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出门前要化妆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175 2019.09.23 19:32

  “大夫,她怎么样了?”

  大夫方一把完脉,柳宴安就急切的问到,往日妻子只能躺在床上,自己一口一口的喂药给她吃,今天竟然能独自坐起,还一口气吃了两碗黍米饭。

  一下子吃这么多,杜青羽其实是有点不好意思的,可能这个世界女子本就饭量大些,况且又喝了那么久的药,这黍米竟嚼的格外香甜。

  生怕妻子久病后这般吃法吃出个好歹,这又请了大夫来问诊。

  大夫已经到了年纪了,满口牙齿剩不了几颗,刚才急慌慌的跟着过来就怕这杜家读书娘子有个万一,一时之间累的够呛,来之前还暗暗嘀咕,这童生女子要不行了,柳家庄不知要多久才会又出个会读书的。正心酸着呢,这一把脉,哪里是病入膏肓的样子?

  脉象沉稳有力,健康的不得了,这杜家童生莫不是因着考秀才屡次不过,装相的吧?不过想到之前来问诊的时候,确实是真的病了的样子。

  “杜家女婿,且放宽心,杜童生的病情如今已无大碍,只是这久病初愈,平日要细心将养,早日恢复健康才是。”说完提着药箱就要走。

  “大夫,可需用写什么药?妻子她这几日一直躺在床上,茶饭不思,只喝进几口您之前给开的药汤,也就今日才吃得下饭。”

  杜青羽躺在床上叫苦不跌,不要在开药方啦,再喝会喝出人命的。

  可惜柳宴安是听不到杜青羽的心声。

  大夫看了眼床上的杜青羽,见她呼吸有缓有急,且眼珠在眼皮底下的滑动了几下,这明显是在装相。

  “哎呀,年纪大了,差点把药方给忘了,诺,这贴药,喝下去保证见效,估计明天这杜童生就能活蹦乱跳了。”

  这边柳宴安千恩万谢的把大夫送了出去,大夫姓柳,也是出自柳家庄,如今在玉山县坐堂,幸亏杜家庄紧邻着玉山县,这才免了很多折腾。

  “童生女婿阿,你就放心吧,童生身体已无大碍了,你就等着好消息吧。”忍了几次,终于还是没把杜童生可能是装病的事告诉他。

  “谢谢柳大娘吉言,代我向柳伯爷问好,等妻子病好了,我和妻子再去看望你们。”撇开医患关系,私底下柳宴安还是喜欢称呼柳大夫为柳大娘,毕竟同宗同族,更为亲近。

  亲眼看着柳大夫坐上牛车远去,柳宴安这才松上一口气。

  而这边,柳大夫还未出杜家庄,就在村口遇上了一群杜家庄的人,三言两语之下就把杜青羽可能是在装病的消息给“无意”的泄露出去了,这令杜青羽头疼的很久。

  终于,新熬的药端上来了,杜青羽这次没有躺那等喂,双手接过,一口下去却苦的心肝肺都揉吧到一起了,这是加了多少黄连阿,不能再吃药了。

  在旁边立着的男人殷切的目光之下,痛苦的喝完了药汤。

  “妻子可觉得好点了,晚上我再给你煎一副药?”

  杜青羽觉得那位柳大夫怕死看穿了自己在装病,给这么苦的药,怕不是在整她,这位丈夫难道也看出来了,心中一凛,连忙跳下床,原地跳了两下。

  “不用煎药了,你看我好了,好了哈哈。”

  杜青羽边伸展身子边向外走去,来这么久了,连门都没出过。

  柳宴安看着格外精神妻子,心中更是对柳大夫信服不少,果然喝了这贴药,妻子是活蹦乱跳了。

  推开木门,瞬间,闻够了泥土味的杜青羽觉得鼻尖清爽许多。

  三间茅草屋坐北朝南,东侧有一简陋的草棚,里面有着搭着灶台,角落有一装满水的水缸,半个葫芦做成的葫芦瓢在水缸里荡悠,另外还有案板瓦罐刀具等厨房用品。

  除了三间茅草屋并一草棚搭建成的小厨房外,还有用木头围城的栅栏,就这样简单的围成了一个小院,好在院落挺大,种了几拢青菜。

  透过低矮的栅栏,不远处的相邻四舍们好像也都是茅草屋,栅栏院,看来这里的生活水平普遍底下,不是原主一家如此。

  再往远处看,就出了村庄,看来这里是在村落边缘位置,边缘位子也好,省的家长里短。

  村庄外围有着些许碧油油的田地,此刻正值春天,谷物都长势极好,村口有几片池塘,几只白毛鸭子在池塘里嘎嘎的叫着,池塘边零星种了几颗柳树外,其它应该都是桑树。

  田地的尽头就黛色青山了,山不算险,山头围绕着些许雾气,清风吹来,雾气时而散开时而聚拢,真是一副好风景。

  杜青羽第一次觉得来到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也不算糟糕到底。

  只是这读书的问题,还有这里的生活条件问题,一定要解决。

  尤其是如厕问题,杜青羽围着小院里里外外转悠了一圈,愣是没发现厕所,只在出门不远处发现一个坑,里面堆着五谷轮回物,好在上面洒有草木灰,气味倒不是那么明显。

  这就粪坑了,在这个时代,粪是一种比较特殊的珍贵物品,在没有化肥的年代里,农作物长得好不好全靠它了。

  想起装病的那几天,拉撒全在一个木桶里,还以为是病人专利,原来是因为没有厕所的缘故。

  至于如何改善生活条件,这是个长远的问题,要一步一步来,此处青山绿水,还愁未来吗?

  看着小院里坐在树荫底下绣花的男人,杜青羽觉得太难迈过那个坎了,在现代自己虽是一大把年纪了,但也不曾谈过恋爱,到了这里突然丈夫孩子都有了,人生阿!

  “咳,那个,你看我这病也好了,我们一起去接孩子们回来吧?”杜青羽觉得尴尬症都犯了,才憋出这么一句,没办法,不认路,怎能熟悉村子呢?

  “唉,娘子且等我片刻。”

  柳宴安匆匆走向房间,打开陪嫁过来的一红木衣箱,从里面抱出一小盒子,这是他在闺阁就一直用着的妆奁,盒子里都是一些男儿家用的东西,小心点从一瓷瓶里口出一些胭脂,细细的在手心化开,涂在唇上脸颊上,看了看颜色略显单薄的眉毛,始终没舍得用黛粉,就剩一点了,能省则省,又将一头青丝重新梳理了一遍,整齐的束在脑后,这才觉得满意。

  杜青羽在外面左等又等,这个柳宴安,在干嘛呢,不会是在蹲坑吧,想到这,杜青羽打了个寒颤,这里的厕所有毒,真是什么时候都往那个地方想。

  正当不耐烦时,门开了,杜青羽眼睛也看的发直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