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安分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093 2019.11.01 19:13

  杜青羽又面向胡氏。

  “胡氏,我知道,在你看来为人妾侍,是为常事,但很不巧,你倒霉碰上了我。”

  胡氏咬牙恨极:“当初若不是妻主,我又怎会为人侍妾,以至于今日遭此大辱——”

  杜青羽讶异,挑起眉毛看向柳员外:“岳母大人,莫不成当初您是逼良为侍,胡氏是受您胁迫,才成了您妾侍?这可不好哇,听说县长官人为官最是嫉恶如仇——”

  柳员外不善的看了一眼胡氏,正要训斥于他。

  胡连忙讪笑:“我的意思是当初与妻主情投意和,说以我这才……”

  胡氏继续说了,羞涩的看了一眼柳员外,掩了帕子。

  黄氏不屑:“什么情投意合,不过是来往商户家的一下贱奴才,见人富贵,就趴着不放,偏王八绿豆,还看对眼了!”

  杜青羽忍着笑意,“原来胡氏是这个意思,刚才怎么不说清楚,偏要说的含糊不清,惹人遐想,若是有心人听到了,那这个攻讦岳母大人,那可就不好了。”

  柳员外听了深以为然,“胡氏,以后切要少说少言,罢了,你本事侍妾,以后还是不要谁便出来走动了。”

  胡氏捂着肚子,大惊,愤怒的看了杜青羽一眼,“妻主——姑奶奶,我只不过区区一侍妾,本是凄苦飘零半生,好不容易遇到妻主这般良人,您为何如此于我过不去。”

  杜青羽不耐烦,古代的侍妾不同于现代的小三。

  古代的侍妾虽是合法的,但要遵守礼规。在正常的家庭里,对正室是必要毕恭毕敬的,毕竟大多数正室都是有嫁妆有娘家的,而好人家的孩子,谁会想不开去当小妾任人磋磨?

  现代的小三则又是另一种情况,虽不是合法,却因为没了约束,更为猖狂,君不见,扛着大肚子上门逼原配离婚的比比皆是。

  “胡氏,你既知现在的生活来之不易,就该珍惜,谁家的侍妾如你这般不识礼数,上蹦下跳,当着姑奶奶的面就欺负岳父大人,你当大家都是糊涂蛋不成?”

  “在你原意当侍妾的那一刻,就该知道嫡庶有别,否则,你大可以不当这侍妾,如此不守规矩,这么大的架子,瞎子都看出你用心不良。”

  胡氏大哭,他身边的男孩搀扶着他,一双眼睛愤恨的看着杜青羽,时不时滴溜溜的转着。

  “岳母大人,您心疼他,所以想给他多般优待,但您你不要忘了,他终究只是个侍。”

  “再说了,他成为你的侍妾,若真的是委屈了,何不放他出去,让他成为堂堂的正夫?”

  “侍,无论您给他多少优待,他都未必会满足,您给他的越多,他想要的越多,嫡庶不分是乱家根源,岳母大人如此智慧,我就不相信您看不出这胡氏是有想法的。”

  “您还是早日打好注意吧,否则后患无穷,这也是为何我杜家一接到开设福纸工坊的旨意后就立族规的缘故。”

  杜青羽是故意提起福纸的,也算是施压了,最后拱起双手,弯下腰在柳员外面前。

  “岳母大人,防患于未然,治病于微发,刚才儿媳之前多有得罪之处,但句句肺腑之言,莫要等到事情不可控制的地步才行动阿。”

  柳员外叹口气,“如此忧患意识,你们杜家何愁不旺阿,宴平,你可要好好跟你嫂子学学。”

  杜青羽就着柳员外的力道直起了身,“还望岳母大人不要怪罪才是。”

  柳员外面上丝毫不见刚才的愠怒,“咱是一家人,一家人才会这般有一说一,不遮遮掩掩,这样很好,娘还要谢谢你提醒才是,怎会怪罪。”

  胡氏却抬起眼睛,讥肖的看着柳宴安:“姑奶奶现在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左一句礼法,右一句不屑妾侍,姑爷,你现在是不是特背得意有此妻主?但我跟你说,这天底下的女人都是一个样,看着碗里吃着锅里,永远都不会有满足的那一天,等你年老色衰,我就不信她不另寻他欢。”

  黄氏大恨,护住自家儿子,“胡氏,你说这些恶心谁呢?我看我家姑奶奶就是个一心一意的,她杜家族规女子三十无子方可纳妾的规矩就是我家姑奶奶提的,想离间我儿的夫妻的关系,你妄想!”

  胡氏还要再说些什么,柳员外面上闪过不耐烦:“莫要说了,胡氏,你现在就回去,以后在后院莫要随意踏出半步。”

  这遗一餐,杜青羽吃的极为不开心,白瞎了这顿好饭。

  黄氏却一改之前的萎靡不振,精神大好,看着杜青羽的眼神更为慈爱,儿媳妇好啊,不愧是读书人,三言两语就帮他除了心腹大患。

  可恨那胡氏,之前竟然还想说动妻主,让他娘家侄儿嫁与宴平。

  那下贱胚子,给他女儿做侍妾,他都嫌脏。

  每每想到这个,他都气的恨不得咬他肉,吞其血,如今可算是解了这一忧患。

  “宴平阿,等到了杜家,你可一定要听你哥哥嫂子的话,用心科举,不管明年考不考得上秀才,你与张家郎君的亲事都是定了的,谁也不能染指,你就安心读书,明天就娶他过门。”

  黄氏一边夹菜给柳宴平,一边殷殷切切,满是慈爱。

  柳宴安也是欢喜,听他爹这样子,那张家郎君当是个好的。

  “爹,那张家郎君既然这么得您心意,为何不早日将他娶过门,宴平年岁再拖就大了。”

  黄氏愤恨的看了后院一眼,“还不是那下贱胚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插手你妹妹的婚事,竞拿着你娘的印章去张家解了婚约,辛亏张家人明理,看重你妹妹。”

  柳宴安:“莫非是胡侍爹身边的那男孩?”

  “正是,他是胡氏的外甥,胡氏每年都会接他过来住上一阵,还看上你妹妹,真是好不知羞耻,还偷偷堵过你妹妹,幸亏你妹妹不像他娘那样,她正派,要不然我非要气死不可。”

  柳员外咳了声,“吃饭,都凉了,来谦良谦语,多吃肉……”

  杜青羽看了看夫妹还算稚嫩的脸庞,颇为打趣,这胡氏的外甥一日不走,日后怕还是会惹出麻烦,就是不知道这小姑娘是如何解决了。

  正在暗暗幸灾乐祸,等着看小姑娘戏的杜青羽不知道很快就被人看了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