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教育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164 2019.11.14 18:10

  远在临安府的杜青羽没想到她的名字在这么多人口中提溜个来回,此刻的她正在欣赏自家的新房子。

  她没有选着用青砖垒院墙,依旧是半石块、半篱笆墙,一切以美为先。

  越过篱笆墙,可以清楚的看到小院中间一排坐南朝北的主屋,共八间主屋,这就是他们以后的大堂卧室以及书房了。

  主屋左右两侧又各有两排稍微低矮的房子。

  一侧是厨房、杂物间、洗澡间,另一侧也是三间,将来当客房也好,储存也好,现在盖它纯粹为了对称。

  厕所则盖在后院,和猪圈盖的相邻,后院还特意留了个后门,将来处理粪便了就不用绕一圈到前门了。

  院里还用石块铺成几条小路,通向各个房间,剩余的部分依旧种着蔬菜和花草树木。

  房间的地上铺成了水泥地,不再是原来的泥巴地,墙上粉刷着白灰,显得房间干净明亮。

  穿越至今,杜青羽终于觉得生活有奔头了。

  但杜青羽的生活并没有因此清闲下来。

  今年对于杜家村的人来说是个丰收之年,夏蚕又肥又多,吐的丝比往年都要好,村里的男人们近几日每日都是喜气洋洋的,包括柳宴安都要跟着杜姜氏他们一起整理蚕丝。

  往年是族长夫郎带领大家整理蚕丝、织布的,今年他把这个任务交给了自己的妯娌,他则是带着族里的到了年纪的少年们找杜青羽。

  要杜青羽教他们腌菜之类的厨房事务。

  族长夫郎的心思心思很简单,完全是为了杜家儿郎们出嫁后,能多一份生活技能,至少多学点腌菜做馒头之类的手艺可以不再挨饿。

  杜青羽不由得感叹并庆幸自己穿越在了一个淳朴善良的家族里,因为杜家完全可以将这些腌菜方子当作家族产物,杜绝外传,用以牟利。

  族长夫郎带着一群半大少男来到了杜青羽的院子里。

  十五个少年郎俏生生的立在杜青羽面前,奇奇的对这杜青羽鞠躬。

  “夫子!”

  杜青羽吓了一跳,自从何蕴之来了之后,她很久没听到夫子这个称呼了。

  “姨夫,他们不用这么正式吧,该叫我姐叫我姐,该叫我姨就叫我姨,叫什么夫子。”

  族长夫郎有搭理杜青羽,转身面向面前一排的少年们,深色严肃。

  他作为族长夫郎,教养祖宗男儿,是他的责任,孩子们是他看着长大的。

  他可以摸着胸口说,他尽力让杜家男儿在杜家村活的轻松些,不想其它村子那样,不把男儿当亲子看,所以他杜家的男儿个个自信大方。

  但他更希望孩子们出嫁后能过得顺心,将来虽不说夫妻恩爱,但也能得妻家尊重,不至于落得磋磨的下场。

  “儿郎们,你们有的已经定亲了,有的也到了该说亲的年纪了,很快你们就要离开杜家,去一个陌生家庭。”

  “对咱们男儿来说,嫁人就像第二次投胎,谁也不知道嫁过去,会是什么光景。”

  “但你们要记得,不管之前允你们进族学读书也好,还是现在叫你们生活的本领也罢,长辈们的心意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希望你们在妻家站的更稳!”

  “咱们杜家的孩子,不管男儿还是女儿,都是咱们的心头肉,但老头子心里更担忧你们男儿,女儿受欺负了,她可以建功立业,重头再来,男儿若是受欺负了,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在妻家被人磋磨死,娘家人也未必知道。”

  “世道对男儿本就如此残酷,所以,我万分希望你们将来能嫁个好心的妻家,被人庇佑一生;如果不幸,嫁入虎狼之窝,那我希望在你们绝望的时候,能想起你们曾经的学过的本领,用它来庇佑自己!”

  “你们呢能做到吗?”

  “能——”

  族长夫郎的一番话,说哭了这群少年郎。

  “最后,我希望你们能记住,杜家永远是你们的后盾,只要你们将来心不歪,不做错事,你们受欺辱了,一定要记得给我们报个信,咱们杜家好着呢。再不济,单你们羽姨的歪点子就够他们吃一壶的。”

  族长夫郎的最后一句话逗笑了少年郎,杜青羽叹口气,她真是躺着也中枪。

  但她是真的被感动了,单为了族长夫郎的这一片拳拳爱护知心,她也要尽全力教他们,为此,杜青羽还特意做了一份教学计划。

  第一堂课就是教孩子们做腌菜,也叫酸菜、泡菜。

  孩子们学的很认真,杜青羽教的也就很有成就感。

  杜青羽是用腌白菜给孩子么做的例子,孩子们知道流程之后家家户户的菜园子都遭了殃。

  他们创新了腌萝卜、腌韭菜、腌蒜苗、腌豆角……

  杜青羽不得不叫停,“孩子们,虽然咸菜易于保存,冬季吃了方便,但也不可常吃,况且真到了冬天,还有别的法子用来储存蔬菜,挖地窖就是个不错的主意……”

  “新鲜蔬菜吃了更好,吃不完的菜腌了够冬季吃的就可以了,蔬菜还可以用来切开晒了做菜干保存,不止腌菜一条路,记得了吗?”

  见孩子们终于止住了对咸菜的热情,杜青羽这才呼口气,咸菜对于地大物博的华夏人来说,那是迫不得已的产物,也只有棒子国这种贫瘠的地方才拿它当宝。

  每个孩子都亲手做了咸菜放在角落里,并期待着二十天开坛的那一刻。

  在这期间,杜青羽以权谋私,拿孩子当苦工,带着孩子们漫山遍野的摘野果子。

  山腰上,杜青羽背着竹筐累的直喘气,她太高估自己的体力了,背了慢慢一竹筐野葡萄。

  “呼,好累,羽姨,咱们背那么多果子做什么?吃不完会坏掉的,你定是拿它做好吃的。”

  杜谦幼小朋友也在这堆孩子里,最近很是崇拜杜青羽。

  “夫子应是拿它做果干,或是酿酒。”

  说这句话的是杜星童,曾经给杜青羽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是个特别聪明的孩子,如今也是杜青羽的得意“弟子”。

  “没错,吃不完,咱们用它来做更好吃的,做成蜜饯、果脯、果酒都可以,还能储存很久。”

  不是没人采了野果子去县城里卖,但那都是苦力活,价格低廉不说,也没有保鲜的手段,往往不等卖出去,水果就烂在了家里。

  而且县城里家家户户也种有果树,在这个消费力极低的世界,很少有人拿钱来买水果。

  所以她要需要对水果进行加工或是储存,等到别人没得时候再拿出来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