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韩四当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深夜惊魂(一)

韩四当官 卓牧闲 2249 2019.04.28 00:05

  边喝边聊边等,一直等到子时,李掌柜的家人和茶帮的人才把银票送来。

  只要有银票一切都好说,该放的不该放的一股脑全放了,然后把关捕头和川帮夫头姜六叫到堂上来分钱。

  “一共四千八百五十两,我拿六成,这两千九百一十两是我的,剩下的你们看着分。”陶主薄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有些舍不得,暗想一帮衙役和穷脚夫有几十两分分足够了,要这么多银子干嘛。

  韩秀峰不晓得他是咋想的,拿起银票沉吟道:“关叔,六哥,今夜这事你们出人最多,出力也最多,动手时还有兄弟受了伤。这样,捕班这边九百两,川帮也是九百两,你们拿去给弟兄们分。”

  “四娃子,这么分你就剩一百四十两,这哪行!”

  “是啊四哥,你多分点,我们少点没事。”

  陶主薄怎么也没想到韩秀峰会这么分,提醒道:“老弟,去京城投供处处要花钱,再说今晚这事你出力也不少。”

  “谢谢二老爷,谢谢关叔,也谢谢六哥,”韩秀峰放下银票拱手道:“银子谁不喜欢,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说句心里话我压根儿没想过要敲周知县的竹杠,只想搭他的顺风船,结果他硬是不通融,所以只能出此下策。有这一百四十两,我主仆三人路上再节俭点,此去京城的盘缠足够了,至于到了京城咋办总会有办法的。”

  “四娃子,你听我说……”

  “关叔,我晓得你担心补缺的银子不够,但也要反过来想想,补缺这种事就是个无底洞,不夸张地说有多少银子也不够往那个无底洞里填的,对我而言多带两三百两跟少带两三百两没啥两样。”

  “可是……”

  “关叔,别可是了,你们已经帮我凑了三百多两盘缠,加上我自给儿这些年存的,再有这一百四十两,我想应该足够了,毕竟我捐的只是个九品巡检。况且我这一走不晓得啥时才能回来,我婶娘,幺妹儿,柱子,柱子他娘,还有我乡下那些家人,还得拜托你们帮着照应。”

  韩秀峰不但执意不多分,还给众人深深作了一揖。

  陶主薄感慨万千,一个劲儿感叹韩家出了个千里驹!

  关捕头晓得他的脾气,不再矫情,干脆出去跟捕班的弟兄们分赃,甚至留出一份拿去给在码头上协助看护滇铜的壮班班头,尽管守在码头上的青壮们啥也不晓得。

  姜六的举动让韩秀峰有些刮目相看,竟拿出两百两孝敬陶主薄,又拿出两百两孝敬捕班的那些个衙役,到最后只留下五百两。

  回去的路上,关捕头禁不住笑道:“姜六这小子越来越精明,比储奇门的杨四懂事多了。”

  “茶帮有八省会馆撑腰,他不巴结你们还能巴结谁?”

  “这倒是,要不是我们明里暗里帮他们,他们早被茶帮赶尽杀绝了。”

  潘二先是经历了一次打死人不用偿命的人命官司,紧接着又经历了一次盗卖官铜被人赃俱获了只要花银子一样没事的怪事,竟嘀咕道:“四哥,关捕头,我不是说你们不好,我是觉得那些个官做得也太怕人了,以前我们总是把王法挂在嘴边,现在才晓得王法是治我们这些个平头百姓的,做官的才不怕啥子王法呢!”

  韩秀峰想不到他会发出如此感慨,不禁笑道:“这话虽然不是很中听,但话糙理不糙。”

  “所以说还是做官好,四哥,捐官这条路你是走对了。我是没你这本事,要是有这本事我也去捐个官。”

  “潘兄,我还以为你……没想到你是看上了做官的好处。”

  “做官确实好,左手翻云,右手覆雨,天大的事到官老爷这儿全不是事,还能赚银子发大财。你说说,二老爷啥也没做,一晚上就赚了近两千两。”

  “他可不是啥也没做,这么说吧,要不是他,今晚我韩四不光捞不着这一百四十两银子,说不准还会偷鸡不着蚀把米,被姓周的那个龟儿子反咬一口。”

  “还有这事!”

  “你在外面不晓得,那龟儿子鬼得很,真是官字两个口,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居然说啥子我纠结一帮人构陷他!”

  关捕头当时在堂上,那会儿真为韩秀峰捏了一把汗,但想到事情已经过去了,立马岔开话题:“四娃子,运滇铜的顺风船你是坐不成了,他对你是恨之入骨,就算他答应这船你也不能上。”

  “这是,再上他的船,恐怕到时候死都不晓得咋死的。”

  “搭不了他的顺风船就走陆路,走陆路也有走陆路的好处,至少能从容地把段经承家二丫头娶进门。我明儿一早再去跟段经承说说,还按之前说好的办,一天办一件,六天把事办完,把段家二丫头娶进门在家住个十天半月,最好等段家二丫头怀上你的娃再走。”

  韩秀峰也想多呆几天,可每多呆一天潘家就会多算一天利息,并且就算到了京城这个缺也没那么容易补,不晓得要在京城等多久,他权衡了一番,苦着脸道:“关叔,等把琴儿娶进门,我在家也顶多只能呆十天。时间呆久了,我怕我……我怕……”

  关捕头是过来人,岂能不晓得他怕什么,忍不住笑道:“温柔乡英雄冢,四娃子,你是不是怕掉进温柔乡里爬不出来,不想再去京城投供?”

  韩秀峰回头看看潘二,一脸不好意思地说:“有点,不是有点,是真怕。”

  关捕头哈哈笑道:“好男儿志在四方,怕就对了!十天就十天,不过这十天你得加把劲儿,一定要让段家二丫头怀上,不然急着娶她干嘛。”

  “是啊四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事可不能含糊。”

  “好啦好啦,我们说点别的成不?”

  “不说了,我从前头巷子抄近路,赶紧回家睡会儿,明天一早还得帮你去找段经承。”

  “好咧,关叔,你慢点。”

  ……

  目送走关捕头,二人说说笑笑回到纸人店。

  柱子回来的早,已经睡下了。

  大头睡得更死,呼噜打得很响,柱子能睡着真不容易。

  韩秀峰累的不行,潘二也扛不住了,懒得洗就上铺睡觉,结果刚躺下,外面街上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韩秀峰心想难道是姓周的怀恨在心想报复,可他一个从云南来的知县咋晓得这个地方,正狐疑,楼下传来“砰”的一声巨响,门板似乎被人从外面给撞开了。

  “柱子,大头,快起来!”韩秀峰大吃一惊,急忙踹了柱子一脚。

  柱子吓一跳,见韩秀峰已经爬起身,急忙翻身下床去叫大头,大头刚被叫醒,脚步声已经到了门口,撞门的人已经冲上了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