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杜谦良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221 2019.11.16 18:20

  何蕴之坐在竹林前,手指拨弄着琴弦。

  竹林沙沙作响,琴音随着风在山间回荡。

  杜谦良听的入了迷,抖动的小肩膀停了下来,闭上了揉的通红的大眼睛。

  一曲作罢,何蕴之抬手揉了揉杜谦良毛茸茸的头。

  “怎么这个时候来了?为什么哭了?”

  杜谦良瘪了瘪嘴,“夫子,你教教我怎么对付我娘亲吧,她最近越来越过分了。”

  何蕴之挑了挑眉毛。

  “现在,她每天都晚上和我们抢爹爹,说什么我们都长大了,该自己睡了,不能再缠着爹爹了。

  她这是骗人,我已经五岁了,不再是像弟弟妹妹那样什么都不懂的小孩,会相信她的诡计。

  她这么做就是为了和我们抢爹爹,爹爹也疼我们了,以前他都是抱着我们睡的……”

  “咳咳……”

  何蕴之尴尬,自从这孩子给她送炸莲花之后,来她这儿吐槽自己娘亲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能从孩子眼底看出孺慕崇拜,孩子也很聪明,她总会忍不住教孩子更多,但这种事,她只是夫子,没法帮孩子。

  “嗯,谦良,你既然意识到自己是个大孩子了,那就该先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哭鼻子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而且你不妨直接对你娘亲说出你的想法,也许她能对你说点不一样的。”

  难道要她跟孩子说:你爹娘是夫妻,本该一起……这种话吗?这应该是由孩子亲娘来教育孩子的吧,她不曾婚配,也没有孩子,这种问题还是由孩子她亲娘来解决。

  杜谦良撅了撅嘴巴:“没用的,夫子,我娘亲她现在越来越坏了,整天以捉弄我们为乐,弟弟妹妹还傻乎乎的任由她捉弄。”

  “你不知道,昨天娘亲抱着四弟偷吃苹果,四弟背对着她,听到声音了,扭头看,她嘴巴就不嚼了,等四弟转身了,她又开始嚼。我的天啊,难道我小的时候,她也是这么逗我的?”

  “还有前天,娘亲捏了三妹的鼻子,然后把大拇指夹在食指和中指中间,骗三妹那漏出的拇指就是她的鼻子,三妹吓得大哭,还以为鼻子真的被她捏掉了,太傻了。”

  “娘亲还骗了二弟吃酸梅,她先咬一口,说味道很甜,二弟傻乎乎的也咬了一口,结果酸的脸都变形了。”

  “她还骗了我,我说想和爹爹睡了,她就拿一枚铜钱放手里,晃了一会,伸出两只手要我猜在哪,我这么聪明怎么会做无把握的事,就和二弟商量好,他说左手,我说右手,结果钱不在她手里……”

  “唉,关键的是每次都看她作弄我们,还笑的最开心,我再不努力的话,爹爹的心迟早被娘亲哄了去。”

  “更可恶的是今天,娘亲做了麦芽糖,放我们鼻子前逗我们,别的小孩口水都掉了,娘亲得意大笑,趁娘亲不备,我一口咬住了麦芽糖。我终于赢了娘亲一次,没想到却弄掉了自己的一颗牙……”

  何蕴之抚了抚额头,怪不得这孩子如今这么戒备她娘亲。

  杜谦良在夫子这儿一吐为快之后,觉得心里舒服了很多,她要和娘亲斗争到底,舌头舔了舔牙上的豁口,注意来了。

  明月升上枝头,虫鸣声在夜间渐渐的清晰。

  杜青羽躺在床上,打了个哈欠,斜倪了一眼赖在他们卧室不走的杜谦良,“你该回去睡觉了,弟弟妹妹都睡着了。”

  杜谦良坐在椅子上,捧着本书,在煤油灯下装模作样,见娘亲开始赶她,就泪眼汪汪的看着柳宴安,“爹爹,孩儿牙疼,今晚可不可以和你一起岁?”

  “不可以!”

  杜青羽先声拒绝。

  新房盖好后,房间多了,她在每个卧室里都放了床铺,龙凤胎还小,被安排在他们的隔壁房间,五岁的杜谦良和三岁的杜谦语则各自在堂屋另一侧拥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房间。

  天气很热,她现在是越来越习惯贴着柳宴安睡觉,他的体温较低,自从和他同床,她再也没被热醒过,搂在怀中很是舒服,如今她自然是不愿意再分开来睡的。

  “爹爹——”

  杜谦良继续撒娇。

  柳宴安心软了,“娘子,要不让她和我们一起睡吧?”

  杜谦良闻言,立马脱了脚丫子上的拖鞋,跳上床,滚到杜青羽和柳宴安中间,“爹爹,还是你疼孩儿。”

  这一夜,杜青羽睡的极不安稳,梦见怀里抱着个大火炉,想把它丢掉,可火炉却像黏在身上一样,她去哪,火炉就跟着去哪……

  等杜青羽醒来时,发现自己热了一身的汗,怀里抱着的正是大女儿。

  都说小孩火力旺,跟小火炉一样,她可算是体会到了。

  看着睡的香甜的杜谦良,杜青羽嫉妒了,坏心眼的揉醒了她。

  杜谦良睁开,迷糊的叫了一声:“娘亲?”

  “宝宝,娘亲给你讲个故事吧。”

  “很久很久以前,遥远的东方有一座岛,岛上有着鲜花美果,美不胜收,还有一块大石头,这石头可不是普通的石头,它是女娲补天剩下的石头。”

  杜谦良不瞌睡了,睁大了眼睛。

  “这块石头千万年来,吸收日月精华,渐渐有的灵气,成了精,终于有一天,石头炸裂开来,里面蹦出一个石猴。”

  “石猴引起了猴群们的注意,因为它天生地养,浑身都透着不一样的光彩气质……”

  “它们发现了一处瀑布,都好奇瀑布后面是什么,但是想要到瀑布那里,要穿过深深的山涧,猴子们都怕了,没人敢第一个跳过去……”

  “这时候石猴说话了,说它若是能跳过去,查看瀑布里的景色,并能安全回来,猴群们就要认它为王——”

  杜谦良坐起身子,盘着小短腿,仰着脖子,看着杜青羽,急切的问到:“然后呢?石猴跳过去了吗?”

  杜青羽翘起嘴巴,“当然跳过去了,石猴不止安全的回来,还带回了一个好消息——原来那瀑布汗竟是一个巨大的石洞,石洞上有匾额——水帘洞,洞中更是有着果林鲜花无数,对于猴群来说乃是一处极秒的庇护所——”

  “哇——好厉害!”杜谦良拍掌。

  “按照约定,猴群们就称呼石猴为王,并起名为——美猴王……”

  “有了王,没有大臣怎么可以?”

  “所以石猴开始选拔大臣——”

  “石猴说它天生地养,自出世一刻,就风餐露宿,渴了寻露水喝,饿了摘野果吃,最是看不起那些活在父母庇佑下的小猴子,尤其是长大了还要老猴子抱的小猴子——它的大臣一定不要选永远也长不大的胆小鬼。”

  杜谦良神色一僵,想到了什么。

  杜青羽咽了咽口水,讲了老半天,终于达到她的目的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