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麦芽糖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117 2019.11.15 17:04

  在采野果的途中,杜青羽发现了熟悉的植物——红薯叶。

  红薯叶,是可以吃的,小时候奶奶经常炒红薯叶给她吃,口味类似于空心菜。

  有红薯叶,红薯还远吗?

  杜青羽欣喜若狂,开始顺着红薯茎往下挖,果不其然,挖出了一块红薯。

  掰开尝了尝,清甜可口,是成熟的红薯,因为野生的缘故,所以块茎很小,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如果栽在肥沃的田里,再施肥充分,一定能长成现代那种块茎大,看着就顶饱的模样。

  在现代的时空里,红薯又名番薯,是由海外传入种植的,没想到在这个世界,本土上就有红薯。

  杜青羽越来越喜欢这片土地了,如果悉细心查找的话,说不定能发现更多食材。

  跟着的少年们,起先看杜青羽在土地上扒拉,很是不解,直到她拔出一块茎,并吃了一口,听那咀嚼声音,嘎吱嘎吱的,想必定是美味的,也纷纷尝了一口。

  “咦?没想到猪草下面长着的东西竟是如此美味?”

  杜青羽指着红薯叶,问到:“你们叫它猪草?”

  杜星童点头:“对啊,外祖家养了一头猪,可宝贝了,经常割猪草喂它,不止猪喜欢吃它,猎户还曾经在深山里看见野猪吃它,尤其是它的根茎,野猪的鼻子可厉害,能拱开石块,寻这根茎吃。”

  原来野猪最先知道它可以吃。

  “既然猪都能吃它,为什么人不吃它呢?”杜青羽循循善诱,希望谁能先说点什么。

  杜谦幼睁大眼睛,“那是猪草——就那么点,人怎么可以和猪争食呢?”

  杜青羽翻白眼,“人吃了就是人草了,别猪草猪草的,它有名字,叫红薯,叶子和根人都可以吃。

  咱们多寻点它,明年种田里,到时候要多少有多少。”

  “它还可以种?像小麦大豆一样种?”

  “对啊,做人要灵活点嘛,小麦大豆不也是先人们发掘出来的,在那之前不也是靠挖野菜吃野果打猎为生的?”

  少年们若有所思,杜青羽不知道后来的几十年里甚至百年间,杜家男儿们不管到了何处,总能第一个适应环境,找到那里最适宜的生存方法。

  尽管尽力的往家里搬山果,山上还是有大部分野果留在树上,杜青羽不免觉得可惜,若是在现代,交通便利、运输方便的话,何愁没有销路。

  不舍的用白糖,杜青羽想到了麦芽糖,她完全可以做出麦芽糖来替代白糖。

  白糖价格之所以在临安府居高不下,那是因为临安府没有大批种植甘蔗的缘故,所以糖都是从别的洲府运来的,大部分贵在运输上。

  不过没关系,不耽误她接下来要做的事,不用白糖,咱用麦芽糖。

  在现代她曾一时兴起,自己做过麦芽糖,做法很简单。

  现在天气的温度正是做麦芽糖的时候,正好做了也给孩子们甜甜嘴。

  小麦糯米一比十先备好,小麦需要时不时的洒水使其发芽,天热,三天就发出了一指长的嫩芽。

  糯米则泡水蒸熟就可以了。

  然后将麦芽切碎,和糯米搅拌在一起,进行发酵。

  夏天,半天就可以发酵完成,用纱布挤出发酵出来的汁水,这汁水就是用来做麦芽糖的精华。

  但是需要煮出其中多余的水分,在煮的过程中要不停的搅拌,防止其糊掉。

  在杜家村的孩子们知道杜青羽扬言做糖时,他们早就惦记上了。

  尤其是在杜青羽煮汁水的时候,身边为了大大小小的孩子,包括自家的龙凤胎,一人一边抱着杜青羽的腿往上爬。

  “好了。”

  杜青羽用筷子高高的挑起麦芽糖,褐色麦芽糖瞬间拉起丝,黏在筷子上,形成漂亮的形状。

  来回搅了几圈,麦芽糖在筷子上积成糖球。

  杜青羽拿着筷子,故意将麦芽糖在孩子们眼前转了一圈,瞬间惹起一片惊呼。

  “哇……”

  龙凤胎仰着脖子看着自家娘亲手上的糖,嘴角溜了一大串的口水。

  “哈哈哈……”

  柳宴安在一旁看的直摇头,给龙凤胎们擦了擦嘴角。

  “你别逗他们了,看把他们馋的。”

  熊孩子现在不逗他,长大了就来不及,杜青羽怎么舍得放弃这难得的机会。

  将麦芽糖移到一直悄悄吞咽口水的大女儿面前。

  她发现,这孩子自从这何蕴之来了,拜了何蕴之为师之后,她在这孩子面前就越来越威信了,非得整整她才甘心。

  晃了晃手中的麦芽糖,杜青羽得意的笑着。

  “小谦良,想吃吗?又香又甜的麦芽糖哦。”

  杜谦良两只乌溜溜眼睛紧紧盯着麦芽糖,跟着打转。

  “想吃吗?娘亲厉不厉害?做出了你们都爱吃的糖哟,说句娘亲最厉害就给你吃——哎——”

  杜谦良抓准时机,趁自家娘亲得意之际,在她防御最低的时刻,张嘴一口咬住了麦芽糖。

  瞬间甜味在舌尖炸开,这辈子她想,她知道什么是幸福……

  杜谦良作为一个尝到甜味的人,而且是在自己娘亲手下抢来的糖,再咬下麦芽糖的那一刻,冲着周围的孩子们得意的呲牙一笑。

  这一呲牙,漏出的不止是褐色的麦芽糖,还有嘴里的血迹和豁牙。原来是杜谦良咬的太用力,咬到筷子,蹦掉了本来就松动的乳牙。

  “哇……”

  龙凤胎哭了,一部分是因为糖被姐姐耍滑,先吃了去,另一方是被姐姐嘴里的血吓到了。

  杜姜氏撂下手里的伙计,就跑了过来。

  捧着杜谦良的小脸一瞅,怒了,一巴掌拍在杜青羽背上。

  “有你这么当娘的吗?孩子的牙都给弄掉了!”

  杜谦良舔了舔牙,这才感觉到疼,瞬间觉得嘴里的麦芽糖不香了,一口吐了了出来。

  一粒小巧白嫩的小米牙也随着麦芽糖吐了出来。

  “哇——,祖父,娘亲她怀——呜呜……”

  杜谦良幼小的心里自此留下了阴影,在她的认知里,外表越是甜蜜的东西,越不要轻易被诱惑,因为等你咬上时,可能会一口崩了牙齿,所以在下口前是一定要先试探,确保无忧才可以。

  在一片哭声中,杜青羽割地赔款,每个小朋友都用柳枝卷了一大块麦芽糖来吃。

  唯有杜谦良,抹着眼泪,哭唧唧的找夫子去了,夫子曾说过,书里藏着智慧,人可以在书里找到解决问题之道。她要读书,在书中学到对付娘亲的方法,以报今日之屈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