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韩四当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障眼法!

韩四当官 卓牧闲 2029 2019.05.08 08:00

  十月十一日,戌时。

  天地昏黄,万物朦胧,城门眼看就要关,守在千厮坊巷口的一个脚夫始终没见韩四一家回来,不敢再等,拿起棒棒赶紧出城,沿着城郭绕了一大圈,直到沿江的码头上都没啥人了才赶到东水厢的一个吊脚楼。

  屋里围坐着十几个人,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刚从千厮坊赶回来的脚夫正准备开口,坐在中间的吴二抬起头,“虎子,韩四和川帮那个瓜娃子是不是没回城?”

  “没有,我在巷口守了一天也没见着他们人。”张虎擦了把汗,忐忑地问:“二哥,他们是不是没回家,直接去了报恩寺?”

  吴二指指坐在对面的一个脚夫,恨恨地说:“你表弟在报恩寺守了一天,没见着他们去,只见着神仙坊的任举人。”

  张虎坐下问:“他们……他们是不是被啥事耽误了,明天回来直接走,不打算去报恩寺上香?”

  吴二拿起剪子拨拨灯芯,阴沉着脸道:“韩四是要去京城补缺做官的,他能有啥事比去京城更要紧,就算遇上再大的事也不会被耽误。”

  “那他们去哪儿了?”

  “虎子,我们全被韩四那个龟儿子给骗了!”吴三接过话茬,咬牙切齿地说:“他狗日的耍了个花枪,说啥子去江北走亲戚,依我看他压根儿没去江北,一定是防着我们,借口去江北直接走了!”

  “可我眼睁睁看着他们上船的,那条船也的确去了江北,江又不宽,看得清清楚楚!”

  “码头上那么多船,你晓得他们到底上的是哪一条?”吴三越想越窝火,一边用刀子削着木棍,一边气呼呼地说:“我敢断定去江北走亲戚是个障眼法,他婆娘应该是去了,他和川帮那个龟儿子肯定没去,而是从千厮门码头直接走了。”

  “二哥,都怨我,不过昨天我看得清清楚楚,他们上的是一条船。”误了几个表哥的大事,张虎别提有多难过。

  “虎子,这事不怨你,要怨只能怨我。”吴二“啪”一声猛拍大腿,追悔莫及地说:“大意了,大意了!我光想着川帮那个瓜娃子,忘了韩四是做啥的!他龟儿子一直在衙门当差,比猴儿都精,一定能想到我们不可能不帮大哥报仇。”

  张虎苦着脸问:“那现在咋办,这仇还报不报了?”

  吴三蓦地站起身,急切地说:“二哥,我们可是在大哥灵前发过誓的,不报此仇誓不为人。他龟儿子虽耍了个障眼法但也没走远,反正船都已经雇了,我们天一亮就动身,让船家驶快点,一定能追上!”

  相比吴三吴四等兄弟,吴二要冷静的多,他端起碗喝了一口茶,紧皱着眉头道:“仇一定是要报的,不报咋对得起大哥的在天之灵,回去之后咋跟大嫂交代。但我们现在要对付的不只是川帮那个瓜娃子,还有个比猴儿都精的韩四。”

  “精又咋了,再精他也只有一条命!”

  “他是只有一条命,但我们也一样只有一条命,要是仇没报成反倒钻进他设的圈套咋办?”

  “二哥,你是不是不想替大哥报仇,他龟儿子能设啥圈套?”

  “别忘了他原来是做啥的,他老丈人又是做啥的!府衙的兵房经承,跟下面几个州县全能说得上话。在城里我们不能动他们,他们一样不能动我们。出了城就不一样了,在江上比的是谁人多,他要是喊一帮衙役在江上等,我们不就中他的圈套了。”

  吴二顿了顿,接着道:“大哥死了,我们还能帮着报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报不了,将来一样能报。我们要是就这么钻进他的圈套,全栽在他龟儿子手里,到时候大哥的仇咋报,又有谁来帮我们报仇?”

  “二哥,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十年之后我们就算没死也老了,这仇想报也报不成。”

  “是啊二哥,这仇现在不报以后更难报!他龟儿子没做上官都这么难对付,等他做上官我们咋跟他斗?”

  “二哥,你怕中他龟儿子的圈套,我们不怕!”

  几个弟弟义愤填膺,吴二没办法,只能答应道:“行,明天一早就追,不过追上之后得听我的,不摸清底细谁也不许动手。”

  “好,我们全听你的。”

  吴二示意他们坐下,凝重地说:“老三,老四,我不是不想帮大哥报仇,也不是怕他们,是不想因为给大哥报仇把你们全搭进去。说到底还是韩四势大,虽没正儿八经做上官,但在巴县这地界上他跟官老爷也差不多。民不与官斗,我们是真斗不过他。”

  “斗不过也得斗,不然大哥岂不是白死了!”

  “是啊,大哥不能白死,我们追归追但也要从长计议,想想万一追不上咋办。”

  吴三意识到光有决心没用,这么多弟兄总共就凑了十几两银子,而追是要花银钱的,就算明天一早就追又能追多远,想到很可能追不上,不禁问道:“咋办?”

  “我也不晓得,不过总会有办法的。”

  “二哥,他龟儿子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要是追不上,我们就回来把他婆娘做了!”吴四恨恨地说。

  “老四,你说啥子疯话!”不等吴二开口,吴三就狠瞪了他一眼:“冤有头债有主,我们要找的是川帮那个瓜娃子,韩四硬要护着那个瓜娃子,我们才狠下心连韩四一道收拾的,这事跟他婆娘没关系,要是滥杀无辜那会遭报应的!”

  “老三说得对,不能因为一时半会报不了仇就滥杀无辜。”吴二深吸口气,起身道:“明天一早还要去追,都早点歇息吧。”

  吴四也意识不对,悻悻地说:“二哥,我就是那么一说。”

  “哥晓得,不说了,去洗洗睡吧。”

  ……

  与此同时,段经承和关捕头正在离东水门不远的湖广会馆里吃酒。湖广会馆客长坐在上首,茶帮夫头朱二忐忑不安地在下首作陪。

  这顿酒吃的惊心动魄,因为从坐下来端起杯子到现在,已有五拨捕快来报过信。

举报

作者感言

卓牧闲

卓牧闲

推荐一本好友新书,书名《直播之荒野求生融合系统》,纯荒野,探险文,对这类题材感兴趣的书友可以去踩踩。

2019-05-08 0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