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闹剧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179 2019.11.11 17:09

  最后,这场闹剧,成了读书人之间的口水战了,那是世家子弟和寒门子弟间口水战。

  正德帝懒得理书生们之间的口水战,直接下旨训斥天下读书人,德不比先贤,排挤异类,容不得新鲜事物,实为目光短浅,难以当为国为民的大任。

  百姓们纷纷拍手称赞:他们老百姓爱用福纸,管他书生什么事,管天管地,还能管的住全天下老百姓如厕?读书人斗完别人,还自己斗,就像狗崽子一样,还撒尿圈地盘……

  听到此处,杜青羽不由的心中暗爽,得意笑到:“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买红薯,那些书生读书就是为了济世为民的,老百姓和圣上都满意福纸,他们反而为了一些所谓清名,本末倒置,忘了本分,真是活该……”

  万嬷嬷闻言愣了楞,眼底闪过光芒:“杜小姐之言真是大智慧阿,只是这红薯是何物?为何闻所未闻?”

  杜青羽卡壳:“额——我在游记里看过,有个国家的一农作物,产量高价格低廉,它就是红薯,那句话就是来自这个国家。”

  万嬷嬷点点头,继续讲福纸的后续事。

  杜青羽冷汗,又嘴快了,她明明还特意查了这里的风俗民情,就怕露馅,还早已之道红薯土豆玉米之类的粮食在这里尚未出现,为什么就又得意忘形了呢。

  唉!看来族长说的对,她这般人不适合官场。在现代她擅长的离婚官司,擅长的是找对方漏洞,使几方最大利益化。

  她很难受,曾经语言是她的武器,如今却频频在语言上出错,她需要学习了。

  圣上训斥书生们后,又下了道密令,将在全国各州各府建造福纸工坊,并选出当地贤德之人代为监管,管理模式以杜家工坊为参照。

  此言一出,轰动全国。

  万嬷嬷舒服的眯上了眼睛:“圣上派咋家来,就是听说你们杜家工坊管理不错,一来学习你们工坊构造,二来学习你们工坊管理。之后杂家就亲自去各州甄选当地的监管人,叫他们福纸工坊的一切事宜。”

  杜青羽面色一百,四处看了看,好在其他人都各忙各的,每人听她俩在这说什么。这是密令,这么堂而皇之的对她说出来,好吗?万一泄密了,第一个背锅的岂不是她?

  万嬷嬷看杜青羽如受惊了的猫崽子一样,四处查看的样子,笑了:“杜小姐放心,这事如今就咱两个人知道,安全很。”

  杜青羽看着万嬷嬷一副哥俩好的样子,觉得头疼,她不觉得什么时候跟宫里的嬷嬷建立的哥们关系,她也不想,“不,我不知道,你说什么了,我失忆了。”

  “杜小姐真是风趣的很,好了,咋家该办正事了……咦,这什么味?”万嬷嬷站起身,鼻子使劲的嗅了嗅。

  遭了,她的小鸡炖蘑菇。

  “美味阿,什么味也没得,我带你去寻工坊的管理人吧——”

  万嬷嬷没理会杜青羽,径直走向杜青羽院落前,边嗅着气味,边寻找着什么。

  杜青羽跟在后面强装镇定:“真的没什么味阿……”

  这一动作引来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杜姜氏:“万嬷嬷,您在找什么,大家伙帮您找?”

  “香味——”

  万嬷嬷继续嗅着鼻子,终于在角落里看到一个底下早已燃尽干材的陶罐,鸡汤香味正顺着陶罐封口的蒸汽一缕一缕的冒出来。

  “别!”

  杜青羽阻拦。

  迟了。

  万嬷嬷她已经掀开瓦罐。

  小鸡炖蘑菇的鲜香气味瞬间充斥到在场每一个人的鼻尖。

  “咕嘟!”

  谁这么没出息,刚吃完饭,就这么大的吞咽声!

  万嬷嬷一脸委屈的看着杜青羽,仿佛在说:我这么把你当哥们,你却把好吃的藏着掖着。

  杜姜氏眼神一转,脸色变了,抓着杜青羽的衣领,一脸凶相的怒吼:“那是什么?”

  万嬷嬷看的一愣,看来是那孩子一个人藏的,其他人都不知道,不过看来他们家教还真是严,不过是藏了吃的,这夫男就如此凶相。

  杜青羽:“唔——小鸡炖蘑菇。”

  杜姜氏痛心疾首,一脸后怕,一巴掌拍在了杜青羽的脸上,哭到:“你这孩子,怎这般馋,那毒物会吃死人的,你知不知道?若不是被发现了,你是不是一个人给偷吃了,你要是吃死了,你要爹可怎么活阿,呜哇……你这是在剜爹的心呐……”

  杜青羽没想到杜姜氏对蘑菇的恐惧这般深刻,“爹,对不起,那蘑菇真的能吃,我有把握……”

  杜姜氏却不哭了,惊恐的看着万嬷嬷。

  因为万嬷嬷趁着他们说话的空挡,捻起一块蘑菇吃了下去。

  “鲜美,好味道,杂家相信杜小姐的判断力,这小鸡炖蘑菇就由杂家试吃,如果成了,这蘑菇真的能吃,也是百姓的福气。”

  说完,万嬷嬷以雷霆之势,抱着陶罐仰面吞了几口下去。

  跟着万嬷嬷的另外两个宫人也手慢了一步,没拦的住,吓得面色苍白,万嬷嬷是圣上跟前的红人,若是万嬷嬷出了问题,她们——

  “我的老天阿——”

  杜姜氏眼一翻,昏了过去。

  “爹!爹!”

  一片人翻马乱。

  万嬷嬷坚持慌乱之势,依旧不动摇,一个人喝光了陶罐了鸡汤。

  “真是美味,大家放心,杂家认为这鸡汤是绝对没问题的,不相信等明天再看,杂家定会好好的。”

  杜姜氏也醒了过来,见事已至此,只能任由柳宴安搀扶了他回去。

  谁知不到明天,半夜里,万嬷嬷就不好了,捂着胃部说肚子难受。

  万嬷嬷的两个手下一听,当下按住杜青羽,要拿她问罪。

  “住手!你们这些个蠢材,还不快去请大夫!”

  柳宴安站了出来:“杜家村通向县城的路是修好了的,不若万嬷嬷躺在马车上,送您去县城的医馆,片刻便到,也不颠簸。”

  就这样,马车拉着万嬷嬷前头跑着,不敢放心的杜家人后面跟着。

  平日十分钟的车程,今日五分钟就到了地。

  医馆里的大夫被半夜叫了起来,正是给杜青羽瞧过病的柳大夫,柳宴安的同乡。

  柳大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谨慎为万嬷嬷把完脉,当即为万嬷嬷开了抓了一贴药。

  万嬷嬷喝完就面色憋的通红,忍了半天去寻了马桶来,一阵天崩地裂的响屁声后,臭味也传了来,跟另两个宫人一起默契的捂住了鼻子。

  后面跟着的杜氏族人们也纷纷敢来了,柳大夫吱吱呜呜,最后为了安抚杜家人,才道:“……那是吃太多,撑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