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代价(二更)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093 2019.10.25 15:51

  “孩子,你娘出去了,快说吧。”

  杜姜氏拍了拍小女儿的背,觉得窝心,他想起孩子小时候犯错了也是这么扑在他怀里撒娇的。

  杜青羽压低声音,在杜姜氏耳边小声说道:“爹,我又要挨打了,刚才……”

  等杜青羽说道人人平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时,杜姜氏捂着胸口,脸都白了。

  “你,你何时竟有这般想法?我们一家都是安分守己的老百姓,你这想法可是吵架灭族的大罪,我是管不了你了,你确实该打,老伴,老伴……”

  杜姜氏扯着嗓子喊院落里的杜守心。

  “你快教育你女儿吧,她竟敢说出这般大逆不道,累及宗族的的话,我们杜家姜家何时教过你这些……”

  杜守心也是震惊,若是乱世,自家孩子有这般想法,她杜氏一族也敢拼上一拼,如今可正是百姓们安居乐业的时候,当朝圣上英明神武,她这想法可是要令杜家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更何况还是当着何蕴之这一个外人的面说。

  杜守心抄起板凳就要朝杜青羽砸去。

  杜青羽懵了,只是随口说说,吹个牛批而已,又不是真的要造反,犯得着这样草木皆兵吗?

  “娘,我真的只是谁口说说,没那个意思,再说我也没那个本事阿,阿……别打了,真的是有口无心阿……”

  杜守心捡起扫把,一棍一棍的敲在杜青羽背上。

  心中恼怒至极,孩子怎么突然想到这个,定是有人教坏她的,莫非是何夫子传授了什么大不逆的想法?

  “走,去找族长。”

  “我不去。”

  杜青羽瘫在地上,背上一片火辣辣的,听完背部更疼了,去什么,接着挨打吗?

  但是杜青羽没能抵抗得了杜守心,被扯着衣领揪到了族长家。

  “娘,我不去,你饶了我吧,呜呜……”

  杜青羽踢着腿,吓哭了,她再也不敢乱说话了。

  “住嘴,你想让更多人知道吗?”

  杜守意正在家纳凉,见杜守心揪着杜青羽进来这般阵仗,就觉得是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怎么了?”

  杜青羽哭的眼通红,看了一圈没看到姜写意表妹的影子。

  “您不知道?姜写意没来?”

  看杜守意茫然的表情,杜青羽悔了肠子都青了,原来姜写意没来告状。

  姜写意此刻正在村口的池塘边坐着,她当时确实是想要告知族长的,但是她心软了,若是真的告诉了族长,表姐怕是又要挨打,不过还是要吓她一吓。

  等到族里人找到她,请她去族长家时,她才知道表姐她自己给暴露了。

  看着棍棒下鬼哭狼嚎的表姐,她是又气又笑,本想放过她的,没想到她自己……

  杜青羽趴在地上,觉得身无可恋,更加厌恶这个奇葩的世界了。

  直到何蕴之到来,杜守意杜守心的棍棒交加才停止了下来。

  “杜姨,话已出口,现在当务之急是不要把它传了出去,否则,您就是把她打死,也无法打消上位者的疑虑。”

  “况且杜家造纸一业引起了多方势力的关注,今日之事怕是会落入有心人严重,若是打听出个一二……”

  杜守心指尖一颤,“何夫子言之有理,您看当下该如何处事?”

  何蕴之叹口气,“说来,我是她的夫子,她若是出了大错我也讨不了好,今日之事我必回守口如瓶。”

  “杜大娘,她是我的嫡亲表姐,我也会守口如瓶的。”

  何蕴之又道:“只要保证不为外人知晓,不兴师动众,那也无大碍,只是,青羽这般性子,怕是不适合于官场上行走,仕途上还是……”

  杜守心闭上眼睛,两鬓斑白了几分:“确实,我们以后是万万不敢让她步入仕途。”

  “只是,圣上有旨,她一日不入京城为官,您一日不可归京,这岂不是要误了夫子?”

  杜守意愧疚极了,更加怀疑了圣上的用意,初听到圣旨的不安加大了几分,莫非圣上是对何家或是杜家不满?否则为何会有如此旨意?

  何蕴之确实淡然一笑:“无碍我本无心于官场,且又是短命之人,杜家山水之美,有生之年能在此处修养多活几年,已是我的大幸。”

  杜青羽垂着头,听他们三言两语定了她的前途,她连秀才都未必能考的上,他们是怎么断定她会在官场上惹祸的?这群人对她是哪里来的迷之自信?

  杜青羽不知道他们不是对她有信心,而是对何蕴之这个夫子有信心,再来,她已经入了圣上的眼,科举上定会比旁人便利许多,就算她策论写的狗屁不通,阅卷官也会在其中找出亮点。

  何蕴之又道:“不过她还是可以取得功名的,得秀才举人之后,当个富家翁,落得书香门第,也不枉多读了这些年的书。”

  杜守心愁苦的脸上再次扬起笑容:“是极,富家翁就好,这孩子我们一个不注意就变得这么张狂,以后我们定会小辈们的管教的。”

  杜青羽是被抬着回去的。

  柳宴安被吓的不轻,待掀开她的衣裳,更是泪水涟涟。

  “娘子是做了什么?何至于此?何至于此!”

  杜青羽把脸埋在枕头上,没脸说出去。

  冷静下来细想,她觉得自己确实错了。

  她总是忽略这里是古代,一人之上万人之下,杀生予夺全在一念之间。

  对于没接受过现代人人平等思想的古人来说,她这翻言论与他们而言就是惊天劈地。

  君不见清朝灭亡时,先辈门为改变百姓们固有的奴化思想而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这般自我安慰一番,杜青羽觉得心里好受多了,不是她太蠢,而是忽略了古人与现代人思想上的鸿沟。

  但挨这一顿打,终究是意难平。

  一把握住身旁柳宴安的手,怒道:“等我伤好了,我们就去你娘家住,再也不回来了。”

  柳宴安笑了,知道妻子这般定是因挨打心有怨气,擦了擦她额头上疼出的汗水,细语:“好啊,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杜青羽得了安慰,这才惊觉自己是握了柳宴安的手,只觉得如冰玉,在这炎热的夏天却是凉滑软腻,只想一直握着来解解这炎热的空气。

  忍不住揉了揉手心冰滑的手掌。

  “你的手握着好舒服。”

  一时最快,杜青羽道出了心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