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亲家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146 2019.10.11 15:33

  日头升的越来越高,天气越来越热,已近中午,孩子们跟在屁股后捡麦穗,麦穗没捡好,粮食倒是弄撒了不少,这哪是帮忙,这是帮倒忙。

  孩子们脸都晒红了,当父母的哪有不心疼孩子的,也心疼撒了的粮食。

  “族长,让孩子们回去吧,镰刀不够,他们在这也没啥用,这麦穗等太阳快落山了捡了不迟。”

  “是啊,娘,您孙子都晒秃噜皮了。”

  杜青波一把扯过杜青羽脸上的面巾,盖在自家儿子脸上。

  众人纷纷攘攘,杜守意不开心了,总是有些不开窍的拖后腿,她这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杜氏一族,再嚷嚷她就不管了,爱谁管谁管去。

  杜谦良也在捡麦穗的一列,杜青羽割的慢,杜谦良就不用捡那么多,饶是如此,纵然这个年纪的小孩普遍早熟,一个五岁的娃娃又能做多少呢?

  幸亏剩下的孩子还小,被退出了族学。看着孩子哼哧哼哧跟在拣麦穗的模样杜青羽也是心疼的不得了。

  伸手招过杜谦良,掀开她脸上围着的面巾,帮她扇了扇风,也加入了劝族长的大业中。

  “族长,何夫子说了,农忙时孩子们定要知道父母们是如何辛苦的,还要他们帮着干点——力所能及的事,孩子们,你们说,你么都能干什么阿?”

  杜青羽扯着嗓子喊了一通,尽量让远处的人也能听到。

  “捡麦穗……”

  一个孩子立马接道。

  杜青羽摇了摇头。

  “族长奶奶,金银花茶喝完了,我回家再提点花茶给大家喝吧。”

  吆,这是个机灵的孩子,杜青羽对这孩子有映像,好像叫杜星童,在族学里很聪明的一男孩。

  “还有我,快中午了,我可以回去做饭,这样爹娘回家了就有饭可以吃了。”

  又一机灵的孩子。

  “我可以帮忙做家务,摘金银花让大家用。”

  杜谦良也兴奋的抬起小脸,杜青羽点点头,算是母女连心。

  ……

  “我会捉鱼,咱们池塘里还没放几条鱼呢,桑基鱼塘,没鱼可不成,羽姨你说是不是?”

  大人们纷纷笑了起来,绕是族长也笑了,后生如此聪明,怎不欣慰。

  “回吧,都回吧,可别忘了你们还要交给夫子的文章,这几日你们可要好好干,否则可写不出文章来。”

  一群孩子们欢呼着跑回去,留下的大人们继续田间劳作,汗水在身上凝聚成珠,一滴一滴落在土地上,心中深埋希望。

  中午,家里的人来送饭了,柳宴安也送来了饭菜,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年轻女孩,这是?

  “大娘,叔,嫂子我来帮忙了。”

  “哎吆,亲家来了,这大热天的,她大姐就能帮她弄完,怎么又跑这一趟,快来歇歇。”

  一通寒暄之后,杜青羽知道来人就是柳宴安的妹妹,她的夫弟。

  哎呀,这个妹妹好实诚,一来就抄起镰刀割麦子。

  “嫂子,你先吃,我去割麦子去。”

  “你不吃点吗?歇会再去,来过来,坐这儿说会话。”

  杜青羽靠着树根,树根旁长了一圈青草,坐这没那么咯屁股。拍了拍身旁草地,示意她过来坐。

  柳宴安在一边笑的安和,“宴平,你过来吧,跟大伙说会话再忙也不迟。”

  此时,地头种的一排大树下已经坐满的人,人手都捧着家里送来的饭菜,乐呵呵的吃着。

  “亲家,啥时候成亲阿,不是说定亲了吗,成亲了咱给你庆贺去。”

  柳宴平刚席地而坐,就被这话闹了个大红脸。十六七岁的女孩,刚还有点大人模样,这会就羞的低了头,两只手无措的揪着地上的草叶子。

  “我不急,对方年龄还小,我娘说先读两年书……”

  “哈哈哈……”

  一群人见了,都笑了起来。

  “家里都还好吧?”

  杜清羽问着,顺手递过去了窝窝头。

  柳宴平忙摆手,“刚才哥他给我弄了吃的,嫂子你吃吧,不用管我,爹娘身体都好,就是惦记你们,前段时间你病了,吓得爹也不好了,幸亏柳大夫说你好好的,爹也就好了。”

  柳宴安脸白了,妻子病重的时候,像娘家那边透过消息,没想到爹他竟担忧至此,早该知如此,他就应该放下顾虑回娘家的。

  杜姜氏一直笑着的脸也僵了几分,亲家这是什么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是埋怨他这做公爹的不让女婿回娘家?

  “哎呀,都怪我这考虑不周,他们年轻,不知道去给亲家道个平安,我竟也没主意到,这阵子村里有太多事,等过了这几天,就让你嫂子你哥带着孩子们看他外公外婆。”

  “爹,您快别这么说,您平日帮女婿照顾孩子,再加上村里最近建族学修路,您已经够忙了。”

  公爹曾是大族出身,说话一向是滴水不漏,他自然也要帮弟弟全了过去。

  这对公婿之间的一番交锋,在座的女人们应该是感触不到的,除了杜青羽。

  杜青羽还是和这个世界的女人不同的,比她们多了点细腻,尤其是在现代经历了各种宫斗宅斗公婆剧的荼毒,自然能看出来刚才的些许硝烟。

  “宴平书读的怎么样了?”

  杜青羽决定先转移话题,不让这对公婿在交锋下去。

  提到读书,少女立马精神了起来,怕还不知道刚才因她一句话差点引起一番女尊版婆媳战。

  “春上刚得了童生,那个时候嫂子病了,爹就没让我告诉你们,怕耽误你养病。”

  “好啊,不错,不错。”

  杜青羽拍了拍少女的肩膀,年纪轻,一表人才,且又不骄不躁,少女你前途无量。

  柳宴安也是惊喜不已,拿出帕子不时的抹眼泪,拉着自家妹妹是看了又看。

  杜姜氏不愿意承认他有那么一瞬间的不岔。

  他出身于诗书传礼之家,他的祖母曾是二品文官,他的孩子在他的教导下合该读书有成,怎么这个祖上是泥腿子的也当了童生。

  但只要一想到那是自己孙子的外家,是自己孙子的亲姑姑,他也开心了起来。

  “宴平也是童生了阿,这是天大的好事阿,得庆贺,今晚上叔给你做拿手好菜,不行,我现在就得回去,那烧鸭子有点废时间,现在做了,晚上刚好就可以吃了。”

  杜姜氏风风火火的就要回去,无论如何,这面子一定要撑足。

  同时也在心里祈祷:万千神佛阿,您可一定要保佑他家青羽尽快考得秀才,到那时一定贡上一头猪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