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帝后情史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134 2019.10.19 23:59

  京城要乱?

  何蕴之皱起秀气的眉毛,“你怎知京城要乱?莫非是万嬷嬷告诉你的?”

  杜青羽也品了一口面前的茶,唇齿留香,后味无穷,但她天生就是个俗人,品不了茗茶,还是更喜欢奶茶花茶。

  “对啊,万嬷嬷说圣上准备向世家开刀子了……”

  杜青羽凑近何蕴之的耳边,将犹豫了很久的话,悄声说了出来。

  何蕴之站了起来,走到窗户边,凝视着前方青翠竹林,忽而笑了起来。

  “哈哈哈……咳咳……”

  没笑几声就咳了起来。

  忽的,一口血从口中吐了出来,落在月白长衫上,犹如雪地里绽放的红梅。

  杜青羽看的刺目惊心,忙扶起摇摇欲坠的何蕴之。

  吐血可是短命之兆……

  “你这是怎么了,对不起,我不该跟你说的。”

  “小姐……”侯在外面的十方也被惊动了,掀开竹帘坚持情景,吓的跪倒在地。

  何蕴之面色苍白,失力的靠在杜青羽肩上。

  “无碍,扶我去塌上。”

  十方仍是跪在地上,杜青羽只得自己动手,刚要扶着她往塌上移去,何蕴之彻底失力,辛而杜青羽拦腰抱起她,才不至于跌倒。

  杜青羽不知道自己的力气为什么大到可以抱起一个成年女人,也对,这毕竟是女尊世界。

  抱起何蕴之,示意十方掀开竹帘,快步走进何蕴之的卧室。

  “你还说无碍,都站不住脚了,十方,快去为你家主子请大夫吧。”

  十方愣了片刻,起身飞奔而去。

  “你身边另一个仆人呢,常穿褐色短衫的那个,最近怎么都没见到她?”

  何蕴之眼底闪过莫名情绪,“她本事宫里的人,自然要回宫去。”

  宫里的人?一瞬间杜青羽脑海里闪过宫廷斗争、朝堂争锋、监视、暗卫等等一系列念头。若要用一句话形容,只能是贵圈真乱。

  “你想哪去了,那是大皇女府上的太医常太医,大皇女唯一的女儿,尚平皇孙与我交好,不放心我长途跋涉,就派来太医随我一同过来。”

  “哦,原来如此……大皇女,说到这个,哎,你说都圣上都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不立太女?”

  当今正德帝凤天赐文韬武略,真乃是天赐之人,十五岁成亲,娶得同为世家子的蓝家嫡子蓝何欢为夫,两人天作之合,情投意合,十七岁便得了嫡长女。

  耐何天公不作美,嫡长女竟是个天残,生来就是个坡子。

  凤家在前朝也是世家大族,凤天赐更是凤家小凤凰,凤家人人捧着的麒麟儿,她的嫡长女竟然是个坡子,这一时间成了权贵们口中的笑柄。

  更有别有用心之人,借此攻讦凤家,诋毁凤家不仁,以至于遭了天谴,借以吞并凤家。一时间,凤家格外艰难。

  前朝皇家皇子一向青睐于凤天赐,像凤家投了橄榄枝,扬言只要风天赐休夫另娶,就解凤家之难。

  后来待凤天赐查之这背后一切,包括女儿的坡足竟是皇家手笔。

  皇子属意有夫之妇的风天赐,艳羡风天赐蓝何欢二人的夫妻之情,就欲除掉蓝何欢,为自己腾位置。

  就下脏手,投药给怀胎的蓝何欢,结果药性伤到了蓝何欢腹中胎儿。

  蓝何欢知晓真香后,悲痛欲绝,认为是自己误了自家孩儿,一心求死。

  风天赐一是舔犊情深,二是爱夫至深,易怒之下,就反了朝廷,此后就是起义之路。

  这一战就是十年,十年里有太多无奈,战争到了关键时刻,凤天赐最终为了取得几方世家大族势力的支持,纳了他们家的男儿为夫侍。

  曾经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誓言就此破灭,蓝何欢从此心灰意冷,念及这些年随凤家冲锋陷阵,十不存一的蓝家好儿郎,一夜之间白了头。

  战场上,他亲人没了,情场上,他爱人也没了。

  杜青羽起初听到正德凤帝,贤德皇夫的故事后,就唏嘘不已,大是大非面前,不知道还能不能说正德帝是不是渣。

  “要我说,这正德帝年轻的时候一定是太风骚了,都成了亲的人了,不好好在家疼夫郎,招蜂引蝶,要不然怎么引的前朝皇子青睐?”

  何蕴之挑起眉毛,“你说的没错,听闻正德帝年轻时风流倜傥,姿容绝代,成亲后对夫郎也是关怀备至,时而携游江州湖畔,时而吟诗表达爱意,一时间引得无数春闺少男暗许芳心,坊间还流传这一句话:嫁人当家凤凰儿。”

  杜青羽抽了抽嘴角,这就是古代版秀恩爱,死的快。

  “啧啧,这前朝皇子也是,看上谁不成,偏看上夫妻情深的有夫之妇,这不,捅马蜂窝了吧!”

  “这世间哪这么多痴男怨女,呸,我看大部分是渣女贱男。”

  “他们喜欢的未必是正德帝这个人,而是喜欢他们夫妻之间的氛围吧了。”

  杜青羽吐槽吐的口干舌燥,再次饮了一口何蕴之煮的茶水。

  “还有你,不是我说你,都病成这样了,还这般嗜茶,谁知道尝饮茶水会不会对你的身体有害,会不会药性相冲,我要有你这条件,我就天天喝牛奶,再不济喝羊奶也成阿。”

  杜青羽不知道她回家之后,隔天何蕴之的县长的侄女就送来了几头哺乳期的羊过来。

  清晨,微风吹过,杜家村家家户户升起了炊烟。

  池塘里种的莲花开了,亭亭玉立,姿态优美,引得村人们频频观看。

  杜青羽昨日答应了孩子们,要带孩子们折荷花玩。

  好吧,其实她是想吃了,油炸荷花、荷花茶、荷花粥,荷叶茶,荷叶鸡,荷叶兔肉……

  等到八月吃莲子,十月吃莲藕,莲花浑身都是宝哇!

  龙凤胎两小只当先一人抱着一朵硕大的莲花,小脸笑的红扑扑的。

  “青羽,你这孩子,摘莲花干嘛,这么好看,可不能这么遭腾。”

  族里一姨妈瞧见了,忙来阻拦。

  “姨,这莲花可以吃的,莲花茶,炸莲花,莲花粥,莲花饼……吃了自带一股清香,对身体也好。”

  “这……”这位姨有点犹豫。

  “吃吧,咱种花就是为了用的,这么多花,今天你不摘,明天就开败了,烂在池塘也是可惜。”

  “嗯,那我也摘点,你刚才说的什么炸荷花、荷花粥?”

  “莲花的吃法,这可得您自己开发了,想到什么吃法,就怎么吃,您若是想到更新鲜的吃法,一定不要忘了告诉我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