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前因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221 2019.11.24 18:44

  王水生油盐不进。

  何之茗本想抓住万罗赌坊的罪名,将其一网打尽,奈何其根深蒂固,又没有证据,如今好不容易找到苗头,定要顺藤摸瓜,查个一清二楚。

  李二钱也急了,“水生,你快把你知道的都告诉县长官人阿,让她为你做主,县长官人明查,水生也是受害者阿!”

  “李二钱,讲你知道的全部说与本官,本官自会酌情处理。”

  “是县长官人,此时还要从十年前说起……”

  原来,十年前李二钱独子李星月看中的人就是杜青澜。

  李二钱自知自己平日混账,而杜清澜却是杜氏一族族长的幼子,他自认为儿子优秀,配得起任何人,却担心自己平日名声,连累了儿子,怕杜家人因她瞧不起儿子,不肯与自己做姻亲。

  就悄悄拜托了村长李富贵当媒人,前去说项,果然,杜氏族长坚决拒绝了这门亲事,并迅速为杜清澜定了一门亲事。

  被拒绝亲事,这不是李二钱最恨的,最恨的是儿子被杜家人拒绝亲事的事情竟然在十里八村传了开来。

  一时间,李星月名声臭不可闻,都传定是李星月不堪,才会被杜家人看不上,偏偏被传的人只有李星月,另一个主角杜青澜却半点都没带上。

  李二钱理所当然的认为是杜家村故意透出的消息,由此恨上了杜氏一族,你杜家看不上我李二钱,不愿结亲就罢了,为何还要毁我爱子名声?

  自此,没了媒夫(女尊媒婆)愿意为李星月说媒,拖拖沓沓五年,李星月才寥寥草草嫁了出去。

  讲到这里,李二钱脖子上的青筋胀起,双目通红的看着杜守意,恨声道:“妄你身为一族之长,不守信誉,害我儿一生,我儿那般品貌,他本可以嫁的更好。

  若不是他真心喜欢你家女儿,我李二钱又怎会冒着被贬低的风险向你这老顽固求亲?”

  李富贵也叹了口气:“唉,杜守意,不是我李富贵看不起你,当初结亲不成,但你也口口声声答应我要为此事保密的,毕竟名声对男儿家来说大于天,我侄儿那般人品,若不是实在优秀,我也不敢托大找你提亲,唉……”

  杜守意深吸一口气:“既然答应过的事,我杜守意绝无反悔的可能。”

  杜青波也道:“我娘身为杜氏一族的族长,每日有那么多族中事务要处理,且又与你李二钱无冤无仇,犯得着为难你儿子吗?你们勿要辱我娘名声!”

  李二钱拍地板,讥讽道:“你们杜家人人品格好,心气高,而我李二钱只是烂泥里的泥鳅,敢不开眼,肖想你们杜家女子,你们觉得受辱,拉低了格调,自然要看我顺,给我使绊子。”

  “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身为这个故事的主角之一——杜青澜,她是万万没想到自己身上竟然还有这样一桩事,虽然被眼前的人看好过,但也阻挡不了她的愤怒。

  李二钱盯着杜青澜定定的看了一会,“你就是杜青澜,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文不成武不就,这不知道我儿当初看上你哪点了。”

  杜青羽也看了看粗憨的杜青澜一眼,大傻个一个,眼睛圆溜溜的,浑身透着憨憨的气息,身体倒是壮实有力,真没想到这样的憨三姐竟然会在少年时惹人芳心。

  杜青羽心里吐槽澜姐,没想到火很快就烧到她身上了。

  谁知李二钱鄙视完杜青澜,又看向杜青羽:“这小白脸就是你们杜家童生杜青羽?你要是年长几岁,看上你也比看上杜青澜那傻大个好哇,虽然看着不中用,又是个耗钱考不上秀才的,多少也是个童生,听说也是个疼夫郎的……”

  杜青羽运气,小白脸?不中用?气死她了!

  “打住!大娘,你说的跟案子有毛关系?”

  “再者你儿子被坏了名声,稍微动点脑子就知道绝不是杜家人所为。”

  “一来,你自己都说杜家心气高,心气高的人怎会做这种自毁名声的事?二来,毁了你儿子的名声,与我杜家有何好处,我们害怕你儿子嫁不出去就此赖上杜家不走呢!”

  李二钱愣住了,双眼泛光,痛心疾首道:“对啊!还可以赖上你们阿!当初为什么没想到这一点!”

  杜青羽囧。

  “大娘,你还是想想若你儿子名声被毁这事,谁得利最大吧,事出有因,获利最大的那个人八成就是始作俑者。”

  李二钱沉默的半晌,忽的爬起来劈头盖脸的打向王水生,边打边骂:“是你做的对不对?你早就缠着星月,他看不上你,你就坏他名声,趁他嫁不出去,天天来我家献殷勤,骗了我的法眼,终将他嫁与了你,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好好待他……”

  在李二钱的控诉中,众人才知道李星月嫁与王水生后过得是什么日子。

  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王水生耗尽心力终于娶得了李星月,但心里也埋下了梗。

  每当李星月表情有什么不对时,王水生就怀疑李星月还在念着杜家的人,长此以往,压抑着点王水生爆发了,家暴冷暴力开始频繁发生。

  每当家暴完李星月,王水生都会陷入自责中,她会买很多好东西补偿李星月,用以填补心中的愧疚。

  另外她认为李星月之所以看不上,是因为她不够好,她迫切想要更加有钱有势,偶然间知道了个来钱快的法子,接着就被人骗进了赌坊……

  家产被骗光不说,六月份,在得知杜家建了福纸工坊后,就更加急切了,开始勾结赌仿的人,行害人之事,恶事做尽,丧尽天良。

  “王水生,你可认罪?”

  王水生依旧不出一言。

  “带李星月!”

  王水生虽然对李星月非打即骂,但她堕落的源头还是绕不开李星月,也许李星月就是钥匙。

  李星月进入公堂的那一瞬间,不少人惊呼了。

  杜青羽也微微晃了神。

  极美,虽然过于消瘦,且露出来的脸上手上不少伤处,但也掩不了清晖之气,玉为骨,月为肌,竟是个一身寒霜,且清冷至极的美男。

  只眨眼见,杜青羽就回了神,美则美矣,但不是她的菜,她还是觉得自家夫郎清澈如水,润物无声的感觉更好。

  之前一直以为李二钱那般夸自己儿子,只是王婆卖瓜而已,没想到他确实有那个资本。

  堂外围观的人群们也热闹起来。

  “真是美若天仙阿!”

  “没想到李二钱这人倒是歹竹出好笋了,那般龌龊的人,竟然生出这般品貌的儿子来,可惜了!”

  “这孩子当初不会是李二钱偷来的吧,她怎么会生出这样的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