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脉络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259 2019.09.22 13:30

  “爹爹,娘亲的病什么时候会好起来阿?”玉雪可爱的小女娃踮起脚看着躺在床上的女人,一张小脸皱的紧巴巴的,小小年纪已经开始懂得忧心。

  年轻男人弯下腰,扶了扶女孩的头顶,看了一眼乖乖站在公爹腿边显得懂事许多的二儿子,还有将将会跑,一派天真的小龙凤胎,鼻头一酸,妻子病了,这阵子只顾着她,倒是疏忽了孩子们,他们也是吓的不轻。

  “嘘,谦良乖,别吵着你娘亲,娘亲很快就好了,带弟弟妹妹们出去玩哈,你们还小,不能过了病气。”

  看着孩子们渐渐跑远,柳宴安这才回身深深向公爹,行了个大礼:“妻子病重,若不是公婆公爹帮扶,晏安真不知道该怎么才好,如此大恩大德,日后晏安若是有半点对公爹公婆不敬之处,必受天谴。”

  “孩子,快别这么说,青羽不止是你妻子,她也是我们看中的女儿阿,谦良她聪明伶俐,怎么不得我们欢心?谦语虽是男娃,但是三岁就已经如此乖巧懂事,让人很是心疼,更别说那对龙凤胎谦荨和谦禾了,那可真是喜人,我和你娘巴不得一直照顾他们。”

  坐在床沿的中年男人是杜青羽的爹爹,杜姜氏姜文文,姜家在前朝曾经也是诗书传礼之家,只是遭了兵祸,一好好的大族四分五裂,姜文文和父母长姐一家在逃难时和族人走散,流落到柳家庄,也就在柳家庄安了家。

  虽然家族是败落了,杜姜氏却不曾忘记祖上的荣耀,一直很注重礼仪,如今虽穿着半旧的粗布衣衫,但是干净利落,虽看着三四十岁的光景,但不难看出此人年轻时也是出彩万分。

  柳宴安听闻公爹的一席话,暗暗放下心来,虽然公爹公婆对妻子不在像往日那般抱有期望,但是对孙子辈还是一般疼爱的,毕竟读书的念头是万万不能断了,一代不行,那就换下一代,一代要比一代强才可以,总会有出头那一日的。

  “晏安岂会不知公婆公爹对谦良她们的眷眷爱护知心,只是毕竟已经分家,按理说应该是我们孝敬公爹公婆才是,谁知竟要反过来劳累你们,不说在大姐姐夫那里说不过去,我们自己心里也是过意不去。”

  顿了顿,柳宴安继续说道:“爹爹,这是当年我从娘家带过的绸缎,如今还剩了些,就孝敬爹娘,您拿去做衣服也好,做绣品也好都是够使的,而且大姐家的哥儿也渐渐大了,合该穿的体面些。”

  柳宴安指向早已准备好的一摞锦绸,虽是年数已久,锦绸在色泽上不如起初那般鲜艳,但在柳家庄有这么多锦绸的也是极少的。

  “杜柳氏!你跪下!”

  杜姜氏沉下脸,重重的拍了把床沿,把躺在床上偷听的杜清羽吓了个一激灵。

  柳宴安心中也是凄苦,他知道这么做必回惹公爹不快,但是不拿出点什么,大姐大姐夫那里有怎能安抚的了。

  杜姜氏看着跪在地上,脊梁却挺得笔直的女婿,就知道少了自己的指点,这女婿靠自己是想不明白的。

  “柳宴安,我且问你,你嫁我杜家几年?”

  “回公爹,足六年。”

  “我再问你,你妻子今年几岁?”

  “妻子她十五岁得童生,晏安也是那年嫁与她,加上这六年光阴,她已是二十一岁。”

  “你是觉得你是他丈夫,你和她相处六年,以后你会陪她过完下半辈子?你和她最亲近的?所以你要拿你的嫁妆送替你妻子送她姐姐做人情?”

  柳宴安垂下头默不做声,他这么不也是为了公婆公爹对自己孩子好点,大姐大姐夫那里能少点白眼,何错之有?

  杜姜氏看女婿还是这般不开窍,重重叹了口气。

  “我想跟你说,在你嫁到我杜家之前,她杜青羽的前十五年认识是她大姐陪伴的,你没嫁过来之前,你对我杜家来说只是个陌生人,但她们两个却是一辈子的姐妹,是她大姐从小把她带大的,是她大姐拿出自己的体己为她读书出力的,我不是说夫妻感情比不了姐妹之情,我也是为人夫的,我只是想告诉你,她们姐妹之间的感情,不需要你来插手,多少姐妹成仇,兄弟阋墙,就是因为你们这样的人自作主张。”

  柳宴安心里暗暗苦笑,公爹还是一如既往的骗自己,没成亲前她们是好姐妹,但成亲后各自有了丈夫之后呢?要妯娌们也亲如一家吗?但这些也只能心里想想,还是要想办法安抚公爹才是。

  “公爹您误会了,那锦缎是女婿真心孝敬您的,女婿知道公爹您就算得了锦缎也不会全然用在自己身上,定会用在小辈身上,谦良他们近日有养在您膝下,您必定也会做点衣服给他们穿的,其实女婿这是贪图您的好手艺呢,毕竟谁人不知,您的女红也是一绝。”柳宴安思索片刻就这么说到,公爹的针线活确实是人人称赞的。

  杜姜氏听完脸色转晴:“哈哈,是我老头子多想了,你放心,谦语如今三岁了,他的女红就包在我身上了,还有龙凤胎里的谦荨,你大哥家的谦幼,我一定会把看家本事传授给他们的,这也是以后他们嫁到婆家的依仗。”

  ……

  这两天陆续有人来看望杜青羽,躺在床上装睡足足三天的杜青羽总于摸清这个世界了,不得不叹一句卖麻批!这竟是个女尊世界!

  这具身体也叫杜青羽,是大夏国三十年的童生,得童生那年年十五岁,在临安府这个文人匮乏的地界算是有天赋的,但古人伤仲永也不是假的,原主就是女版伤仲永,今年二十一了,考了六年秀才都没过。

  童生、秀才、举人、进士,按现在的学历划分的话,原主也就是个小学毕业水平了,考不上秀才也就是初中毕不了业的那种,听说古代六十岁的老童生也是有的,但是谁让原主穿出名头了呢,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原主在众人的期盼下考一次失败一次,屡战屡败,总于熬不住一命呜呼了,这就让现代的杜青羽捡了便宜。

  但是杜青羽却不觉得自己是捡了便宜,虽然这具身体才二十一岁,年轻了许多岁,但古人命普遍不长阿,最让人不能接受的是这具身体有丈夫,有孩子,虽然有点好奇男人是怎么生孩子的说。

  关键是这具身体的身份,童生,多少也算个古代知识分子了,

  不知古代文人说话,出口就是之乎者也,现代人哪会这个,不知道会不会露馅,但也不能就这么一直装病下去,这具身体的丈夫,柳宴安,这几日忙里忙外,焦心不已,也是挺不容易的,既然占了人家的身体,那就要担起责任才好,是时候让“病”好起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