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晕厥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088 2019.10.29 21:25

  驴车哒哒的驶进柳镇,路边遇到不少农户,纷纷向柳宴安问号。

  “大公子回来了?”

  “柳少爷回来了!”

  “柳家小子回来了。”

  称呼各不相同。

  杜青羽后来才知道,柳镇里两成的人家都是柳员外的佣户。

  很快,视野里就出现一座蓝砖绿瓦片的大宅子,宅子周围是用砖块围城的高高的院墙。

  原来古代地主家就是这个样子阿!杜青羽在心里叹息。

  门口站着一提溜人。

  正中间的是一对锦衣中年夫妇。

  女的就是柳员外,柳家家主,面上威严,目露精光。

  男的是柳宴安的父亲黄氏,只见他保养得当,眉毛是用眉笔细细的勾勒而成,面上铺着细粉,唇上也点了胭脂,此刻一双眼睛粘在驴车上的小团子身上,满是慈爱。

  旁边站着的农忙时特来帮忙的夫妹柳宴平小姑娘。

  还有两个身着锦衣的男人,一个二十多岁,一个则十几岁模样,皆是浓妆艳抹。

  其它的都身着麻衣,想必是下人,杜青羽不得庆幸,幸亏来时穿着最好的衣服,没有穿麻衣出来,否则就尴尬了。

  “来了,快些进来。”

  柳夫人见杜青羽一下驴车,就迎了上去。

  “这么热的天,也真是苦了你们跟孩子了,看都晒红了脸。”

  “外婆,我好想你。”杜谦良每年都来杜家一两趟,对柳夫人很是熟悉。

  柳夫人当先抱起杜谦良,在怀里掂了掂。

  “嗯,不错,长大了。”

  柳家外公则是细细的看了看柳宴安一眼,见他面上气色好,这才转向杜青羽。

  “一路上真是辛苦姑奶奶了,快些进屋休息吧。”

  说话间,又抱起眼巴巴的看着被外婆逗弄的姐姐,刮了他一下小巧的鼻梁,笑到:“谦良小宝贝,想不想外公阿?”

  “谦良想外公。”杜谦良隐约对面前慈祥的男人有印象。

  龙凤胎在驴车上见哥哥姐姐都被人抱了起来,急的也张开双臂求关注。

  “哎呦,这就是亲家家的娃娃,一个个水灵灵的,宴安可真是有福气。”

  二十多岁的浓妆男人近身就要抱龙凤胎。

  柳宴安不着痕迹的抱起了杜谦荨,冲着一边逗孩子的柳平道:“宴平,抱着谦禾,咱们进屋。”

  柳宴安至始至终一个眼神都没留给这对浓妆男人,浓妆男人手僵在半空中,最后讪讪的收了回去。

  杜青羽心里八卦之火熊熊燃烧,有情况阿这是。

  进了大门,两排是一些较为的低矮的房屋,这里应该是下人或杂物间了。

  正前方是一雕刻这富贵花的屏墙,绕过屏墙,又是一道门。

  门后两旁是正常规格房屋,这应当是东厢西厢了,正屋则是三间大房,在院落最中间。

  正屋和西厢的间隙里,有一条过道,通向正屋之后,那里便是后院。

  每片房子之间都用花草树木巧妙的隔了起来,互不干扰。

  “西厢房早就给你收拾好了,还是以前那个样,谁也不让他进,那个下贱胚子竟然想让他侄儿染指你的房间,我呸……”

  “爹——”

  柳宴安面上有些难堪,他不愿意在妻子面前提及母亲的侍郎。

  黄氏红了眼眶,“孩子先让我带着,你和青羽就先去歇息片刻,晚饭了我去你们吃饭,赶半天车了,你们也累了,等你休息好了,咱爷俩再说悄悄话。”

  黄氏说完就领着孩子们出去,扬言一定要好好享受这天伦之乐。

  见丈母爹出去了,杜青羽这才放松了下来。

  悄悄看了一圈房子,有绣着花鸟画的屏风,垂着琉璃珠的帘子,靠在墙角摆满书的书架,红木书桌,挂着粉色纱帐的拔步床……

  突然意识到这就是柳宴安未出阁前住的屋子,杜青羽顿时不自在了。

  这时两个小厮抬着桶热水进了来,一个上去伺候柳宴安,帮他出去外衣,一个就想来伺候杜青羽,解她的衣衫。

  杜青羽吓的一个后退,捂住胸口,瞪向这年轻小厮,耍流氓?

  柳宴安噗的笑了,挥手,让两个小厮出了去。

  每年爹爹都要派两个小厮来试探这个媳妇,今年也不例外,往年娘子不习惯人伺候,只赶了他们出去,今年娘子的反应却格外可爱。

  “娘子你先洗,我去看看孩子们,可不让他再们吃多了糖。

  柳宴安想到往年孩子们一到爹手里,就宠的无法无天,这回一定要给孩子们定好规矩。

  见柳宴安出了去,杜青羽这才舒了口气,解了衣衫,踏入木桶里,浑身浸泡在热水里,热泪盈眶,四个月了,终于又泡上澡了。

  洗着洗着,杜青羽却慌了起来,这个房间貌似只有一张床……

  这是要跟柳宴安同塌而眠的节奏?

  可不可以不一张床?

  可是该怎么解释?

  顿时没了泡澡的心思,胡乱擦了擦水珠,却找不到换洗的衣服穿,行李还在驴车上,没拿进来。

  偏偏这会儿又传来了脚步声,杜青羽一不做二不休,一掀帷幔,就躲在了床上。

  “娘子,洗好了吗?”

  柳宴安手上提着装着衣服的包裹,在门口问了句。

  “我洗好了,你进来吧。”

  杜青羽听进来的是柳宴安,放松了不少,陌生环境下,她还是依赖柳宴安的。

  “不再多泡会吗?”

  柳宴安看着将头探出帷幔一脸红通通的杜青羽,笑着递上了干净的衣服。

  杜青羽身出一只手,接过衣服,再次掩起了帷幔。

  夏天的帷幔又能遮住多少,放下围在身上的薄被,杜青羽快速度的穿好衣服,脸更红了。

  本质上她还是那个内心保守的现代大龄未婚女孩,这么的在男子面前,尽管是女尊,尽管是这具身体的夫郎,她还是会羞的不能自己,她的自尊使然,现代社会里的一切学识教养,都是在教会她自尊自爱。

  帷幔外,渐渐响起了水花声。

  杜青羽心扑通扑通的跳着,她知道这是柳宴安在洗澡。

  她禁闭双眼,躺在床上,面对墙壁,生怕看到些什么。

  一秒十秒百秒……

  终于,水花声没了,擦拭水珠的声音、穿衣声、脚步声……

  帷幔被掀开了,一丝凉风透了过来。

  身边有人躺了下来,鼻尖嗅到了好闻的气息,手指不小心触到一起,冰凉清润……

  杜青羽禀住呼吸,心越跳越快,额头上起了越来越多上汗水,眼前仿佛看到了星星,这是中暑的感觉,鼻尖一热,温热的液体顺着鼻孔留了下来。

  大脑一片轰鸣,杜青羽终于承受不住剧烈的心跳,眼前一花,晕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