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打夯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039 2019.11.06 15:08

  将面团揉成圆团,再临时找个木棍当擀杖,将其擀开。

  “好了,可以烧火了。”

  柳宴安坐在灶台前烧火,杜青羽刷锅,大铁锅热了,锅里残留的水汽蒸发个一干二净。

  杜青羽看准火候,用锅铲舀出一铲猪油,再倒入花椒,葱花,瞬间香味就出来了,这个时候杜青羽再次可惜这里竟没有辣椒和姜。

  将鱼块裹上面粉倒入锅里翻炒片刻,最后一步去腥味,最后在浇上水,闷上锅盖煮了起来。

  做完这一步,杜青羽头上已是大把的汗,偌大的大铁锅,大半锅的鱼,翻炒起来很是费劲。

  将头凑近柳宴安,柳宴安自然的拿出手绢替杜青羽擦了汗水。

  杜姜氏气闷,原以为他是来帮忙的,没想到这对夫妻一唱一和,他根本插不上手。

  煮了一会,杜青羽就在锅里加了青菜,豆芽,豆芽是她决定盖房子的那一晚偷偷泡的,用来给大伙一个惊喜,天热,四天就黄豆就发了芽。

  “这是何物?”

  杜姜氏指着水灵灵的豆芽问答道。

  杜青羽笑而不语,把擀薄的面饼扑在锅里的青菜上,这是模仿的东北菜——一锅出,若是猪肉之类的红肉,可以晚点放面饼,但是鱼肉就要早点放,否则鱼肉炖烂反而不美了。

  柳宴安:“爹,娘子说那是豆芽,使用豆子做的。”

  “爹,今天大家就先帮我看看这豆芽味道如何若是好吃,我就卖豆芽挣钱。”

  不一会,面的香味掺着鱼的鲜味就顺着烟气传了出来。

  开饭了。

  族人们坐在树下,一人捧着一大碗鱼肉,就着大块面饼吃的喷香。

  “咦,你家的鱼肉的怎这么好吃?”

  “还有这脆生生的,这是黄豆的味道?莫非是豆子做的?”

  “这面饼真好,顶饿,就着鱼汤吃正好。”

  杜青羽笑的得意:“锅里还有,够咱们再来一碗的。”

  杜青澜:“小妹,我没看错的话,这是你做的饭吧,何时你竟会这般手艺?”

  “我会的多着呢,都是在杂书看一丁点原理,然后自己琢磨的。”

  杜青羽这方面不是吹牛,在现代她也没怎么做过饭,但终究是比这里的人见得多。

  杜青澜叹口气,看了看一脸得意忘形的杜青羽,顾忌到护短杜姜氏在旁,她终究是没把心里话说出来——

  怪不得这么读书多年都考不上,原来心思都用在看杂书上了,真是欠揍,自家孩子读书一定要看紧的,平往日看着这么老实青羽都能看杂书耽误学习,更何况他们家皮的能窜天的毛孩子。

  这顿饭,人人吃的油光满面,撑圆了肚子。

  杜姜氏看锅底还剩了点鱼汤,就全装在食盒里,一点也不肯浪费,孙女孙子们都在老宅里由大女婿照顾着,他们都还没喝过这么鲜美的鱼汤呢。

  上午,杜青羽只顾着吃食,没有亲自参与到新房的建设中,下午她说什么也得建自己的房子。

  地基已经挖好了,还要夯实,族人们抬着粗重木桩,口里喊着号子,木桩高高的撂起,落下,重重的捶打在地基里的泥土上,将那片土地打的结实坚硬。

  “大伙来砸夯——唉!”

  “唉嗨嗨呦喂!”

  “一夯挨一夯——呀!”

  “唉嗨嗨呦喂!”

  盖族学和福纸工坊的时候,杜青羽都因一些原因没能到场,没能看到古人打夯的场面,厚重的夯锤在众人的齐心协力下,落在地面上,仿佛觉得脚下都在颤抖。

  汗水肆虐,女人们额头青筋暴起,臂膀上强健的肌肉鼓起,处处透着原始的力量。

  杜青羽看的热血沸腾,撸起袖子,高呼:“我也来,我也来!”

  大虎妈看着杜青羽撸起袖子后漏出的白嫩纤细的手臂,噗的笑了:“羽妹子,这可不是你干的活,你看你那小胳膊小腿的,我们怕弄不好会折了你了胳膊。”

  杜青羽挫败。

  杜青澜:“算了,让她试试吧,来,抓住这棍子。”

  木桩一圈都插着结实的木棍,打夯就是握着木棍将木桩抬起,利用重力,将土地夯实。

  倒是跟在现代农村见到的打夯工具有所不同,那里的打夯工具是用绳子系着石头,利用绳子将石头抛起、落下而成的夯锤。

  “记住,跟着号子走!”

  “听号子,木桩该举就举,该该放就放!”

  “一二三,大伙来砸夯——唉!”

  杜青羽抓着木桩周围的一根木棍,跟着大伙,口里开始喊着号子,字字慷锵有力。

  接着大脑告诉她的手臂说:喂,你该举了。

  她的手臂却说:不,我不想举。

  结果,杜青羽就紧握着插在木桩上的木棍,跟着木桩一起被抛到了半空中。

  “哈哈哈……”

  她们放下木桩,一个个围着杜青羽笑了起来,杜青澜更甚,眼角甚至笑出了眼泪。

  杜青羽脸红了,太尴尬了。

  “别笑了,失误,只是失误而已!”

  “哈哈哈——”

  她们笑的更欢了。

  哄笑声中,杜青羽红着脸泛着眼泪撤离了现场,太他么丢人了……

  转眼看见了院外也在笑的柳宴安,杜青羽更委屈了,一滴泪不争气的憋了出来。

  “连你也笑我。”

  柳宴安叹气,抚了抚杜青羽了脸颊,抹去了那一滴泪珠:“我怎会笑娘子呢,我只是觉得娘子——可爱,术业有专攻,不会打夯没什么的,娘子依然很厉害。”

  柳宴安这么一说,杜青羽就觉心里舒服了许多,正要说些什么,眼角却看见了一群提着桑葚而来的男男人们。

  杜青羽连忙跟柳宴安拉开了距离,否则,有该成为被他们打趣的对象了。

  但是已经迟了,那群家庭夫男们已经看到了。

  “哎吆,青羽和青羽家的,这青天白日的,小两口在干嘛呢?”

  “嘘,小声点,人家那是在亲密”

  “哈哈,看来咱们来的不是时候……”

  说来的不是时候的男人走的最快,脚步不停的赶到杜青羽面前。

  “青羽侄女阿,快教教我们怎么做桑葚酒、桑葚果脯吧,咱们可是把村里的桑葚采了大半呢。”

  他们不来,杜青羽都要忘了酿酒这回事,山上还有大把的果子等着她宠爱,要尽快上山一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