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趣人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186 2019.11.13 15:23

  正德帝首先被面前白白嫩嫩的馒头吸引了注意力。

  “这就是你说的馒头?”

  万韧掀开一盖子:“圣上,还有这鸡汤,您闻闻香不香?”

  正德帝舀了一汤勺,品味半晌,方赞道:“鲜美!”

  又连连喝了几勺。

  万韧又打开了一食盒,食盒里摆着一玉白小碗,碗里是乳色奶茶:“圣上,奴才听闻那何家女如今每日都和——奶茶,身体比往日强壮多了,以后您也常喝这奶茶吧。”

  “真是挺会动歪脑筋的,茶叶和羊奶一起煮,倒是别有滋味。”

  正德帝看着桌子上摆着的饭食,豆芽,馒头,鱼肉,猪杂,桑葚干……

  原料虽是民间最易得的食材,却不曾有人尝试过,这里面随意拿出一样,都能解了百姓不得饱腹之忧。

  “朕身体的事,你跟她说了。”

  “奴才说了,那孩子机灵的很,当时就听明白了,当即吓得四处看有没有人偷听,跟炸毛的猫崽子一样,好笑的紧。”万韧说着,忍不住带了笑意。

  正德帝听了万韧描述的场景,也忍不住笑了,“确实是个机灵的,可堪大用。”

  “圣上,您说杜小姐她真的会告诉何蕴之吗?奴才看着不像。”

  当初她是有意透漏给杜青羽的,就是借杜青羽的口,告知何蕴之。

  何蕴之不同于寻常世家女。

  她躲了出去,怕也是不想参与到京城的斗争来,她的态度恐怕就是何家的态度,也许以后何家也会躲了出去。

  正德帝摆了摆手,“你以为你在杜家村大张旗鼓的收罗食谱,她何蕴之会觉察不到?以她的聪慧,怕是已经猜到了。”

  万韧垂了头:“奴才愚蠢。”

  “罢了,这也算是歪打正着,否则,依你口中那杜青羽的性子,未必会泄露给何蕴之,等真泄露给她了,怕也是天下大乱之后的那一天。”

  正德帝说完,又叹了一声。

  “唉,朕之前竟是小看了她,果然寒门出奇才,如此穷野之地,出了这么般人物,也算是他们的福气,以后护着她点吧。”

  万韧心里的石头落了地,“是,奴才遵旨。”

  正事谈完了,主仆二人在偌大的房间里就此陷入沉默。

  良久,正德帝才问到:“景睿她身体怎么样了?”

  “大皇女府传来消息,大皇女她依旧是抑郁寡欢,食不下咽,而且她的腿疾好像又犯了……”

  ——哗啦——

  案台上的饭食被正德帝一把扫在了地上。

  “你说说,她这是想要朕怎么样?为何拿自己的身体撒气?”

  正德帝两眼通红,颓然的看着墙上的挂着的一副画像,画像上,画的是青色博袖广衫的男子在奔腾的马儿上回眸的一瞬间,明目皓齿,灿烂多姿。

  万韧跪拜在地上:“圣上,奴才回来时特意将这食谱方子送去了大皇女府,皇孙欣喜至极,已亲自看人准备吃食,圣上,皇孙孝顺,帮您照顾着大皇女呢。”

  正德帝面色缓了缓,“文惠和景安他们叔侄俩都是在他膝下长大的,最是聪慧贴心,最让朕放心。”

  “圣上,文惠皇孙还让老奴带了句话给您,咳咳——’万嬷嬷,您告诉皇祖母,孙女知道皇祖母惦记着我和母亲,等母亲身体好点,孙儿就带着母亲进宫孝敬皇祖母’。”

  正德帝这才展颜,摆了摆手,让万韧出去。

  房间安静了下来,正德帝愈发觉得孤独,看着墙壁上的画像,蓦的哭了。

  “何欢,你也是怨了我?为何从来不愿在梦里见我……”

  比着皇宫里正德帝那处的寂静瑟然,大皇女府此刻却温馨多了。

  景安皇子、景安皇孙二人搀扶着景睿皇女来到餐桌前桌下。

  景睿皇女挣脱不得,只得任由他们掺着:“唉,你们两个皮猴,我都说了,我真的没胃口。”

  景安皇子给消瘦的女人递上筷子,安抚到:“大皇姐,你还没尝尝看呢,这也是文惠的一番心意,她忙活了一下午呢。”

  “是啊,娘,你就先尝尝吧。”

  景瑞皇女看着案板上摆了一桌吃食,伸出了筷子。

  “这是什么菜……”

  啪嗒,筷子掉到了地上。

  景睿皇女不过三十七岁的年纪,如今却已是两鬓斑白,瘦骨嶙峋,比正德帝看着还要老上几分。

  现在这个女人却指着桌子上的一蛊鸡汤哭了起来。

  文惠皇孙慌了,忙要唤太医。

  “勿忙,我只是这道菜却觉得甚是熟悉。”

  景睿皇女重新捡起了筷子。

  景安:“大姐,这道菜乃是小鸡炖蘑菇,可有什么问题。”

  景睿恍然:“原来是它阿……小的时候母亲她还未称帝,战事紧迫,粮食告急,爹爹他为了为母亲省出一份口粮,用它做过口粮。”

  “爹爹说它可以吃,但他们都说它是有毒的,不敢吃,最后唯有我与爹爹吃了它,那味道至今不敢忘却。”

  提起贤德皇夫,在景安文惠都陷入了沉默,静静的听着。

  景睿皇女摇了摇头,“你们也尝尝,味道不错。”

  文惠这才道:“那献食谱的人说此物名唤蘑菇,蘑菇分很多品种,有的可以吃,有的则有剧毒,吃的时候细心些就好。”

  “当年你皇祖父也是这么说,可惜他忙于处理军务,没时间教人辨识无毒的蘑菇,等天下定了,饿不死人了,他就更不能让百姓们冒这个险,这事也就慢慢淡了去。

  没想到这蘑菇终是被人发觉了出来,倒是全了你皇祖父的一个心愿,是何人发现它能吃的?”

  “听万嬷嬷说,是临安府玉山县杜家村的人发现的,这些吃食食谱都是她是从杜家村带回来的,听说做出这吃食的人极为有趣,母亲您也是听说过她的。”

  “杜家?”景睿皇女回忆着杜姓之人。

  景安皇子猜到了是何人,见长姐还在思索,忍不住提醒道:“大姐,您书桌上用的福纸就是此人所创。”

  景睿讶异:“是她?杜青羽?女子?书生?”

  文惠点头:“惊讶吧,所以我说,这个人是个趣人,她还提了条有趣的族规——杜家女子三十无子不得纳侍,听说她最先提的那条族规是杜家女不得纳侍,后来改成这样的。”

  景安皇子蓦的挺起了胸,睁大了眼睛:“真有此事?”

  文惠:“当然是真的,小叔叔,侄女还能骗你不成?

  而且此人大雅大俗,她能想的出风格雅致的族学建法,又出乎意料的摘了莲花炸着吃,若是让天下读书人知道她竟炸了花中君子来吃,怕死又要挨骂了,可她偏偏自己又是读书人——你们说有趣不有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