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小院芳华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239 2019.10.08 07:19

  “哈哈哈,过谦,你实在是过谦了,我看我们年龄差不了几岁,且你又教我算学,以后就不必称呼我夫子了,我因身体之故,没有在士林间行走的打算,也不曾取字,家里人都直接唤我蕴之,你也唤我蕴之吧。”

  “不太好吧……”

  杜青羽犹豫,她也不想老夫子夫子的叫一个看着和自己年龄相当的人,但族长还有娘亲那边不太好过。

  “君之才学着实令我钦佩,我欲与君相知,君可是嫌弃我?”

  美人垂目,羽睫微颤,好不可怜。

  “不敢不敢,蕴之,哈哈,我也没有字,我们这般人家没讲究这个,你叫我青羽就好。”

  姜写意坐的笔直,手上挥墨自如,心里却暗暗叹,表姐就是你表姐到哪都是你姐,这才多久阿,表姐她就和京城何家的才女互为知己了。

  ……

  麦子黄了,杜家村的路也修好了,商队们也来了。

  商队们看着县城外出现的一条崭新石砖路,好奇极了,往日他们只行至玉山县,既然有修好的路,他们也不介意再往里走走。

  留下大部分在玉山县里休整,只挑得几个商人牵着几架驴车,缓缓的走向杜家村。

  越行越近,前面的村落也看的愈是清晰,撇开背面的山不说,风景是好,但那一个个黄土泥墙,稻草屋蓬,看的出来那里很穷。

  驴车上摆满了新奇的玩意,有吃的有用的甚至包括针线,货品齐全,尤其是高高挂在架子上当样板糖人,吸引力全村孩子们的眼光。

  “娘,我想……”

  “不,你不想,作业写完了吗?走,回家!”

  妇人捂着孩子的眼睛,强迫的抱着孩子离去。

  其他孩子不吭声了,眼睛依旧盯着糖人。

  “来一个呗,又香又甜的糖人哟,还好玩,城里的娃娃们都爱吃。”

  杜青羽看上了车架上的一窝小鸡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村里的麻雀被他们吃去不少的缘故,树上的毛虫多了起来,但看着就能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更何况这毛虫还蜇人。

  村里只有几户人家养鸭子的,那还是因为有几片水塘的缘故,不耗粮食,养鸡的却是没有,若是多养些禽类,治治这嚣张的毛虫也好。说到这,杜青羽不由得叹一声罪过,为了一时口腹之欲,倒让这毛虫猖狂起来。

  “大姐,这鸡仔怎么卖的?”

  “便宜,十只算你五十文钱。”

  别管你多少文,就是没钱付你。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家里的财政大计都在柳宴安手里,她是一个子儿都没碰到过。

  目光扫到盒子里摆着的瓷兔子,还有糖人捏成的兔子。

  杜青羽想到了家里前不久刚出生的一窝小兔子,如今正是娇小可爱的时刻。

  当日,从山上捉下来的一群兔子,其它的兔子逃的逃死的死,倒是那只怀孕的兔子没逃的了,还好生生的活了下来,生了一窝小白兔。

  怕兔子们再打洞逃跑,他们还特意用石头给兔子砌了个窝,小兔子倒不像老兔子那般害怕人。

  “大姐,城里的娃娃们都喜欢兔子形状的玩具、糖人,不知道他们喜不喜欢真正的兔子?”

  “你有兔子?”

  “当然,小白兔,正是玉雪可爱。”

  不多时,杜清羽就用一只小白兔换了十只小鸡仔,不知道兔子将会卖出什么价钱,但是看那商人的脸色,就知道自己这是亏了,不过侧面也知道一个消息,这兔子大的可以吃,小的可以买。

  小兔子的出现不止商人喜欢,族里的孩子们也喜欢,眼睁睁的看着兔子们被带走,惹哭了族里不少的孩子们。

  最先哭的就是自己二儿子,小小的身子抱着杜青羽的腿,小脸埋在上面,肩膀随着抽噎不住的颤抖。

  “哇,娘亲,不要卖我的小兔子,我舍不得……”

  杜谦良指着远行的兔子,大哭不已,想要杜青羽改变主意。

  一群喜欢小白兔的孩子们也跟着哭了起来,“羽姨妈,不要卖小白兔……”

  柳宴安不住的安抚孩子们,杜青羽看的心虚不已,话说自兔子带回来之后,一直都是他和孩子们在照养,自己好像有点渣的说。

  “乖,别哭阿,小兔子被他们带走送给城里更喜欢他们的人了”

  杜谦良抹着眼泪,“那他们会对它好吗?”

  “听说城里的人很可怜,没怎么见过兔子的,他们一定会珍惜小兔子的,而且咱家还有好几只小兔子,都交给你们养好不好?”

  “可我还是舍不得这只,它们每只都很可爱。”杜谦语指控的看着自己娘亲,娘亲好凶,兔子那么可爱,为什么要把它送走。

  “你看小鸡仔也很可爱阿。”杜青羽把小鸡仔捧在手心里,毛茸茸的黄色绒毛,在手心里啾啾的叫着,“它们要是知道你只喜欢小白兔,会伤心的哦。”

  小孩子注意力渐渐的被小鸡仔吸引了过去,最终红着脸抚了抚小鸡仔的毛茸茸,悄声道:“我也喜欢小鸡仔的。”

  左手抱着孩子,右手提着小鸡仔,身边跟着小夫郎,屁股后面跟着一群族人,一群人要去看看如何养兔子喽。

  一进杜青羽家门,族里人就惊讶了。

  “吆吆,这童生家的郎君就是会持家,你看看这院子打理的真漂亮。”

  一脸蛋上抹着胭脂的中年大叔指着院墙一周开的灿烂的金银花惊奇起来。

  “童生夫郎阿,这是什么花,围着院子种一圈,怪好看咧。”

  “这是金银花,山上移植过来的,叔要是喜欢,也移植过去点?”

  柳宴安招呼着族人,不忘回话。

  “那还是算了,好看是好看,不顶用,跟青菜争营养咋办?”

  “叔,这金银花可是好东西,天热了拿它泡茶喝,消暑气不说,还能预防生病,还能当药品用,疏风散热。”

  杜青羽眼里,自家清新如溪边迎风独立的玉白花的夫郎,这是被涂着大红胭脂的如花给呛声了,身为一家之主,当然是要为自家夫郎说话。

  “这么好?那我也去山上移植点。”

  大叔咧嘴一笑,堪比血盆大口,杜青羽抽了抽眼睛,别过眼看了看自家夫郎洁净的脸庞,幸好他是个不爱红妆的。

  “童生你们是咋想的?怎么这么伶俐,在院里空地上搭葡萄架,这样一来,不止有葡萄吃,还能纳凉。”

  那是当然,葡萄架架摆着石凳石桌,天气渐热,坐在葡萄架下,风一吹,凉意四起,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葡萄叶子上毛虫有点多,再也不吃麻雀了。

  否则在葡萄架下纳凉学习,那也是人生一大美事。

  从山上移栽的果树药草如今都已活了大半,围墙上也爬满了扶芳藤,以后再也不怕挨打了,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