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桑基鱼塘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053 2019.10.09 07:25

  杜家村的人对杜青羽的小院看了又看,对柳宴安夸了又夸,最后目光纷纷移向了兔子窝。

  “嘘,兔子很胆小的,已经吓死好几个了。”

  杜谦良食指放在唇边,示意大家小声,轻轻掀开石头墙上盖着的竹匾,一窝白生生的小兔子凉在众人眼前。

  “老兔子很厉害,生了七只小兔子呢,娘亲说要不是公兔子死了,两个月后还会有小兔子出生。”

  “真的?一窝生七个?两个月生一胎?乖乖,还有这好事?”

  不少族人看到了里面的利润,心动了,纷纷请教兔子的养法,以往没往这边想,如今既然多了条出路,那自然是要抓住机会。

  杜清羽原意也是让族人们养兔子的,左右兔子繁殖力惊人,养的好,对族中来说也是好事,所以对于养兔子的一些法子,专门写在了纸上,让族长带大家去研究。

  终于送走了族人,杜青羽用袖子扑了扑鼻子,觉得空气清新了不少。

  这是一个贫穷的时代,所以你别指望这里的人洗澡能有多勤快,况且天气已经渐渐转热,又汗味是正常的,这是勤劳农民的见证,但是若汗味再加上脂粉的香味,那就让杜青羽无法忍受了。

  柳宴安不是没有看见妻子的小动作,悄悄背过身笑了几番,自从发现妻子不喜人妆拌之后,他就不曾在脸上涂抹过脂粉,如今习惯了倒是觉得轻松,尤其是夏日,脸上更是清爽许多,幸好她不是个爱看红妆的。

  再过几日就是麦子就要熟了,往年,杜青羽蹲在磨刀石上一下一下的磨着镰刀,她不知道,往年因着读书之故,农忙时,柳宴安照顾一大家子家务,自家的农活都是让父母大姐姐夫代劳的。

  柳宴安看着哼哧着磨刀霍霍的妻子,鼻子不由得酸了,妻子她真的变了。

  往年的这个时候她是做什么呢?或是在玉山县城里最好的酒楼里,陪着她那些朋友们吟诗;或是在县学里温习书籍;或是心情不好,躺在床上每日叹息。

  ……

  这个年头,粮食是最珍贵的物资,所以小鸡仔是不敢用粮食喂的,好在村里最近闹虫灾,树上掉落的一些毛毛虫都够小鸡仔们吃了。

  不多时,杜青羽就觉得自家葡萄架上的毛毛虫少了不少,忽然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自己小院里的都突然多了那么多毛虫,村里呢?更何况村里还要靠桑树养蚕来织布屁。

  最近村里一直忙于其它事情,竟没主意到这个,杜青羽加快步伐,去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水塘走去,果然水塘边种植的大片桑树上除了蚕宝宝外还有毛虫争食物,又去村里的池塘的边转了遍,皆不能幸免。还好虫害目前只在村里,并没有扩散到小南山那里去。

  杜青羽觉得自己这是犯了大错了,为了口腹之欲,竟招来了虫害。一定要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不可,要不然,明年族人就没有新意穿了。

  杜清羽怀着深深的罪孽感,跑去找一些有经验的老人,询问方法。

  一群人在桑树下看了又看,最终,一年长的大娘说话了。

  “这也是没办法阿,每年不都是这样,这杀天的虫子,我们也奈何不了它。”

  每年都这样?杜青羽心里负担轻了不少,看来不是因为自己吃了不少麻雀的原因,那必定有其它原因。

  杜守意也是重重的叹一口气,随意的靠在一颗桑树上,做了下来,“这虫子真拿它没办法,以前咱们还把蚕养在屋里,可这毛虫不是更嚣张了?干脆养在树上,让它们自个争去。”

  杜青羽曾在这个世界的《齐民要术》上看过,这里已经有了室内养蚕的技术了,还有专门的养蚕工具及养蚕室,杜家村之所以直接在桑树上养蚕,也是无奈之举了。

  初来这个世界时,还是春天,池塘边的树木多是嫩稚嫩叶,一片生机,美似一幅画,如今这池塘则多了一些违和之色。

  池塘的水仿佛没那么清澈,细问之下有股怪味,桑树底下除了枯枝败叶,也多了一些密密麻麻的黑色小颗粒状东西,隐隐散发着腐败的气味。

  “这是……”

  “那是蚕屎。”

  蚕屎,又叫蚕沙,处理好了可以入药,处理不好,就是垃圾。

  池塘的水面上也飘着不少新落点蚕沙,池水死气沉沉,只有鸭子浮在上面。

  “这水里有鱼吗?”

  “有也被鸭子吃了吧。”

  杜青羽好像找到了解决之道,大量蚕粪枯叶因为没有处理而腐败,因此招来了虫类,不仅如此,蚕长期在这种环境下也容易生病。

  而这种困扰,在另一个时空却早已解决——桑基鱼塘。

  虫子以级生病的蚕可以让鸡来吃,蚕沙可以让鱼来次,鱼粪以及池塘的淤泥又可以反哺桑树,这是一条完整的生态链阿。

  “你是说不让养鸭子了?改养鸡?”一养了不少鸭子的大娘忍不住捏了捏拳头。

  “不是,您能看着鸭子不下水吗?鸭子这么多,老吃鱼,鸡却不会。”

  大娘蹲了下去,“那我少养点,不让它们下水,多简单的事,池塘外面圈一层篱笆,它们不就下不了水了,大不了赶它们去村外头的小溪里玩水。”

  “这鱼,也好弄,去溪水捞点放鱼塘里。”

  “嗯,还有这鸡,也可以养点,就圈在桑树下,给它们垒几个鸡窝,但也不能养太多,万一要用粮食就完了。”

  大娘,您想多了,不等它们吃粮食,这鸡就养肥可以吃了。

  渐渐的,桑基鱼塘这个词汇在村里传了开了,夏日里,不少少年们再村外的溪水里扑腾,向多抓点鱼儿投放到池塘里。

  何蕴之自然也听说了此事,亲手赠与了杜青羽一些莲花种子。

  二人相视一笑,仿佛领会了彼此的意思。

  何蕴之很满意,果然是个雅致非凡的任务,这么美的景色怎可少了莲花相伴,待莲花盛开之日,必要作上几幅画才好。

  杜青羽也很满意,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这里这么多池塘,若是种上莲花,那莲藕还会少吗?唉,这儿的人,放着宝也不会享受,悲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