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露馅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188 2019.10.30 19:14

  “醒了?可别再拉着帘子睡了,都中暑了。

  一睁眼,就见柳宴安含笑看着自己,额头上一片清凉,浸的冰凉的帕子敷在上面,昏热的脑袋清醒了不少。

  杜青羽点头,确实是中暑的缘故。

  黄氏却也探过头,笑的不能自己:“幸亏大夫说没什么大碍,突了流鼻血,可把我吓一跳,既然醒了就起了吃饭吧,也该饿了。”

  此刻已是华灯初上,就着灯笼透出来的光芒,杜青羽跟随着到了正屋,里面摆了一桌吃食。

  柳员外此刻正在坐于主座,逗四个小不点玩,见杜青羽一行人过来,探究不眼神不时的打量在杜青羽身上,嘴唇含动一下,欲言又止。

  “青羽阿,怎孩子都四个,还跟毛头小子一般,流鼻血,可是我儿待你不周——”

  杜青羽一脸懵逼,什么鬼?过半晌才恍然大悟,难道是大夫说了什么,比如说她是因为某些原因才留鼻血?

  柳宴安大急,“娘,勿要提了,大夫说无大碍的,咱们吃饭吧。”

  晚饭上,却没了下午时浓妆的两个男人,黄氏也显得轻松惬意许多。

  但就这几个人,除了柳宴安并四个孩子外,丈母丈父还有柳宴平都是吃几口就要看上杜青羽一眼,仿佛在研究什么。

  杜青羽被看的尴尬,她承认,当时流鼻血确实有那么点——但这不受她自愿的,难道是女尊世界的女子因体质的原因都比较容易冲动?

  “宴平,等我们回去了,你就跟我们一起去吧,早点跟着何夫子学习,于科举上利处也就越大。”

  杜青羽决定转移话题,揪住夫妹的学业不撒手。

  柳员外果然严肃了不少,正色道:“还不谢谢你嫂子,能跟着何家的人学习,那可是大幸,到了你嫂子家,可更要好好学习,不能浪费这么好的机会。”

  柳宴平悄悄的坐直了身子,“是,娘,我会好好学习,不负您的期盼的。”

  “好了,好了,吃菜,再不吃就凉了。”

  黄氏连连夹了几次饭菜到杜青羽碗里,脸上满是喜意。

  饭后,夜渐渐浓重起来,龙凤胎开始闹了,哭着要柳宴安抱。

  黄氏百般哄劝:“乖,跟着外公睡,你爹娘的床太小,睡不下你们哈。”

  龙凤胎抱着柳宴安不撒手,“哇——我们就要跟爹爹睡。”

  杜谦良杜谦语被龙凤胎这一哭,也跟着哭了起来:“外公,为什么不让我们跟着爹爹睡,在家里我们都是跟着爹爹睡的,睡不下,就不要娘睡了可好……”

  杜青羽闭上眼睛,完了,露馅了……

  黄氏听完,面上也闪过阴沉,一双眼睛锐利的在柳宴安杜青羽之间来回扫了几遍,最后定格在杜青羽脸上,满是控诉。

  “啪!”

  黄氏一掌拍在桌子上。

  “好你个杜青羽,你可是嫌了我们宴安?”

  杜青羽慌忙摇头,她怎么会嫌弃。

  “既不是嫌了他,年纪轻轻的为何要与他分床而居?”

  黄氏忽然捂住了口,惊呼:“莫非是有了别人?”

  “你们女人都是群狼心狗肺的东西,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我们宴安是不曾为你杜家绵延子孙,还是怎的?”

  黄氏痛心疾首,手指着杜青羽,眼睛瞪向柳员外,都是负心女。

  柳员外不自在的看向别处,若是儿媳在其它方面委屈了儿子,她可以出头,但在纳小侍这块,她没理由阻止,自古以来,女人三夫四侍是应当的,夫家若是阻了,就是善妒,再说她自己本身也纳了小侍,立身不正,也无言阻止。

  “我不是,我没有……”

  杜青羽好无助,求助的看向柳宴安,她有没有出轨,他最清楚。

  谁知柳宴安竟在擦拭眼泪,这是要干嘛?这个时候哭?

  两个到懂事年纪的孩子们也一脸愤怒的看向她,这是坐实她出轨的节奏阿。

  “爹,我真的没有别人阿,而且族规也规定了,我们杜家人除非三十无子否则不得纳小侍,这族规还是我建议的。”

  杜青羽只能拿族规来为自己作证,借着福纸工坊的便利,族规早已定好,不怕族人富贵后就没了往日了谨慎。

  “当真?”

  杜青羽点头,比真金还真。

  柳宴安也点头作证。

  黄氏大喜,若是这么一来,就再也不怕媳妇纳小侍恶心儿子了。

  “我就说,当初将我儿嫁与你的时候,就断定你是个良人,我儿真的有福气,我现在是放一百个心。”

  黄氏扶着杜青羽的手,越看越满意。

  “没想到你竟提出了三十无子方可纳侍的注意,我没看错你。”

  杜青羽其实提的是终生不得纳侍,但是族里有人提出子嗣的问题,只有放宽条件了。

  黄氏继续说道:“这个主意真好,我看我们柳家也要添上这一规矩……”

  “不行!”

  柳员外出口打断了黄氏的话。

  “你一届男子,不知道外面的门道,女子在外行走,家中若是无一两侍妾,会遭人耻笑的,你让宴平日后面子在哪放?”

  黄氏眼中含泪:“会遭人耻笑?还是见色忘义?我看你个老女人分明是起了色心!”

  “住口!在孩子们面前提这个干什么?天晚了,回去睡吧。”

  柳员外甩了把衣袖,就出了正屋。

  “爹,你放心,我定不会如娘般那样的。”

  柳宴平看着柳员外如往日一般迈入后屋小侍的住所,一字一句的承诺着。

  黄氏细细抽噎着,龙凤胎睡了过去,杜谦良杜谦语不时的哄着黄氏,跟着黄氏去了卧房。

  杜青羽提着灯笼,跟在柳宴安后面一步一步走向西厢。

  “对不起。”

  柳宴安突然说到。

  杜青羽摸不着头脑。

  柳宴安继续道:“刚才,我不是故意哭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哭。”

  “可能只是心酸吧。”

  “生而为男子的心酸。”

  “或是替天下男儿心酸。”

  “我很感谢你提出的那条族规,至少嫁于杜氏的男儿会放心不少。”

  “我爹娘曾经也是恩爱的一双人,我都以为他们会这样一辈子,没想到我娘她还是纳了小侍。”

  “因为这个小侍,这几年我爹一直不得欢颜,他终于体会到了那种与旁人一起分享妻子的痛苦,怕我也会……”

  “不管你提出这条族规的目的是什么,至少它比所谓的誓言来的更有保障,更让人安心。”

  “所以,有你,真好。”

  夜风起,柳宴安转过了身,风卷起长发上的丝带,附上了如玉般的脸颊,一双湛黑的眸子在灯火下熠熠发光。

  杜青羽屏住呼吸,现在有点认可古人的那句:灯下看美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