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不类世间伟女子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307 2019.10.03 13:02

  忍着疼痛,艰难的坐在板凳上,杜青羽苦哇,没想到挨了那几下屁股肿了起来。

  看着抱着窝窝头,和杂粮粥,吃的香甜的孩子们,杜青羽心里更苦了。

  她是真的想吃肉了!

  想吃肉,想吃肉,猪肉,羊肉,牛肉,鱼肉,不管什么肉,只要是肉……

  “想吃肉了……”

  终于忍不住了,杜青羽可怜兮兮的道出了心声。

  穿越一来,自己一直忙于想着怎么不被拆穿,怎么解决如厕问题,怎么建立族学偷师,从来没有时间去回忆现代的生活,不敢去想念现代的父母。

  只是今天好奇怪,可能是挨打了,可能是想念妈妈做的红烧肉了,也有可能是太孤独了,这个世界没有一个人懂她,没有一个人知道她曾来自于另一个世界,整日带着面具,连说个话真心话的人都没有。

  刻骨的思念来的是那么突然,杜青羽嘴里含着窝窝头掉在地上,想要喊声爸爸妈妈,却不能,只能悲痛大哭,爸爸妈妈我想你们了。

  “呜呜,我真的想吃肉了……”

  柳宴安筷子落在了地上,妻子她好……委屈阿,眼眶红红的,泪水在里面打转,微微撅着嘴巴,像是个雪白的小兔子。

  不知道为什么,柳宴安捂住心口,有点心疼,又有点想笑,这样的妻子还真是……真是……

  柳宴安最终也道不透心里那微样的感觉,身体本能的抚去她脸颊上的泪水,细细安慰道:“我们明天就吃肉好不好?”

  杜青羽只是一时想家,如今看着孩子们一脸惊奇的样子,不好意思的将顺势脸埋在身边人的怀里。

  孩子们尤其是五岁的杜谦良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这是他们幼小生涯中第一次看到娘亲哭,还是馋肉馋哭的,外人若是知道娘亲馋肉竟然馋哭了,那一定会笑话的,这可如何是好,年幼的杜谦良陷入苦恼中。

  临睡前,小小的杜谦良躺在床上,看着给他们掖被子的柳宴安,心里来了注意:“爹爹,娘亲今天被族长奶奶打了,刚才娘亲都疼哭了,今晚你不去陪陪娘亲吗?”

  杜谦良特意在疼哭二字上加重了语气。

  柳宴安看着古灵精怪的大女儿,笑了,“好啊,我这就去陪你娘亲。”

  杜谦良忙搂住柳宴阿的臂膀,她只是谁便说说的啦,爹爹当然是要陪着他们睡觉才好,“可是娘亲会不会不好意思阿,毕竟这么大的人了还挨打,爹爹去的话,娘亲一定会害臊的。”

  “唔,谦良的也是,那爹爹还是陪着你们吧,好不好?”

  “嗯!”

  在确定娘亲不是馋肉馋哭的,而是疼哭的之后终于可以安心睡觉了,虽然疼哭也有点丢人,但总会比馋哭好点。

  看着孩子们都一一入睡,柳宴安却失眠了,脑海里反复的想起妻子红着眼睛的画面,他知道妻子绝不是孩子们所说的馋肉馋哭的,也绝不会是疼哭了,所以,她为什么会哭呢?

  她哭的样子……想到这里,柳宴安再次觉得心口热热的,这是自他嫁过来第一次看到妻子哭泣,虽然世人常说女儿有泪不轻弹,爱哭的女人也经常被人看不起,被嘲笑软弱之类的,但是妻子的哭却以外的不让人讨厌。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茅草屋实在是不隔音,昨日杜青羽那一两句哭嚎恰好被路过的族人听到了,接着就被传了个遍,尽管这个族人竭力重申那童生是因为馋肉馋哭的,但是族人们哪会信?都一致认为是被族长打了,削了面子才哭的。

  为这事,杜家父母按捺不住,老早就杀了过来,好再度教育小女儿,打你两下,你个顶天立地的女子还有脸躲屋里向妻子哭,丢脸不?

  刚走到杜青羽小院门口,细心的杜姜氏又发现一问题。

  “呀!”

  杜姜氏指着粪坑,颇为诧异心痛。

  杜守心顺着丈夫的手看了过去,瞬间大怒,随手折过一根柳条,就冲杜青羽的屁股抽去。

  “好几个败家女,你竟然用纸擦屁股,我打死你个败家女,你对得起谁?”

  杜青羽屁股本来就青里带紫,这一柳鞭抽下来,瞬间,疼的嗷了起来。

  “阿!疼啊!”

  顾不上女尊时空里女子哭泣是很丢面子的事,杜青羽哭的鼻子带泪。

  眼光瞟像粪坑,几片洁白的纸张出现在撒有草木灰的粪坑里,且不说上面隐约沾着的不洁之物,单是出现在粪坑里就让人明白了,杜青羽后悔不已,竟忘了撒草木灰了。

  门口渐渐为了一圈人,族长也凑热闹来了。

  “打,该打!平日你们还是太宠她了,再不教训她,迟早要惹出大事,前朝是怎么亡的,就是因为骄奢淫逸,连当今圣上都不用纸来……纸是用来干什么的?是用来写字的!亏你还是个读书人,真是有辱斯文!”

  杜老娘打的更用力了,杜青羽哭的更惨了。

  “哇,我不敢了……我错了……”

  这个时候杜青羽只想让那疼痛停止。

  柳宴安也在一边求情。

  “柳氏!你大胆!妻子做错事,你不想着帮她改正,还帮她隐瞒,别跟我说你之前不知道她用纸干什么的?怪不得她屡考秀才不中,原来纸都用在这上面了!”

  “没有,这用的是我自己造的纸。”

  “你自己造的纸就更不行了,天下读书人若是之道这造纸之人竟是用着纸擦屁股,以后谁还会用你这纸?你啊!”

  杜青羽被杜青波护在身后,“娘,这怎么办,这新造纸术毕竟是献给皇上的,小妹用来如厕将来会不会问罪下来。”

  “我造它就是用来方便如厕的!”

  “你闭嘴,怪不得学不好,原来都用在歪门邪道上了。”

  杜守心又要扬起小柳鞭:“越长越没出息,本来这还以为这阵子你变机灵了,我宁愿你还像以前那样呆板,至少不会给我们惹那么多麻烦。

  杜姜氏有心劝阻,但三从四德的思想根深蒂固,当着这么多人面,他不敢抚了妻子的面子,只能看着小女儿一声声的叫着。

  “青羽妹子,你看看你哭成这样像什么样子,现在好了,不说长得像个男子那般,连性子都没一点女子伟岸的样子,原来这么多年竟是个娇滴滴的小郎君……”

  有人凑趣,周围顿时笑声一片。

  “就是,青羽妹子可别再哭了,大娘最看不过族中女子没有女子气概了……”

  杜青羽脸色涨的通红,像止住哭泣,但那新发芽的柳枝格外韧劲,打在身上简直生不如死。

  见鬼的奇葩世界,什么要有女子的伟岸,什么要有女子的气概,她本来就是来自现代一娇娇女,太难了她!

  来自现代的杜青羽何曾吃过这样的痛,受过这样的苦?

  原来这就是古代,在这里大家长就代表一切,打气人来真的不给一点面子……

  “呜呜……你打吧,打死我吧,我不想活……”

  杜青羽怒极,扯着嗓子怒喊,如果死了会不会就回到现代了,这个念头在脑海里越来越强烈,最终,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