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提议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178 2019.11.04 14:57

  杜姜氏诧异:“建房子?”

  杜守心手指点了点桌子:“建就建吧,你那就三间房子,孩子大了确实住不下。”

  杜青羽兴奋:“我想好了,这次要建的好好的。”

  “我和宴安的卧室要大点,里面可以放的下衣柜。”

  “孩子们也要尽量一人一间,将来孩子们可以有独立的空间,自己学着打理自己的事,来客人了也有地方可住。”

  “还要有厨房,这样你们冬天就不用受着寒风做饭。”

  “书房也要,到时候一家人可以在书房里读书,还有杂物间——”

  “冬天冷,卧室里一定要通上暖炕,这样冬天就不怕冷了。”

  “对了,一定要建个厕所,咱们村连个厕所都没有。”

  “洗澡间也是必不可少的,这样就不怕弄湿屋里了。”

  “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再建个猪圈……”

  没人打断杜青羽的话,每个人都陷入杜青羽描述的场景中,脸上纷纷漏出向往的表情。

  半晌,杜守心才道:“你做梦呢,这来来回回得多少间房子盖呐?”

  杜青羽裂齿一笑:“大概七八间吧,还是粉刷石灰不是泥浆的那种。”

  杜姜氏吸了口气,正要笑女儿异想天开,却见女婿先开口了。

  柳宴安:“娘子,这般建房子可要花费甚多,你尚无进项,而且还要读书,还是从简了吧?”

  杜姜氏心里不舒服了,什么尚无进项?这柳氏是贬低我儿?嫌弃我儿?

  正要训斥,老伴也开口骂女儿了。

  只见杜守心一脸嫌弃:“这么好的房子,你凭什么盖?干啥啥不行,读书这么多年,连个秀才都考不上,如今又是惹祸连连,断了仕途,还做这没梦?看见你就烦,滚——”

  杜青羽眼底泛着泪花,她没这么差劲吧。

  杜姜氏见女儿好不容易缓过来,老伴却这么打击她,心疼不已。

  捶了一把杜守心的肩膀,“死老婆子,你说甚呢!”

  “你说谁干啥啥不行了?”

  “还有二女婿,你说谁没有进项?”

  “那福纸,虽说一部分收入要投入到宗族上,但青羽她还是可以分点利的。”

  福纸工坊如今是交由杜青波管着。

  一来杜青波是未来族长,族长有意借着福纸工坊磨砺她一二。

  二来,杜青波起初在福纸安排上公平大气,得人信服,族人包括杜青羽也放心让她打理。

  福纸工坊起初是挑选族中身体较差,家中劳动力薄弱的族人来当工人,也这是照顾族人的意思。

  如今福纸工坊每日的盈利大概明了,除了扣除本钱也就是向周围村落购买稻草等原料外,每日可获得六两左右的收入,一个月下来也就是一百八十两。

  一百八十两,有的人觉得这是一大笔收入,有的人却觉得它是蚊子腿。

  但对于杜家村以农业为生的庄稼人来说却是最大的进项。

  每月这一百八十两要怎么用,杜青波这位未来的杜氏族长都安排的明明白白。

  如今跟县城的书铺还有商队都达成了固定的合作关系,所以族里需要一个族人人每日负责把做好的福纸不停的运送到固定地点所以这个族人必须给工资的。

  做福纸总共是九个工人,这也是要付工资的。

  杜青波有意照顾着这十户人家,有意先让这十户人家先富起来,就每人给了不菲的工钱,每人每月十两的工钱。

  每月十两的工资,在这里可是一笔大收入,要知道县城的掌柜的每月也不过七八两的收入。

  其他族人们对此没有意见,因为杜青波承诺,族里两个月一次的轮流来做福纸工坊的工人,每个人都有机会领着工钱。

  杜氏一族,由上到下由内到外,都对这个决定满意的很。

  一百八十两银子,扣除工钱,就剩了八十两银子了。

  这剩下的八十两银子,要分出四十两到公产中,攒着用以族学族祀族田中。

  另外四十两,三十两献与何夫子,用以束脩。

  最后十两则平均落到族长和杜青羽身上,一是年纪族长劳苦功高,二是杜青羽想出的福纸之法。

  所以杜青羽也算是每月有五两银子铁饭碗的人了。

  杜守心哼一声:“她只不过想了个点子,她是每天出工了,还是像青波那样每日监管着了,什么都不用做,每个月白得五两银子,便宜她了,青波管着这事可是一分钱都没拿。”

  杜青河看不过去了:“娘,要是没这点子,咱们就没了福纸工坊,那是小妹应得的,你打击小妹也不能拿着说事。”

  杜氏一脸骄傲:“就是,可别忘了,知府大人可还嘉奖了我们三百两银子呢。”

  杜守心皱眉:“不行,那三百两银子我们找何夫子换成银票,塞进回礼里了,想必知府大人早就发现了。”

  那日知府的人——严陌,她的态度不对劲,而且那嘉奖也太厚了,这么重的礼她们不敢要。

  杜青羽点头,确实,当日趁着严陌对她过于礼让,有点可以奉承的意思,就算在现代,你见过哪个当官的这么对一个平面百姓的奉承过,更何况是阶层森严的古代,那态度让她不安。

  杜姜氏惊呼:“送回去了?这般驳了她的面子,知府大人会不会怪罪于我们?”

  杜青羽:“其实贵重的不是那三百两银子,那砚台和酒加起来,三百两银子未必能买到。我们了东西就成,银子就不要了,以免留个不知进退且贪心的印象。”

  杜守心满意点头,算你小子有点意识:“是极,看那严陌的态度,知府大人应是有意交好我们,不用过于担忧,否则临安府的百姓对福纸的态度就不是极为和善了。”

  “好了,别提那些了,继续说盖房子事吧。”

  杜青羽话题越扯越远,只得重新拉回他们的注意力。

  杜守心看着女儿央求的眼神,不忍拒绝,沉思片刻,问道:“你先说说火炕是怎么回事?什么叫有了火炕冬天就不怕冷?”

  “娘可记得咱福纸工坊有一道工序就是烘焙?火炕跟它一个原理,用砖块砌成床的样子,可以跟厨房联通,这样烧火的热气就传到炕上,这样冬天就可以用炕取暖,爹到时候你绣花就可以坐在炕上绣,再也不怕手僵捏不足绣花针了。”

  在座的人都意动了,这可是好主意,若问他们穷农家最怕什么,当然是最怕冬天,每年冬天都有几个老人扛不住严寒,不是病了,就是去了。

  杜守心激动的面色通红,若是这火炕可行,今年最好全村都用上火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