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醉酒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172 2019.11.21 06:15

  长者们有节奏的拍在鼙鼓上,发出咚咚震人心魄的响声。

  少年们穿着新剪裁的衣服,围着篝火跳起了祭月舞。

  鼓声像点在人的心尖上,杜青羽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心跳也跟着鼓点起伏。

  少年脚尖随着鼓点有力踏在土地上,发出塔塔的响声,柔韧的腰在月色下折出优美的弧度。

  鼓声越急,少年旋转越快,最终在鼓声停止的那一刻双手举起,举向悬挂于中空的元月。

  呼!

  鼓声停止,祭月舞也谁之结束,杜青羽这才觉得可以自主呼吸。

  说实话,杜青羽在现代领略过各种风格的舞蹈,但都没有今天看到舞蹈更为震撼,少年们的舞蹈或许不够柔美,动作或许不够花俏,但却处处透着庄严与神秘,举手投足之间都是虔诚。

  想了片刻,杜青羽释然一笑,一个是跳给人看的,一个是跳给天看的,当然要有点区别了。

  祭月结束,杜家村的人个个满怀开颜的开始了晚宴。

  一年里头难得有个大节日让他们庆祝,祭祀是一回事,还有一点,他们也终于可以在节日里吃上点好的。

  孩子们的喜乐最是遮掩不住的,一个个欢呼着将手指伸向甜甜的蜜饯。

  杜青羽看了看自家的四个孩子,也是嚼蜜饯嚼的欢快。

  摇了摇头,她想起小的时候,奶奶带她去婚宴吃酒席的一幕了,那个时候的她就跟这些孩子们一样,不知好歹,就爱吃些老人眼里不中用的东西。

  抬头看了看天空的圆月,皎洁如水,色如玉,不知另一个世界的家人,他们现在是不是也在过中秋节,不知道他们现在可好,是不是也在思念着她。

  想到这,杜青羽一直以来压抑的仿佛都要破笼而出,眼眶忍不住红了起来,周围笑语晏晏,一家一家的聚在一起,热闹非凡。她却忽然觉得孤独凄凉,无人知道她只是异世的一抹孤魂。

  “娘子——”

  忽然手上一软,被人握了住,转眼,触目的是柳宴安关切的目光。

  杜青羽猛然间回了神,握紧了他的手指,她想错了,她并不孤独,她还有他和孩子们。

  柳宴安刚才就注意到妻子身上笼罩着一股哀伤,一种他无法触及的哀伤,他忽然慌了,他不知道妻子为什么会突然哀伤起来,也不知妻子心中所想。

  他讨厌这种感觉,看不透她,进入不了她的世界,所以他第一次,这么多人下,不顾矜持的握住她的手,把她拉回他的世界。

  柳宴安看着回过神的杜青羽,收回了手,举起酒坛,笑到:“娘子,中秋佳节,圆月当空,菊香环绕,不饮些美酒,岂不辜负这大好时光?”

  杜青羽拔开酒坛,仰头咕嘟咕嘟的饮了半坛子,跟现代的果酒没什么两样,酒味极淡,她想醉都不成。

  “好酒量!”

  族里的成年女人却纷纷拍手叫好。

  杜青羽嗤笑一声,这算什么,刚毕业那几年,在律师所里,拉关系,拜师傅,结交同行,争单子,她没少喝酒,有的时候白的红的一起灌,就为了能接点活,练出了一身好酒量,胃也差点喝毁了,这点果酒在她眼里就是毛毛雨。

  顾完孙子顾孙女,一直没闲着,给孙子孙女们夹菜的杜姜氏听见此,脸黑了。夫道人家,哪怂这妻子喝酒的,而且这么多人在场,女人还没开口呢,哪轮到他区区一届夫男说话的份。

  当场,杜姜氏落下了脸,不虞的看了杜柳宴安一眼,若不是顾忌这人多,他非要教育一番不可。

  少年们酿了不少的果酒,杜家村的女人们捧着果酒,喝嗨了。

  “放浪形骸!”

  族长眉头皱了又皱,在夫郎的劝慰下,终是没阻止了她们,也罢,难得高兴,索性不再看她们,眼不见心不烦。

  族老们笑眯眯的看的少年女儿们举着酒,一个个脱去了往日成熟的模样,仿佛变了人一般,便也跟着劝慰族长。

  “老妹阿,就让她们闹腾吧,这般朝气,咱们杜家村很久没有这样热闹了。”

  杜青羽在一群女人的劝说下,又灌了一口酒,再次引来一阵叫好。

  “好酒量,厉害哈——”

  杜青羽摇了摇头,好像有点晕,目光瞟向坐在对面的何蕴之,她的身边是两户人家,那两户人家此刻各自享受天伦之乐,倒更衬托的她形影单只。

  “呵呵……”

  杜青羽傻呵呵的一笑,捉住一直落单的,她也是一个人。

  提着酒,摇晃着晃到何蕴之身边,一屁股做了下去。

  “葡萄酒,酒精纯度极低,美容养颜,助消化,还防心血管疾病,关键是使人愉悦,你也来点?”

  何蕴之接过酒坛,看着脸颊上两坨红的杜青羽,清亮的眼底闪过微波,“你醉了。”

  “哈哈,我醉了?就这点酒?你太小看我了。别说葡萄酒了,就算是白酒,我也能千杯不醉!”

  杜青羽摇摇晃晃,继续傻乐,拍了拍何蕴之的肩膀,继续道:“等有时间,我酿出纯度高的酒来,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酒,来,咱们干一个,不干就是看不起我!”

  酒坛伸到了何蕴之鼻尖,何蕴之无奈,只得扬起脖子,饮了一口,忍不住呛了。

  “咳咳……”

  这是她第一次喝酒,原来酒是这般味道,确实独特。

  “哈哈哈,菜鸡,不会是第一次喝酒吧?连葡萄酒都能和呛,太搞笑了。”

  杜青羽站了起来,身姿摇摇晃晃,指着何蕴之得意大笑。

  柳宴安抚住摇摇欲坠的杜青羽,对何蕴之歉意一笑,“对不起,何夫子,她醉了,我这就带她回去。”

  “不,我还要喝,我不止要喝,我还要抄诗……”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嗯,下一句——算了,换一个……”

  “举头望明月,对影成三人——”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窗前明月光……”

  “哈哈,这就是传说中的抄诗,没想到我也有抄诗的那一天,哈哈哈……”

  何蕴之垂下眼睑,看着酒坛里的葡萄酒,酒水清晰的倒映着明月,倒真是对影成三人。

  杜姜氏早就注意到这边的热闹,心里不住的埋怨柳宴安,出什么馊主意,这不,喝醉了吧。

  “宴平阿,青羽是不是喝醉了?快带她回家吧,天凉了,再冻着了可不好喽。”

  “我不回,我还要抄诗,我要做无耻的抄诗流氓……”

  杜青羽嘴里嘟囔个不停,最后越来越不清晰,就这样靠在柳宴安怀里,一路上踉踉跄跄的被搀扶了回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