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待客(修)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032 2019.10.12 11:58

  “宴平贤侄也得了童生?”

  族长拔到嘴边饭又给放了回去,急切问到。

  “可不是嘛,这青羽她夫郎可真是好命阿,妻主和妹妹都是童生了,赶明她们再都往上考,一个个取得秀才举人那就更了不得阿。咱家的清波清澜是死不开窍的,只能盼着孙子成材了。”

  杜姜氏还没走远,听了心里更不是味了,亲家本来就富裕,弄得自家小女儿在她夫郎面前矮了一头,这女婿妹子又是个得力的,以后会不会震不住屋里,唉,愁!

  “宴平,来,你过来。”

  “姨,您叫我。”

  族长满意的看着面前的后生,不错,十七岁,年轻,前途可观,且又是姻亲,合该拉她一把,谁让他们这么巧,恰好今年得何先生为夫子,这是他们杜家村人的运道,也是孩子的运道。

  “宴平呐,童生取得什么名次阿?”

  “不高,只有第五名。”

  柳宴平知道面前的人就是杜家族长,在她面前恭恭敬敬,眼睛不敢乱看。

  “第五名,不错,不错。早前,族里有幸请的一位夫子,出身京城何家,是何县令同宗同族。早年曾取得二甲进士,才学不比如今的何县令差,只是天性散漫喜欢自由,不曾入朝为官,不知你愿不愿意来我杜家族学读书哇?”

  青羽这孩子虽然十五岁就取得童生了,但也才二十几名,亲家这孩子后力足哇。

  柳宴平愣住了,何家?是京城的那个何家吗?既然是何家人,又怎会出现在这乡野之中?

  柳宴安却激动了,名师难求,若是能得如此厉害的夫子教导,妹妹她科举之路必会如虎添翼。

  “你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谢谢族长大姨!”

  柳宴平这才如梦初醒,刚要行那跪拜礼,就被族长扶住了。

  “你是青羽侄女的夫妹,也算是我们半个杜家人,况且你又自己争气,以后再族学可更要用心学习,早日考得秀才,让你那不争气的嫂子羞死去。”

  杜青羽无奈,真是躺着也中枪。

  一天,日出到日落,在现代一天能干什么呢?

  睡个懒觉,刷个电影,吃点饭,打个游戏,也许一天就这么的没了,很快,仿佛眨眼间的事。

  但今天这一天,却是杜青羽觉得这一生最漫长的一天。

  要忍受着背上的大日头,要忍受浸湿的衣衫,要忍受麦芒扎在身上的痛痒感,还要忍受手心的痛感,因为手心磨出的泡被磨破了。

  农人不易阿,应该在手上缠块布的,等有钱了一定要雇人来收麦子。

  拖着快要累点的身子跟着族人们回村,只要一想到还有大半块麦子没割完,就更觉得心酸。

  杜姜氏早早的就在老宅里摆好了饭,热情的招待路上特意请来的族中长辈还有柳宴平坐那。

  “来来,今个大家都辛苦了,都上座,这还有酒,吃好喝好,明天更有力气。”

  酒?杜青羽瞪眼一瞧,还是县长奖励的酒,早快忘了还有酒的事了,没想到今天倒是喝上了。

  “今天高兴,宴平这孩子也考上童生了,我特意煮了几只鸭子,宴平你可一定要多吃点哈,你们吃,我去灶台看着去。”

  杜姜氏讲饭菜摆上桌子就要出去,桌上旁都是一群女人。

  杜青羽嘴角抽了抽,在另一个时空,那个时空的古人也是这样,来客人了,做饭的女人却没资格上桌子吃饭。

  “爹,你也坐这吃吧,忙了一天了。”

  杜姜氏猛的回头,惊了。

  饭桌上静了几秒,有人说话了。

  “是啊,大兄弟,做吧,都是自己人,忙活一天了,趁热吃几口。”

  “自己人还客气什么,你看还有这么大空。”

  “爹,快坐下吧。”

  杜青河起身就要扶杜姜氏坐下。

  杜守心看了看自家愣住的丈夫,一把年纪了,什么场面没见过,这个时候怎么就慌了?

  “孩他爹,快坐过来吃吧,青羽,还不快给你爹拿筷子去。”

  杜姜氏终是红着眼眶坐在了椅子上,没想到,一辈子了,竟然还能在这个时候坐在桌子前吃饭,这孩子,这是让人窝心。

  杜青羽迈步走到窝棚那边,大姐夫还有柳宴安在灶台前守着孩子们,一口口的的喂孩子们吃饭。

  他们的碗里只有些许青菜,剩下的都是谷饭。

  “怎么不留点肉?你们就吃这些?”

  “怕肉不够,没事,你们吃完了我们在吃也不迟。”

  柳宴安垂下头,她竟会想到这些。

  喂孩子的大姐夫却噗呲的一声笑了,“咋了,是心疼孩子阿,还是心疼夫郎?”

  “爹今天在饭桌上吃,以后你们也会在饭桌上吃的。”

  闷闷的说完这句话,杜青羽就那饭筷出去了。

  她心里不是滋味,在现代的时候,因为职业之故,总会见到一些不平之事。

  那个时候她就想,若是男女能换换地位就好了,女人当家做主,男人在家生孩子受闷气,如今梦想成真了,她却不开心了。为什么男女之间非要争个高下,平等不是更好吗?

  桌子上的鸭肉很好吃,杜姜氏没有说大话,烹饪鸭子的方法应该是传自他的家族,但是杜青羽却没了胃口。

  很想一醉方休,碗里倒有酒,端起碗,顿时去了这个念头,什么酒,这么浑浊?

  喝了一口,唔,这是饮料吧,是了,这个时候酿酒应该没有蒸馏技术,滤酒可能也是压榨法,所以酒的纯度极低,也较为浑浊。

  可怜,想要醉上一场都那么难,等闲了,一定要酿出醉人的酒来。

  唉?酿酒……杜青羽眼睛亮了起来,觉得又找到人生乐趣了。

  月色如水,月光柔和的笼罩在杜家村,虫子渐渐的不再鸣叫,空气渐渐的静谧起来。

  杜青河杜青羽姐妹二人趁着月光将长辈们一一送了回去,这才各自回家歇息。

  杜青羽夫妻俩抱着睡着的孩子,趁着月色赶回自己家,后面还跟着个柳宴平。

  到了家才发现,家里还多了一个人,是跟着柳宴平来的仆人,十三四岁年纪女孩,书童打扮。

  “她叫常胜,本想着让也去帮忙割麦子的,到了村口却发现不少小孩在河里捕鱼,常胜原是太湖边的,自小水性就好,就留了她帮忙捕鱼。”

  还有一层原因,她帮忙可以,可是让仆人去帮忙,她担心杜家村的人误会,她们族长自来清高,误会了就不好了。

  杜青羽心里发愁,就两张床,从穿到这个世界,她就没和柳宴安同床过,再说了她睡的那张床那么小,这可怎么睡?难道要跟他一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