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说服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399 2019.09.25 16:24

  “爹,娘,孩儿打算把科考先放下去,待时机成熟了再考虑科考的事。”

  大堂内,杜家当家太太杜守心端坐再大堂上,面上是典型农家人特有的小麦色,虽然已经儿孙满堂,但身体依旧孔武有力,咋一听闻小女儿此言,抬起屁股下的座椅就要向小女儿砸去。

  “当家的,你要干什么?”

  杜姜氏见妻子要对女儿动手,忙上前拦住,“你就不想听听孩子有何打算?”

  杜老太太气喘吁吁,用力置下椅子,瞪向跪在底下的小女儿:“你说,说不出个所以然,老妇这就打死你,给地底下的列祖列宗赔礼,说不读书就读书,你以为这么多年供你读书仅仅是为了你自个?这是为了我杜家百年基业,为了你读书这是,全族人哪个没照料过我们家,他们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我们杜家能有个出头之人。说吧,看你怎么狡辩!”

  杜青羽苦不堪言,原来还有这样的道理,原本打算不读下去了,看来要另做打算才可以。

  不说别的,当了秀才就是有功名在身了,不只见了县官可以不下跪,还可以免徭役,免几亩地的赋税,房屋都可以比平常百姓家高几寸,好处多多,当然,如果能当上举人那就更好了,不过那也只是想想的事。

  “娘亲,爹爹,孩儿自知这些年读书连累了家人,孩儿知道你们不怕连累,但孩儿自己心里过不去那个坎,拿着你们的钱自己独享清闲,如果这样孩儿都能心安理得的话,那读书还有什么意义……”

  不等话说完,这厢杜姜氏就哭了起来:“我的儿阿,这些年你屡考秀才不过,原来是因为心里存了这些事阿?”

  杜老太太重重的拍在桌子上:“胡说,考不上就是考不上,不要乱找借口。”

  杜青羽叹口气,得了,歪楼了。

  “爹娘且听我把话说完,孩儿也知功名对于一个宗族的重要性,但一个宗族的发展壮大绝不是一个子弟出息就能成的,况且,我杜家这么多适龄子弟,独孩儿一人享这般优待,这对其他人来说不公平。”

  说到这里不得不再次感叹,古人除了皇城脚下,其它地方真的是宗族大于天阿。

  杜老太太面色唯有动容,确实这些年小女儿读书之事带累了不少族人不说,自己家第三代子孙也渐渐长成。

  大女儿清河所出一双的儿女,杜谦幼是第三代里头的长子,如今已是十岁,条件好的人家在男娃刚出生的时候就已着手给他准备嫁妆十岁了,已经迟了太久,再过几年相看婆家,必回让人轻看。还有杜谦人,是杜家长女,八岁的年纪了,千字经还不曾认全。

  “唉!说说你今后的打算,你这些年因读书之故,肩不能挑手不能扛,且又不识农桑,可曾想过作何生计?你这般文弱模样连村里许多男子都比你强壮几分,若是真的在田里务农,这可怎么让我和你爹放心阿?”

  “娘,这正是我接下想要说的,孩儿这些只顾读书,却不曾识农桑,这是孩儿想错了,实在是有违耕读之家的初衷,且民以食为天,农事更是大夏朝的根本,大夏朝如今不过三十年,正是百废待兴之际,何愁没有立身之道?”

  每个新朝代初建之时,当权者为了发展需要,都会不拘一格降人才。比如农商这块,只要你懂农时知四时,农活出彩,那么你就可以破例在司农部当个小官,不强求你文采策论六艺之类的;再比如,你算术好,如果特别缺这方面人才,那么就可以去户部当个杂役,打个下手。当然倒了后期,人才多了,这些当年所谓的特殊人才就会渐渐的被挤出去腾位子,除非这些年你私下够努力。

  “娘,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孩儿如今看明白了,想从修身齐家开始,之前孩儿屡试不第,却从未想过原因,今后孩儿愿放下急躁之心,潜心修学,强健筋骨,做到修身;找到生财之道,让父母阿姐不在为我所累,让家里没有后顾之忧,做到齐家,这样孩儿才能继续科考下去。”

  杜老太太重重的叹口气:“说到底,还是我这为人父母没有能力,没能给你们一个好的环境,白白浪费了你读书的天分,还耽误了大姐……”

  “娘亲快别这么说,您和爹爹给了我们生命,我们本该心怀感激,怎能反过来埋怨,况且比着他人,我们也没差到哪去,孩儿只是不忍心再劳累父母,您为我们做的够多了,家庭的责任应该放在我们年轻人身上,敢于担当,也是为子孙后代做个榜样。”

  杜姜氏在一旁哭泣不已:“当家的,孩子都这么说了,你还有什么不同意的。”

  “罢了罢了,就由你么去吧,别到时候哭给我们看就行了。”

  杜老太太虽这么说着,却只觉得满是欣慰,自家孩子如此担当,何愁家族兴旺不了。

  见终于说服了二老,杜青羽只觉得轻松不已,终于争取了时间面对这个世界的科举了。

  推开门却见一褐色短衫女子立在门前抹眼泪。

  “小妹……呜呜,都怪大姐没本事……”

  杜青河在门外偷听了一路,她小时候是被逼着读书的,只是实在不喜读书,但却仍要读下去,因为家里必须出个读书人,直到十岁那年,小妹出生了,自己就想着如果小妹是个爱读书的就好了。

  果然,随着小妹的成长,也渐渐显露了读书上的天分。

  自己也就欢欢喜喜的放下了读书的担子,娶夫生子,心里却也是希望家里能出个读书人,最好是举人,那样村里就可以在村口立生祠,谁也不敢欺负了去。

  女人三十岁左右的模样,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袖子挽在臂膀上,漏出了漂亮结实的腱子肉,这是个很是健美的女人,如果在现代,这是武警里的警花才有的模样吧。

  “哭什么哭?杜青河你个大娘子这么哭丢不丢人,小妹好不容易好了,你该笑才是。”

  从厨房里走出了个端着饭碗的高大中年男人,头发是利索的抱在青色布巾里的,脸上满是爽利,可惜,如果忽略掉那明显精修过的细眉已经唇上脸上的胭脂话,在现代也算个精英男了,现在杜青羽却只觉得扎眼,这个世界都穷成这般模样了,怎么还有闲钱弄胭脂水粉什么的,唉,无论在什么时代,什么人的钱最好赚?

  肯定是爱美的人,当然也有一部分是因为性别上的差距,在男尊社会,女子处于弱势地位,多依附于男子,还创造了女一悦己者容这句话,多的是打扮漂亮的人。唉,看来女尊社会也不能免俗。

  这个世界的男人虽然可能是因为某些原因,比着原来世界的男人身体纤弱了些,但也多少是个男人,因为常年农活的的缘故,就目前所见算是个个身高体宽。

  女则人比着原来世界的更为英伟强健,身高也普遍高了几公分,除了这些,和上辈子所见的女人没有其他差别。

  杜青羽控制不住捂住眼睛,嘴角抽搐,不再看这眼前涂着眼红口脂的男人,着实辣眼睛,谁知头上却挨了一下。

  “杜青羽,病傻了是不是,见了我连姐夫都不叫了,白疼你了,快洗手吃饭去。”

  杜青羽忙向姐夫告饶,逃也似的离去。

  这一幕被柳宴安看在眼里,他皱起细致的眉毛,仔细琢磨着自己妻子刚才的反应,难道真的是不喜欢男子带有妆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