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花露水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107 2019.10.26 22:32

  说完,杜青羽就意识到她在做什么了,但又不能可以的放手,只能僵着。

  柳宴安羞红了脸,垂下眼睛,轻轻抽回自己的手掌,只觉得被触碰过的地方是那么的灼热。

  “这么热的天,你背上又有伤,只能这么趴着,你可怎么受的了?”

  柳宴安不由得为妻子担忧起来,这一次比上次打的还要重,皮都破了,若是汗水浸到伤口里就不好了。

  杜青羽也是愁,怕是身上又要捂痱子了,要是有花露水在就好了,驱蚊止痒且清凉解暑。

  “好希望能有花露水阿!”

  杜青羽悄声祈祷着。

  “什么?”

  柳宴安没有听清。

  “花露水,类似你们用的香料之类的,一些药用植物的精华提取出来,涂在人的身上,止痒祛痱,清凉解暑皆可。”

  “止痒祛痱?倒是有大户人家用香粉爽身,只是价格上让很多人却步,娘子说的花露水,倒是个好主意,香粉原料难得,且研磨不易,花露水原料可以就地取材。”

  柳宴安说的香粉类似于现代的爽身粉,但是原料大大不同,更多的是用米粉、香料调配而成,一来用以爽身,二来当做香料。

  杜青羽听柳宴安之言,觉得他对这个花露水有想法,“你会做?”

  “不是将其捣碎,取齐汁液吗?难道娘子还有其它方法?”

  杜青羽还以为他会说蒸馏之法,也是,蒸馏之法在这个年代也不现实。她刚因为独特言行挨了一顿打,此刻也不愿提更多新奇的的东西,蒸馏之法以后再说吧。

  “没有,你说的这个方法极好,你真聪明。”

  “浑说,这也能被称为聪明,不过是常识罢了。你先养伤,我这就去采植物去,既然你称之为花露水,除了药用草本外,看来还要加点花的清香之气,否则就误了这雅致的名字了。”

  柳宴安说完就要出去。

  屋外此刻艳阳高照,暑气蒸腾。这个时候去采花草,还不给晒伤了?杜青羽又是内疚又是心疼。

  “喂,你别去,外面天太热了,我不想要花露水了,你回来。”

  柳宴安回眸看了看一脸着急的杜青羽,忽的笑了,一双湛黑的眸子荡起清波,粉唇间贝齿若隐若现,清俊极了。

  “无碍,我不怕热,我带着斗笠出去,也不怕晒,那些植物就在河畔,很好采……等我回来。”

  杜青羽一时之间看呆了,越来越觉得他长的好看了,有生之年、上辈子这辈子、前世今生,第一次觉得一个男人入的眼,这种感觉……

  杜青羽捂住胸口,心怦怦直跳,完蛋了,她这是怎么了?

  趴在枕头上,思绪越来越乱,柳宴安对她是什么感觉?他是这具身体的丈夫,她们还有四个孩子。

  在这个社会,他的感觉似乎不重要了,但是她在乎,在乎他喜欢现在的她多一点,还是喜欢过的“她”多一点。

  想到这,杜青羽心里开始苦涩起来,不过她又有什么资格苦涩呢?

  她本来就是占了原主的便宜,侥幸在原主身上活了下来,所以她应该庆幸才是,庆幸遇到这些人,庆幸多得的人生。

  想着想着,杜青羽陷入的睡眠。

  她做了个美梦。

  梦里她在迎娶一个人,满目的红色,正如她的心情,是欣喜的期待的,掀开红盖头的那一刻,入目的是一张稚嫩上许多的脸庞,但她仍看得出这是少年时的柳宴安。

  看着少年清秀隽美的脸庞,杜青羽傻笑了,笑着笑着就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

  从梦中醒来,杜青羽怅然若失,就知道是梦。

  再次嗅嗅把她从梦境里的花草香味,杜青羽知道柳宴安是做成了花露水,虽然跟现代的花露水闻着有点区别,但在这个时空已是极为难得。

  “爹,我也想涂花露水。”

  杜谦良眼馋的看着爹爹将花露水涂在娘亲身上后,娘亲一脸享受的的表情。

  “爹,我也想要香香的。”

  杜谦语不停的嗅着空气里的花香,好好闻,他要涂上找哥哥们玩,他一定是杜家村最香的娃。

  龙凤胎则是爬到床上,将头埋在杜青羽身上乐个不停。

  “好好,不过一人只能涂一点哦。”柳宴安怕龙凤胎压着杜青羽的伤口,抱了她们下来。

  很快,四个香喷喷的娃娃们虏获了杜家村们老少爷们的心。

  “哎呀,这谁家娃娃,怎这么想呢?”

  柳树下的大叔抱起一个就使劲嗅嗅,真香。

  至此,花露水正式在杜家村火了起来。

  “青羽家的真会想注意,这花露水不止闻着香,还驱蚊子呐。”

  “可不是,只从用了这花露水,我家孩子就光着腿睡也不怕咬了,痱子也下去了。”

  “听说这是青羽想的注意……”

  “唉,这青羽家的真有福气,不过这也是咱杜家村的福气,哈哈哈……”

  杜守心拍桌:“败家女,不误正业,整天就会想些乱七八糟的……”

  杜守意捶树:“竟糟蹋花草,好好的河边花草,多好看,愣是给一群败家爷们给采个半秃。”

  杜姜氏扯绣帕,暗道:青羽胡闹,为何柳氏也跟着胡闹,为何不能安安分分的。他如今不希望孩子光宗耀祖了,只求孩子下半辈子不惹事,一生平安就好。

  看来小女儿说的那些狂妄的话是要跟柳氏透漏一二了,希望柳氏听了能帮他看着些,不让她再狂妄下去。

  何蕴之闲来无事,如往日一般,趁着夕阳夕下,于河畔边散步。

  目光扫至一处,忽然呼吸一窒,指着湖畔边七零八落的花草,颤声问:“这……发生的什么?”

  十方挠了挠头,恍然大悟献宝似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

  “小姐,这花草都用来做这个花露水了,您闻闻。”

  十方拔开塞子,一股清香味传到了何蕴之鼻尖。

  “这是谁的主意?”

  何蕴之沉声问到。

  “听说是是杜童生的主意,说是驱蚊祛痱止痒解暑,好用的很。”

  何蕴之气闷,这就是糟蹋花草的理由,好好的景色弄成这样,“我就知道,定是杜青羽,枉我聪明一世,竟是瞎了眼,这个愚蠢,贪吃,胆大,狂妄,粗俗的小人!”

  饶是何蕴之养尊处优,气养非常,从胎里出来就只有把被人气跳脚的份,没想到在杜家村却缕缕被同一个人气的失了涵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