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涂药乎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257 2019.10.04 12:18

  热,梦里,杜青羽在玩滑梯,突然滑梯变成了烧红了的铁片,烫伤了屁股,又痛又热,忽然有一清凉的膏状物体涂抹在了上面,渐渐的缓解了疼痛。

  从噩梦中醒来,浑身都是汗水,屁股上还有人在涂抹药汁。

  扭头一看,是柳宴安!

  “阿!”

  杜青羽又羞又怒的忙要扯被子,想要盖住涂满绿色药汁的屁股。

  气死人了,怎么就这么被人看了,就算是这具身体的丈夫也让人不适。

  扯被子的却被柳宴安握住了。

  “别,刚涂完药,要是给不小心搽了,就又要上山重新采了,这个时节扶芳藤可不好找。”

  扶芳藤又叫换骨筋,是顶好跌打损伤药,山里阿婆家的院墙外就爬满了这种植物。

  “你去山上了?”

  杜青羽闷闷的问到,又想起原来的家了。

  “嗯,他们都不太识得药草,我去山上找的比较快。”

  柳宴安看着碗底最后一点的药汁,全部倒了出来,细细涂抹在妻子伤处,肿的厉害,还是多涂点药早日消炎才好。

  杜青羽不由自主的绷紧身子,像鲶鱼一样任他涂药,脸却通红的埋进了枕头里。

  “好了,可别再盖被子了,先这么凉着,睡一觉就消肿了。”

  说完,柳宴安匆匆走了出去,不出去不行,实在装不下去了,嘴角漏出一抹浅笑,他竟从不知道娘子害羞起来会是这般可爱,像极了未出阁前养的一只小花猫。

  放下药碗,他准备实现自己的承诺——做肉食给馋肉的妻子吃。

  只是这一番忙活,再去买肉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另想它法了,看着树上飞来飞去的鸟儿,就来了注意。

  心里暗道一声得罪,就抓些谷粒,再用木棍支了个竹筐放在上面,用麻绳拴着木棍,远远的躲在一旁,孩子们见有意思也纷纷围了上来。

  柳宴安冲孩子们眨了下眼睛,全不似往日的温驯恭和,这个人都活泛灵动起来,孩子们领会了爹爹的意思,躲在角落里看那傻乎乎的馋嘴麻雀一步一步踏入陷阱。

  就是此刻,柳宴安抓准时机,一扯绳子,两只呆麻雀被罩在了竹筐里。

  “哈哈哈,好好玩爹爹谦良也要玩……”

  杜谦良率先争取控制绳子权。

  “谦语也要捉麻雀……”

  杜谦语软语撒娇,眼底满是欢喜

  “要……要……”

  龙凤胎话都说不稳,却知道这是个有意思的。

  柳宴安伸一只手进竹筐里轻巧的抓住了两只小麻雀,麻雀虽小但也是肉阿,村里的谷子每年没少被你们吃了,如今家里有了只馋肉的猫,只能祸害你们了。

  “都有机会,一个一个来,今天我们就吃油炸麻雀,不过你们要动静小点,你们娘亲需要休息。”

  柳宴安将做麻雀的任务交给了孩子们,自则利落的处理麻雀。

  杜青羽这边刚开始听到孩子们开心的笑声,心里也是好奇,后来院落里声音减小,困意也就上来了,渐渐的睡了过去。

  等再次醒来时,鼻尖传来的是久违的肉香。

  柳宴安端着碗,碗里装的是炸的金黄的肉块,杜青羽忍不住吞咽了下口水,吞咽口水的声音在这静谧的空间里显得格外响亮。在现代什么没吃过,最不稀罕的就是肉了,没想到到了这里竟然这么重口腹之欲,一定是这个世界女子为尊,导致内分泌有别于前世的问题。

  “吃吧,孩子们今天玩的很开心,也抓了不少麻雀,今天我们每个人都有肉吃了。”

  再也忍不住了,否则口水掉下来就更丢人了。

  嘴里叼着一块肉,细细品味,唉,真香……

  “呜呜,谢谢你,柳宴安,你对我真好……”

  久违的荤腥,杜青羽眼泪汪汪,盯着柳宴安,真心的感谢着。

  此刻已然夕阳西下,天边残留的光芒透过窗栏,照在女人一双乌黑明亮的大眼睛上,显得格外……格外美好,柳宴安心跳动了几下,突然意思到这样的感觉很危险,顿时站起身回复成了往日的恭顺模样。

  “娘子想吃肉,我这做夫郎的自然该尽力而为才是,夫妻之间,哪里需要言谢,你先吃,我看看孩子们。”

  杜青羽这才松一口气,刚才柳宴安看她的眼神,那可真是温柔,再这么看下去,真的不知该怎么回应为好。

  一个念头在杜青羽心里滋生,有这么个人这般看着自己好像也不错,只是他的目光看的是谁?是曾经的杜青羽,还是如今的杜青羽。这般想着,杜青羽再次陷入烦恼中。

  次日,晨光透过窗棱照射在杜青羽脸上,杜青羽睁开眼睛,只觉得神清气爽,屁股也没那么痛了,这还是来到这个世界以来第一次不用人叫醒来着。

  如今已经四月中旬了,天气也渐渐转热,早早的吃过饭,柳宴安便背着竹笼准备再上山采一药,如果再迟了,等太阳高起,那就该热了。

  “你要上山?我也去。”

  杜青羽努力忽略屁股上的不适感,早就想上山转转了,一直没机会,其实她一个人也可以,但就怕迷路什么的就不好了。

  柳宴安思索片刻,觉得她跟着去也不错,至少见娘子她还有余力可以上山,族长还有公爹公婆他们就可以安心不少,昨日她骤然晕倒,着实吓坏了不少人。

  “好啊,那我们走吧,谦良,待会带弟弟妹妹去奶奶家玩。”

  夫妻二人就这么出了门,出村口的路上“偶遇”了不少人。

  “小妹,还疼不疼阿?怎么不多躺会,这是去哪阿?”

  大姐杜青河涎笑着凑近杜青羽。

  “哼!”

  看着凑过来的杜青河、杜青波、杜青澜、姜写意四人,杜青羽愤怒的别过头,一语不发的向小南山走去。

  “唉?小妹这是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

  明知故问!那两顿打,她们没一个人帮着说话的。

  “小妹,别怪姐姐们不帮你,咱们姐妹几个,除了你,谁不是天天吃柳条长大的,就你跟个宝贝疙瘩似的,我娘还有二娘她都舍不得打,还以为这辈子你不会挨打的,没想到,哈哈……”

  杜青澜原本是想着劝慰自家小妹的,没想到自己却先幸灾乐祸的笑了出来。

  杜青羽眼眶红了,太气人了,合着她挨打她们还挺乐呵阿!难道自己是个不如原主的?至少原主是没挨过打。

  “瞅瞅,她又要哭了,哎吆,小妹,不是我说你,你这一哭更像男儿了,哪有一点女儿气概,二娘最看不惯你这号的,你让我们谁敢帮你,谁帮你谁就跟着遭殃。”

  杜青澜继续调笑杜青羽。

  杜清波只微微笑着,小妹气的脸红的样子,觉得小妹挨打对她来说也不算是坏事,至少不在像往日那般仿佛有着遥远距离,这样的小妹是鲜活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