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怀璧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026 2019.09.28 12:03

  这几日,杜青羽陷入了疯魔之中,这个时代的纸张极为昂贵,原因就在于造价极高,且制作过程很是繁琐。杜青羽舍不得用这里的纸张来如厕,况且这纸张表面粗糙,跟用树枝如厕也差不了多少,只能想办法自己造纸。

  既然后世薄而轻柔的纸张会大量进入市场,那证明必有更好的方法造出更为细致便宜的纸张出来。

  这个时代的造纸产业是在官服的管辖范围下,被几大皇商垄断的,造纸术被称为我华夏独有的秘术,这也是华夏百姓将自己区别于北方蛮夷的重要证明之一。

  所以造纸一这方面,杜青羽只能凭借着现代不知在那看过的造纸方法这些模糊的记忆来慢慢摸索。

  破衣服好像可以,但这个要pass掉,这个年头破衣服都是宝,树皮也不行,这里没有大兴土木,上哪找树皮去,再说,好端端的树,她要是给扒了皮的话,会被骂缺心眼的,竹子也不太好,会破坏环境的。

  麻倒是可以,还有藤,稻草,最好是农作物秸秆,什么便宜好弄就先弄什么。

  这几日,柳宴安发现自家妻子一直在做着一些奇怪的事情,碍于三从四德,他没有过问,只能在一边看着,间或搭把手。

  亲眼看着她在院落里疯了一般把稻草剁的稀碎,吓的孩子们躲在屋里只趴在门缝出偷看。

  亲眼看着她把碎成渣渣的稻草和着草木灰一起放进唯一的锅里蒸煮,这个时候他甚至是怀疑妻子是不是真的疯了,那稻草是喂畜生的,人真的不能吃阿,更何况那草木灰,是用来盖大粪的。柳宴安决定,无论再穷,也一定要换个新锅来使。

  之后,柳宴安好像看懂了什么,妻子将煮的稀烂的杂物又细细研磨成了浆糊,看她把筛面的筛子放在了浆糊里,在捞了出来放在太阳底下。

  筛子上铺满一层均匀的糊状物,若是晒干了,那就是……那就是纸!

  噗通!柳宴安心跳的极快,妻子从何处竟学得了造纸之术,皮肤无罪怀璧其罪,况且这非权势是不敢沾染造纸这一门的,这是福还是祸?

  长久的等待,等杜青羽捧着晒干的成品在院落里欢呼时,柳宴安终是支撑不住,无力的坐在地上。

  杜清羽停不在欢笑,看着面色苍白,紧盯着她手中纸张的柳宴安,突然觉得自己可能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柳宴安忍不住垂泪,他看的很清楚,纸张要比官家出来的光滑细腻、薄而轻巧,曾听闻官家造纸需要布匹,需要树皮,需要嫩竹,听闻那学风重的地方,山都伐枯了,造价极高,且一张纸从开始到成品要花很久的时间,但妻子却只是用最常见的稻草,几天里就做出了更好的纸张来。

  如果若是权贵们知道这等方法,他们会不会来争夺这方法……

  杜青羽此刻也明白了柳宴安的担忧,是啊,这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古代阿,这里没有民主,若是没有足够的权利或是庇护的话,很容易被人欺压的。

  “叫上爹娘,我们一起去见族长。”

  还好在古代还是有宗族庇佑的,反正她造纸只是为了方便上厕所,从没想过在这个地方盈利什么的,造纸的方法原就是打算献给宗族的,所以还是交给族人们解决吧。

  族长家里,杜守意、杜守心姐妹二人捧着薄薄的一层纸张,却双手颤抖不已,只觉得有千斤重。

  终于,杜守意忍不住了,快步走出茅草屋,仰望苍天,双臂大张:“老天啊,终于是要后代我杜氏族人了吗?苍天右眼阿!”

  最终在族长的沉思下,敲板,尽快将这种造纸献给玉山县县令。

  杜青羽深以为然,宝物护不住那就尽快脱手,死道友不死贫道,让县令接受这个甜蜜的负担去吧。

  “我不同意,凭什么阿,这是小妹想出来的注意,凭什么给别人!”杜清澜颇对这个结果颇为不满,激动的口水都喷出来。

  杜守意从来没指望自家二女儿这个憨货能开窍,重重的在她头上敲了一把:“有你说话的份,滚一边去,牛给喂饱了去,明日咱们就去县城,青羽,那纸还有多少,都带上,让县老娘给看看。”

  杜青羽差点没让那句县老娘给呛住,也是,有的朝代县令都只能被称为青天大老爷,知府以上的官才能被称为大人。到了女尊,这县令老爷自然就变成了县令老娘了。

  第二日,杜清羽作为制作人,自然要带着成品跟着去县衙,其实她还悄悄偷留了一塌子纸用来如厕,此外还有杜守意、杜守心两位长辈,以及杜青波、杜青禾两位大姐。

  柳青羽不明白杜家村离玉山县这么近,为什么还要用牛车。

  这个世界的牛车非常坐着非常不舒服,路面也崎岖不平,坑坑洼洼,要不是怕人说矫情,她宁愿地上走着,短短十几分钟的路,她觉得屁股都要磨出泡了。

  后来,杜青羽才知道族长真是厉害,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一个县衙,杜守意就以一族之长的名义成功的得到了这位年轻县令,何之茗的接见。

  何县令何之茗虽然年轻,但这已是她来玉山县第三个年头了。何家前朝就本是京城望族,后来战乱四起,何家当家太太睿智,另择明主,跟随凤家天之骄子也就是当今大夏朝凤椅上坐着的那位一起打天下,最终取得胜利,何家全族也重新安落在京城。

  何之茗是何家三房的嫡长女,也是何家那位老太太的孙女,家教森严,自小就学得诗书礼仪,修得一身凛然正气,好为了有一日能卖予帝王家。

  多年苦读也终于得到回报,在三年前中了成功入得金銮殿,得天子赏识,取得二甲前三的的进士功名。

  她觉得天下初定,各地都需要人才的,未必非要留在京中苦熬庶吉士,为百姓做实事也是一番成就,所以就选着下放到急缺人才的临安府,成了临安府辖内里玉山县的七品县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