船头一看心里却凉了半截,船头上竟坐着两个从来没见过的衙役,并且正谈论下午发生的事。

  正吓得魂不守舍,一个税吏带着两个税卒追了过来,一把抓住他胳膊:“说你呢,一下船就跑,喊都喊不住,晓得这啥地方吗,这是夔关!”

  “晓得,我晓得。”

  “晓得这是夔关为啥跑,是不是不想交税?”

  刘三缓过神,苦着脸道:“差爷,我是云南楚雄府定远县正堂的家人,我家老爷奉命解运滇铜,我是帮我家老爷来探路的。”

  税吏乐了,忍不住笑问:“你也是从云南来了?”

  “是,跟我家老爷一起从云南来的。”

  “这么说跟这两条船上的人是一起的?”

  “是,”见船头上的两个衙役爬起身,刘三意识到麻烦大了,急忙解释道:“几位差爷,一定是误会,我家二爷和丁班头是奉我家老爷之命来追捕偷盗官铜的贼人的,他们手里我有我家老爷签发的海捕公文。”

  船上的两个衙役乐了,跳下船死死攥住他:“原来是一伙儿的,来的正好,爷等的就是你!”

  “差爷,你们一定搞错了,一定是误会。”

  “没搞错,也误会不了。”两个衙役一边搜他的身,一边厉声问:“你的船呢,除了你还有谁?”

  “我的船在那边,就我一个,除了船家没别人,你们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等会儿你就晓得了。”高个子衙役搜出钱袋,打开袋口取出一把铜板递给税吏:“张书承,我们先把这龟儿子押回衙门,码头上劳烦你帮我们盯着点。”

  云南竹杠有的敲,真正的大肥羊还在后头。

  税吏收起铜板,咧嘴笑道:“去吧,码头上我有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