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备礼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094 2019.10.28 21:51

  杜守意深深的看了杜青羽一眼,最后摇着头走了。

  杜青羽莫名其妙,不知道这老太太又怎么了。

  姜写意却是知道族长的遗憾,她知道族长于科举上是放弃表姐了,心中不由的满是愧疚,若不是她作势吓唬表姐,表姐的那番——王侯将相的言辞也不会被族长知道。

  “青羽姐,我……”姜写意有意上前道歉,却不知该如何说起。

  杜青羽看了姜写意只觉得别扭,又想到了自己当初的不打自招。

  “妹子阿,以后可别再坑姐了,知道吗?”

  搂着姜写意的肩膀,拍了几下,用以缓解尴尬。

  杜守心杜守意杜姜氏这几座大山如今已不在期望杜青羽于科举上能有什么建树,甚至愈加盼望着她更加平凡些,最好这辈子都不要踏出眼皮子底下才好。

  于是,对于杜青羽来说就显得轻松了,没有科举的压力,她只需跟着何蕴之学习小半天的功夫,剩下的打扮时间都用来四处转悠,尤其喜欢跟着十方在小南山里转悠。

  杜姜氏看到这种场景,不知想到什么,背地里偷偷哭了一场就亲自准备礼品,让他么去亲家那里走个亲戚,也许出去转一圈,孩子她就不那么难受了。

  驴车是知府大人奖励礼品留下来的,正好便宜了杜青羽一家人。

  杜姜氏怕杜青羽带的礼轻了,会被身为员外的亲家看轻,特意装了不少福纸花露水,还有知否大人送来的茶叶酒水他也备上了些许。

  杜守心在一边看的摇头:“唉呀,要我说弄几只活鸭活鸡带上,比什么都实惠。”

  杜姜氏呲了一声:“那刘员外家可是缺鸡鸭吃的?送鸡鸭过去不是平白害我儿遭人嘲笑,我看老大家带着鸡鸭回娘家还……”

  杜姜氏看到妻子给自己使眼色,一转身就看到大女婿就在身后,吓了一跳,“你走路怎么没声阿,过来也不说一声。”

  李氏心里发苦,刚才公爹的话,他都听到了,公爹偏爱小妹,他认了,可是公爹也不该抬举妹婿的娘家而贬低他的娘家。

  妹婿走娘家带鸡鸭嫌丢人,他李菁菁回娘家带鸡鸭就是长脸。

  他的娘家是穷苦了些,但他自认为这些人一心供奉公婆,友爱妹婿,从未带累过夫家,公爹为何还如此看他不起。

  李氏红了眼眶:“爹,我听说妹婿要回娘家,我看看有没有帮忙阿。”

  杜姜氏自知说了错话,心里不是味的狠:“正在收拾,刚好,你也有阵没回娘家了,你的也一块备上。”

  “这酒,还有这茶叶,一分三份份,老头子我自己留一份,过年了咱们一起用,另两份你们两家带着回娘家,这么多年了,也没能让你们带回去点好东西,这回可得好好长长脸。”

  “还有咱家的鸡、兔子都长大了,鸭子也是现成的,你家离的进,带着回娘家养着好,杀了吃也好,不折腾。趁机教教你娘家咱们养兔子的法子,这样也能时不时的吃点荤。”

  “你妹子就不用带这些活物了,天热,一路上鸡叫一声,鸭嘎一声,惹人笑。”

  李氏哭的泣不成声,公爹待他还是好的。

  “爹,那茶叶还有酒,我们就不带了,我娘家都是粗人,带了这些东西他们也不会品赏,还不如留着用在正途。”

  李氏是真心实意说这番话的,他娘家是同镇的李庄,杜家村在镇南,李庄就在镇北。

  南山镇离是离玉山县最近的的一个镇子,杜家村则又是南山镇里离玉山县最近的一个村子,反过来,李庄就是南山镇里离县城最远的一个村子。

  李庄比起别的村子,尤其是杜家村来说更为贫穷,李庄能读的起的书的也寥寥无几,李氏的娘家姐妹里自然也没有读书人。

  杜姜氏怒了,他当大女婿这是埋汰他:“什么粗人不粗人,往上数三代,整个大夏朝谁家不是水深火热?”

  李氏垂下头,他一向爽利,但对着出身书香门第的公爹就是气短了几分。

  “我说大女婿阿,如今天下安定,上进的自然省吃俭用,供子孙读书,你这次回去了,可以定劝亲家,让孩子去进学,你看,连你这个出了门子的男儿都说粗人看他不起,更何论他人了。”

  李氏心里一惊,脸上红了,经公爹这么一说,原来好像也看不起娘家人。

  两家驴车齐溜溜的被赶向村口,村里人一问,就知道童生俩姐妹家是要带着全家走亲家,一时间,村里不少嫁来的男人投来了羡慕的羡慕的目光。

  族长笑了,朗声道:“以后,族中夫婿皆可乘驴车回娘家探亲,不过要按顺序来,总会做的上驴车的。”

  此言一出,族里立马欢呼起来。

  关于驴车这一回事,杜青羽一接受驴车就闹了笑话。

  她不会赶驴阿,险些被驴撂了蹄子,还吓出了表情包、青蛙叫。

  幸亏柳宴安竟是个会驾车的,接过杜青羽手中的鞭子,结了杜青羽的困境。

  就这样,杜青羽一行人在族人的笑声中向柳镇行去。

  一路上,遇到了不少行人,人人皆奇之。

  杜青羽先是饶有兴致的抱着孩子,欣赏沿途美景,后来头却越来越低——受不了一路上的指指点点。

  “奇怪,怎么让夫郎驾车?那妻主当的的也忒不中用了。”

  “哎,你们看那一家子,妻主在车上坐着,夫郎却在驾车……”

  孩子们也听出了什么,四双眼睛齐刷刷的看着杜青羽,满是疑问。

  杜青羽的脸越来越红,终于撑不住了,一屁股坐到柳宴安身边,“你叫我驾车吧?”

  这样,杜青羽开始学习如何掌握古代驾车技术了,她觉得难度跟现代的考驾照有的一拼,不知道为什吗,驴车在她的鞭子下总会走歪,若不是柳宴安在一旁看着,准会跑到人家田里。

  两人并肩坐在车架前,共扯着同一条缰绳,鞭子在二人手里来回转换这。

  路人依旧对他们指指点点着,不过这次脸红的对象换成了柳宴安。

  “看哪,那对小夫妻真恩爱,一起驾车——”

  “可不是,那女郎真疼郎君,孩子在后面都不带管的,就顾着跟郎君恩爱了——”

  “真好——”

  杜青羽觉得神清气爽,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让他脸红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