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族学劝学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287 2019.10.01 08:02

  还不到农忙的时候,杜家村的村民们却开始忙活了起来。

  在杜青羽强烈的建议下,杜氏一族决定修建族学,用以规范族中子弟潜心进学的清净之地。

  地址就定在小玉山山脚下的那片竹林旁的空地上,为此,杜青羽还和族长强烈的辩论了一番。

  “族学是一定要建的,但未必要建那么远,去那里要一刻钟的时间,会耽误你们学习的,我看在村里选个位置最好。”

  杜守意一甩袖子,态度坚决。

  “才一刻钟的路程,能有多远,即可强身健体,又可欣赏四时美景,陶冶情操,壮阔胸襟,在村里,每日来回都是泥巴墙,大粪坑,不去欣赏秀丽山河,又怎么能做出锦绣文章?”

  杜青羽挺着脖子,不怕被敲脑袋。

  杜青波乐意帮腔她小妹,“是啊,娘,那里风景那么美,我们还打算在那来个流觞曲水呢,您不知道,前几日我们踏春,受那美景熏陶,觉得整个人都清爽许多呢。”

  “罢了,你们不嫌来回麻烦就好,就怕孩子们冬日嫌天寒路远,厌了读书。”

  杜青羽这一听,很是犹豫。

  杜青波这边却排着胸脯保证:“放心吧娘,大不了冬日我们陪着孩子一起读书,左右冬日也无事。”

  族学的位置问题就此敲定,说是族学,其实就是就近捡些石块,简单的砌成面积稍大稍高的大堂模样的房子。

  为了保证能三百六十度的欣赏美景,大堂四面都开了巨大的窗口,窗户是木质框,糊着油纸,平时都用一根木棍把窗户支起,这样一来随时都能看到满目绿色。

  这么大的窗,为了不被风雨侵扰,大堂的屋檐也特意向外延伸了很长,紧邻这屋檐的是四面长廊,远远看去,也是一雅致的建筑了。

  忙制止了族人要在石头墙面上刷泥吧的动作,族人不解,“墙面上刷泥巴,保暖还保护墙体,这么多年建房子不都是这么做的吗?”

  “柳生姨呀,您看,这山这水美不美?”

  “美!”大娘深吸一口气,觉得一天的劳累都没了。

  “柳生姨,您再在看,咱们村糊满泥巴的房子和眼前这只是石块的房子哪个美?”

  这位姨仔细看看了看,确实,在这青山绿水之间,咋一出现个泥巴房,反而破坏了这韵味,眼前黛色的墙体配着这房子的构造倒是雅致多了,和这美景倒也相得益彰。

  柳生心里摇了摇了头,叹了口气,童生生女还是个爱美了,罢了,等冬天被冻上一冻的时候就晓得厉害了。

  群众了力量是强大的,集全族之力,族学的建成不过十天左右,手巧的人家还用木板打了几个书架摆在墙边,大堂中心则摆了几排长长的木桌和木凳,足够族中孩子们坐了。

  这族学有了,这学问谁来教呢?

  杜青羽先声夺人,表明要教族人们算术,以便族人们会算账,出门在外买卖东西也不至于被骗,且只要有时间,不管大人小孩都可以来学。

  族人们拍手叫好,这算术有人教了,这识文断句做诗写文章这块就落在了姜表妹姜写意身上了,姜写意虽年轻,可才学那也是有目共睹的。

  第一堂课,是识字,姜写意坐在夫子专座上,看着下面一群从四五岁到十几岁的孩子们,还有最后排族长族老们,激动的面色通红。

  “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来鸿对去燕,宿鸟对鸣虫。……人间清暑殿,天上广寒宫。两岸晓烟杨柳绿,一园春雨杏花红……一蓑烟雨,溪边晚钓之翁。”

  杜守意双手负在身后,悄悄走出大堂,站在长廊上,望向不远处的袅袅村庄,眼眶发红。

  耳边不时传来孩子们的稚嫩读书——《声律启蒙》,多久没听到孩子们背声律启蒙的声音了。

  思绪不由自主的飘到了几十年前,自己还是孩子的时候也曾摇头晃脑的跟着夫子读声律启蒙,文字优美,朗朗上口。只是战乱一起,学堂没了,家园没了,希望也没了。

  没想到有生之年自己还能重建族学,还能再次听到这天籁之音,这一辈子,多苦多累,都值了!

  第一天孩子们上学堂,村民们都来接孩子们了,一路上充满孩子们的童生同语。

  “娘,您有七文铜钱,给了我两文,还剩几文呢?”

  健壮女子瞟了一眼旁边的丈夫,心虚了,“别胡说,你娘哪来的七文钱。”

  女童不悦的撅起嘴巴:“娘你真笨,是五文钱啦,这么简单的算术都不会,我可是一学就回的,夫子都夸我了呢。”

  男子没有理会明显心虚的妻子,抱起女童,心里满是骄傲:“是,我们家的女娃就是聪明。”

  “弟弟也聪明,以后叫弟弟也来学堂了,童生夫子说了,反正不花钱,男孩多学点知识也总会用的上的。”

  年轻夫妻对视一眼,陷沉默。

  类似的交流比比皆是。

  这边,一八岁左右的女童指着飞过的大雁叫了起来:“来鸿对去燕,宿鸟对虫鸣,爹爹,我们老师说鸿是一种志向很高的鸟,是要飞穿越云层,拥抱蓝天的,寻常的鸟是不能与它比的,我将来也要做鸿,飞的最高最远。”

  男人看了一旁妻子一眼,笑了起来:“好,我儿有志向。”

  “但是,爹爹娘亲,明天可不可以让哥哥弟弟们也一起来读书哇,女儿觉得他们也应该多学些知识,夫子说男孩虽不必科考,但多明些事理,总不会是坏事……”

  一七岁女童兴奋给大人们背诵新学来的诗文:“……两岸晓烟杨柳绿,一园春雨杏花红……一蓑烟雨,溪边晚钓之翁。娘亲,你们听听,这是多美的语句阿,若不是跟夫子们学了这些,我竟不知道话还可以这样说,普通的风景竟可以变得这般美好,还有咱们村,以前我竟是白活了这么多年,看太阳只知道叫太阳,却不知道晚照对晴空这么美的诗句……”

  牵着女童小手的女人忍不住笑了起来:“噗,你才多大阿,说什么白活这么多年,好好跟着你夫子学,你会看到更多的美景。”

  女童停下脚步,认真的看着双亲:“所以娘亲爹爹,你们看,读书可以看得到这么多好风景,让家里的兄弟们也来读吧,孩儿也想让他们看到书中的风景,不忍心等他们老了,看山只是山,纵是想说点什么,却脑中空洞无物。”

  年轻夫妻愣住了,看着眼底闪烁着光芒的女儿,脑海里想起家中等待的儿子们,是啊,这般美好的诗句,凭什么男儿不能领略。

  这一夜,杜家村不知多少为人父为人母的村民失了眠,他们几乎在同一时间做了个重大决定。很多年后,待家里子孙后代成才,姻亲得力,他们纷纷庆幸此刻的决定,也无比感谢那位夫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