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石磨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317 2019.11.07 12:02

  “你说啥?要用糖?早说阿!”

  虎子爹泄气了,早知道要用糖,他就不折腾了,那糖多贵重阿。

  做果酒蜜饯确实要用糖的,不过还是可以做桑葚干,这个就不用糖了。

  “那就做桑葚干,这个不用糖,也可以长时间保存。”

  虎子爹:“桑葚干?怎么做?”

  “挂在墙壁上,注意通风,晾晒干,没了水分就可以了。”

  “还可以这么做?这么简单?”

  杜青羽点头:“就是这么简单,跟晾晒粮食一个原理,就是为了去除里面多于的水分,防止它发霉腐坏,这样就可以长期保存。”

  人类是很聪明的,只要稍微给点提示,他的创造力就会超出你的想像。

  族长夫郎眼睛亮了,兴奋到:“照你这么说,咱们吃不完的瓜果蔬菜都可以晾晒了?”

  族长夫郎想到了什么,痛心疾首:“你往年咋不早说哇,往年咱们白白坏掉了多少水果蔬菜,冬天只能吃白菜萝卜,苦哇!”

  杜青羽能怎么回答,以前她还没穿越呢,“姨夫,你也没问我哇,所以就没往这边想。”

  族长夫郎怒了,“你这孩子,不问你,你还不知道说了,我看你真是读书读傻了。”

  “真是气死人了,走,咱们回去做菜干去,青羽这孩子回去就让她娘教训她去。”

  族长夫郎说完,扭身就要走,作为族长的丈夫,他也是有责任保证族人们吃饱穿暖的,为这,多少年了,他都是省吃俭用,这家送一点米,那家送一点面,他做梦都想家家户户能顿顿吃上饱饭,青黄不接的时候不在挨饿。

  杜青羽看着这群大叔们的浩浩汤汤的背影,忍不住提醒:“姨夫,有的菜水分太多,不适合做菜干,会坏的,用盐腌了做咸菜更好——”

  族长夫郎停住了脚步,“走,你跟我们一起去做菜干——”

  “姨夫,我还得盖房子呢……”

  她确实得看着,卧室里要垒炕,既然还没盖好,就提前留好火道,省的后来在墙上打洞。

  大虎爹:“哥哥唉,咱们知道有这一法子就成,左右夏天还长,不急着做菜干,等青羽盖完房子再找她教咱们。”

  大虎爹说完,就冲着院里打夯的大虎娘吼了一声:“大虎她娘,你们干活可要利落点,早点盖完房子,我们等着青羽叫我们腌菜呢。”

  大虎娘:“那就让她去呗,她在这也干不了什么,你们不知道,刚才打夯,她跟不上号子,被我们举……”

  杜青羽连忙打断:“你们不会垒炕,厨房通风空还有洗澡间下水孔这个得我来弄。”

  好说歹说,劝走了这群大叔们,杜青羽终于体会到了任重道远。

  太阳落山之前,地基算是垒起来了,照这个速度,半个月,应该就可以建好了,这几天她没少做准备工作,砖瓦石灰早已付好定金,县城的人听说是修好的路,表示只要他们村以后建房子都用他们家的材料,他们就会运货上门。

  杜青羽觉得只要她这房子盖起来,村里每人不会动心的,铁定也是要跟着盖房子的。

  回到老宅时,杜青羽受到了孩子们欢迎。

  杜谦语一见到杜青羽,就扑过来,抱着她的腿:“娘,鱼汤真好喝,祖父说是你做的。”

  一把抱起孩子,“好喝,以后天天给你们煮鱼汤好不好。”

  “羽姨,祖父今天的晚饭也煮了鱼汤,就等你们回来吃饭了,谦语弟弟快些下来,很快就有鱼汤喝了。”

  十岁的杜谦幼端着菜碗在灶台和饭桌之间跑的欢快。

  杜守心坐在主坐上,看着底下儿孙们都等着她吃第一后,端起碗喝了一鱼汤,眉头皱了又松,果然好味道,中午老伴带回来的那点鱼汤给孩子们喝了,怪不得孩子们馋了一下午。

  杜青羽和柳宴安怀里一人抱一个龙凤胎,看着龙凤胎将头伸向碗,急的流口水的样子,她就端起碗逗弄孩子,逗的他们哇哇大叫。

  杜姜氏一把搂过杜青羽怀里的女娃娃,嗔怒:“有你这么当娘的,看把孩子急的,千荨乖,再凉凉就喝哈。”

  柳宴安怀里的杜谦禾也在他的照顾下喝上了鱼汤。

  “爹,这鱼汤以后咱们常做,听说吃鱼肉会变得更聪明,孩子们正在长身体,该补补营养,把他们养的白白胖胖。”

  在现代,哪个孩子不是家里的宝哇,一个个养的白胖胖的,父母们巴不得把全天下最好的都弄来给孩子吃。

  但这里的孩子们普遍黑瘦,面色发黄,一部分是营养不良的原因。

  杜守心点头,“理应如此,池塘里养的鱼吃完了,还可以在河里捕鱼,但是这面饼就不要这么吃了,面粉这么贵,稀饭都不够,可不能这么铺张浪费。”

  杜青羽是知道这个世界的面粉来之不易的,有次家里的面粉吃完了,杜青羽才知道这里的面粉是怎么来的,就是用村尾的一个巨大石臼一杵一杵捣出来的。

  小麦只轻微捣几下,就是麦仁,若是将其捣成粉末状,却是要花很久时间,怪不得这里的家常饭都是煮麦仁,谁有那个功夫去捣面?

  要是有石磨就好了,这样面粉就来的容易些,也不用再吃废牙的麦仁了。

  杜青羽赶紧拿起一块面饼,“为什么没有石磨,用石磨磨面粉不是容易多了,用石臼,半天才捣出一点面粉……”

  杜守心:“什么石磨?”

  杜青羽:“就是跟石磙差不多的工具,谷场上,咱们利用石磙给麦子脱壳,同样可以利用石头碾压麦子,将其碾压成粉状阿。”

  杜青羽见众人不懂,就拿了笔纸,画出石磨的大概图样,在现代她曾买过小型石磨用来把玩,对它的原理还是清楚的。

  “你们看,将粮食倒进这个石槽里,转动上面的磨盘,粮食就在两个磨盘间被碾压摩擦,这样就磨成粉了。”

  杜守心沉默半天,后忽然拍在杜青羽肩膀上。

  “你是从哪看的?为何现在才说?你快要气死我了。”

  杜守心起身就要往外走去。

  杜青羽被拍懵了,怎么都反过来怪她?

  杜姜氏跟在后面,急忙问到:“老伴,你要干什么,不吃饭阿?”

  杜守心回头,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还吃什么,去找老石婶做磨去,这可是好事阿,天大的好事,你们先吃吧,不用管我。”

  老石婶在杜家村是打石头最好的人了。

  杜守心大步流星的往外走。

  杜姜氏摇头,“那咱们吃,不给她留饭了,凉了不好吃。”

  杜青羽桌下,和口鱼汤,杜姜氏不愧是做了十几年饭的人,一样的方法,但比她中午做的好吃多了。

  刚吃上几口,又见杜守心折了回来,就起杜青羽的衣领就往外走,边走边骂骂咧咧:“你这孩子,一点都不操心,你不去说怎么做这石磨的方法能成?”

  杜姜氏叹气,默默将那母女俩的碗温在锅里,等他们会来了也好有口热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